885年

885年是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光启元年,秦宗权不接受唐廷招抚,仍然攻城略地,于该年称帝。

885年,唐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光启元年

唐僖宗还京师

光启元年(885)正月二十三日,唐僖宗启程还京师。车驾发成都,西川节度使陈敬送至汉州(今四川广汉)。二月十日,车驾至凤翔(今陕西凤翔)。三月十二日,至京师。十四日,赦天下,改元,以中和五年为光启元年。时长安荆棘满城,狐兔纵横,朝廷号令所行,仅河西、山南、剑南、岭南数十州而已。

秦宗权称帝

秦宗权不接受唐廷招抚,仍然攻城略地。光启元年(885)一月,秦宗权光州(今河南潢川),又寇颍(今安徽阜阳)、毫(治今安徽毫县)。三月,秦宗权称帝,置百宫。唐廷诏以武宁节度使时溥蔡州(今河南汝南)四面行营兵马都统,讨伐秦宗权。闰三月,秦宗权又遣其弟宗言寇荆南。六月,秦宗权部将孙儒攻陷东都洛阳,据月余,烧宫室,大掠而去。八月,秦宗权攻陷邻道二十余州,唯陈州(今河南淮阳)因刺史力战,久不能下。 [1]

卢龙成德攻义武

卢龙节度使李可举成德节度使李克用雄踞河东任节度使极为忧惧,而义武节度使王处存却与李克用亲善;同时,河北诸镇,只有义武镇尚属朝廷。李可举等恐处存窥伺山东(恒山以东),不利于己,乃共谋灭处存而分其地;又说云中节度使赫连铎进攻李克用。可举乃遣将李全忠率六万兵攻易州(今河北易县);王也遣将进攻无极(今河北无极)。王处存告急于李克用,克用遣将康君立往救易州,并亲自率兵往救无极。光启元年(885)四月,卢龙兵攻陷易州,但成德兵却被李克用连续两次杀败,斩首万余级。卢龙兵得城骄怠,王处存乘夜令三千士兵蒙羊皮潜至易州城下,卢龙兵以为是羊,争出抢掠,王处存纵兵奋击,大破卢龙兵,复取易州。李全忠丧兵败走,恐回镇获罪,不为李可举所容。乃收余众还袭幽州(今北京)。六月,李可举被围窘急,举族登楼自焚。李可举乾符二年(875)李茂勋幽州(今北京市)传二世,共统治十一年而灭。全忠自为留后。

田令孜王重荣争盐利

僖宗在蜀时,田令孜募新军五十四都,每都千人,分隶神策左右军。又南衙北司朝官宦官共万余员,军费和俸养金沉重,当时诸道藩镇各自专租税,河南河北与江淮无复上供,三司使和转运使无可调发,度支只能收到京畿及关中少数几州租税,无法负担庞大支出。由于赏赐不能兑现,神策禁军士兵颇有怨言。田令孜十分焦虑,但又无计可施,先是,河中(今山西永济)镇安邑、解县(今山西)两大盐池本隶盐铁使,由朝廷置官榷盐。黄巢陷长安僖宗逃蜀之际,盐池遂落入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之手。王重荣每年献盐三千车给朝廷以供国用,其余利税全归己。光启元年(885),田令孜奏请恢复旧制,将两大盐池交盐铁使管理。四月,田令孜自兼两池榷盐使,收盐利以赡养军队。王重荣不服,上章论诉不已。朝廷遣中使(宦官)往河中劝谕,王重荣仍不听。田令孜回京师后,欲除不附己者,多遣亲信刺察各路藩镇主帅,乃令养子匡佑出使河中(今山西永济),王重荣不敢怠慢,但匡佑傲慢不已,激怒河中将士。王重荣于是历数田令孜罪恶。匡佑回到朝廷进谗田令孜,劝除掉王重荣。五月,田令孜以朝廷名义徙王重荣泰宁节度使,以泰宁节度使齐克让义武节度使,以王处存为河中节度使,三镇调防。又诏李克用以河东兵援王处存赴河中镇。王重荣不从。

沧州军乱

光启元年(885)七月,沧州(今河北)军乱,逐节度使杨全玫,立牙将卢彦威为留后。杨全玫逃奔幽州(今北京市)。诏以保銮都将曹诚为义昌节度使;以卢彦威为德州刺史。

李克用田令孜,僖宗出奔凤翔

王重荣不服田令孜的调动,不肯去兖州赴泰宁节度使任,又自以为有破黄巢复京师功,而横遭田令孜迫害。光启元年(885)七月,数上表论田孜离间君臣,并数其十罪。令孜则结宁节度使朱玫、凤翔节度使李昌符为援,以胁迫重荣就范。十月,王重荣求救于李克用李克用因朝廷不罪朱全忠,心怀怨恨,正招兵买马议攻汴州,及知朱玫李昌符阴附朱全忠,大怒,于是与王重荣合。朱玫又派人潜入京城,刺杀皇帝近侍,声言乃李克用所为,欲激朝廷下令讨伐李克用,时克用尚不欲与朝廷决裂,朝廷也不断派使者往河东解释劝谕。但朱玫所为反间,颇使京师震恐,日有讹言。田令孜乃遣朱玫李昌符率二镇兵及神策军先讨王重荣,重荣一方面出兵抗拒,一方面告急于李克用,李克用于是率兵参战。十一月,王重荣恃李克用沙陀军为后盾,遣兵渡过黄河,主动向同州(今陕西大荔)出击,杀刺史郭璋。王重荣朱玫同州又相持月余,李克用率军赶到。王、李表请朝廷诛田令孜及朱玫李昌符,僖宗诏息兵和解,李克用不听。十二月二十三日,两军交战,朱玫李昌符大败,各退还本镇,李克用、王重荣率兵追击,进逼京师。二十五日夜,田令孜奉僖宗逃出长安,赴凤翔依李昌符。长安城自黄巢陷城,经诸道兵劫掠,烧毁房屋大半,此时又遭乱兵焚掠,几成一片废墟。

下诏招抚秦宗权

蔡州节度使秦宗权自降黄巢后,四处剽掠,攻城略地。黄巢虽被镇压,秦宗权势力却大为发展。时僖宗将返长安,畏秦宗权为患。光启元年(885)正月二日,下诏招抚秦宗权

荆南军乱

广明元年(880),郑绍业镇荆南(今湖北江陵),监军朱敬玫募忠勇军,横暴不可制。第二年陈儒代郑绍业任荆南节度使。光启元年(885)正月,陈儒使大将申屠琮杀忠勇军将百余人,自是军政专于申屠琮之手。陈儒又请行军司马张瑰征讨屡掠荆南之朗州帅雷满。张瑰原为淮南将,叛高骈而归荆南。张瑰乃引军囚陈儒,尽杀荆南旧将,自称节度使。又杀监军朱敬玫,尽取其货财。牙将郭禹剽悍,张瑰欲杀之,郭禹乃引众逃走,正月十六日,袭据归州(今湖北秭归),自称刺史。郭禹乃青州,年少杀人,为仇家所捕,因落发为僧,冒姓郭氏。九月,秦宗权所遣蔡军围荆南,荆南马步使赵匡谋奉陈儒复出,被张瑰发觉,匡与儒皆被杀。

卢光稠自称虔州刺史

光启元年(885)正月,南康豪帅卢光稠攻陷虔州(今江西赣州),自称刺史,以其乡里人谭全播为谋主。黄巢起义时卢、谭崛起地方,此时雄霸州县,朝廷不能制。天复二年(902),卢光稠又出兵攻陷韶州(今广东韶关)。

王绪窜闽

秦宗权使其所署光州刺史王绪供租赋,王绪不能给。秦宗权发兵进击,绪乃悉举光(今河南潢川)、寿二州兵五千人,渡江转掠江(今江西九江)、洪(今江西南昌)、虔(今江西赣州)。光启元年(885)一月,又入闽攻陷汀、漳二州,但均无力驻守。王绪之兵入闽,成为日后王潮兄弟割据之资。

赐谏官常浚死

光启元年(885)七月二十三日,右补阙常浚上疏谏僖宗,认为僖宗姑息藩镇太甚,没有是非,功过不辨,造成天下动乱,至今无所觉悟,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动乱,希望僖宗改革政治,振兴唐室。田令孜等对此忠谠之言特别反感,乃对僖宗说:”如此疏奏传至藩镇处,岂不招致彼等之猜忿?”二十八日,诏贬常浚为万州司户,不久又赐常浚死。

王潮为泉州刺史

王绪气量狭小,见将士有勇略胜己及气貌魁岸者皆杀之,妹夫刘行全亦被杀。王潮兄弟三人携其母跟随王绪从光州至漳州(今福建),甚得众心。王绪以道险粮少,令王潮遗弃老母,王潮兄弟不从,王绪竞欲斩其母。光启元年(885)三月,时军土对王绪极不满,行至宗州南安遂共囚王绪,潮被军士推为主将。泉州人以刺史贪暴,请潮主州事,王潮乃引兵围泉州。次年八月拔泉州,遣使降于福建观察使陈岩,岩表潮为泉州刺史。王潮招抚离散人民,均赋修兵,使境内军民悦服。王绪被囚于别馆,为众所唾弃,羞惭而自杀。

新罗崔致远返国

新罗人崔致远自宣宗大中时入唐,举进士,乃仕于唐,前后达二十九年。中和四年(884)请求返国,诏许。光启元年(885),崔致远返回新罗(今朝鲜)。崔致远居唐著有《诗集》三卷,《中山覆蒉集》五卷,《桂苑笔耕集》二十卷及《法藏和尚传》一卷。

陈陶卒

光启元年(885),诗人陈陶卒。陈陶(约812-约885),字嵩伯,自称“三教布衣”,剑浦(今福建南平)人。举进士不第,隐居以终。诗作有《陇西行》等。有《陈崇伯诗集》。

僖宗惠圣恭定孝皇帝下之上光启元年(乙巳,公元八八五年)

春,正月,戊午,下诏招抚之。

己卯,车驾发成都,陈敬送至汉州而还。

荆南监军朱敬玫所募忠勇军暴横,节度使陈儒患之。郑绍业之镇荆南也,遣大将申屠琮将兵五千击黄巢于长安。军还,儒告琮,使除之。忠勇将程君之闻之,帅其众奔朗州,琮追击之,杀百馀人,馀众皆溃,自是琮复专军政。

雷满屡攻掠荆南,儒重赂以却之。淮南将张瑰、韩师德叛高骈,据复、岳二州,自称刺史,儒请瑰摄行军司马,师德摄节度副使,将兵击雷满。师德引兵上峡大掠,归于岳州,瑰还兵逐儒而代之。儒将奔行在,瑰劫还,囚之。瑰,渭州人,性贪暴,荆南旧将夷灭殆尽。

先是,朱敬玫屡杀大将及富商以致富,朝廷遣中使杨玄晦代之。敬玫留居荆南,尝曝衣。瑰见而欲之,遣卒夜攻之,杀敬玫,尽取其财。瑰恶牙将郭禹悍,欲杀之,禹结党千人亡去,庚申,袭归州,据之,自称刺史。禹,青州人也,因杀人亡命,更其姓名。

南康贼帅卢光稠陷虔州,自称刺史,以其里人谭全播为谋主。

秦宗权责租赋于光州刺史王绪,绪不能给,宗权怒,发兵击之。绪惧,悉举光、寿兵五千人,驱吏民渡江,以刘行全为前锋,转掠江、洪、虔州,是月,陷汀、漳二州,然皆不能守也。

秦宗权寇颍、亳,朱全忠败之于焦夷。

二月,丙申,车驾至凤翔。三月,丁卯,至京师;荆棘满城,狐兔纵横,上凄然不乐。己巳,赦天下,改元。时朝廷号令所在,惟河西、山南、剑南、岭南数十州而已。

秦宗权称帝,置百官,诏以武宁节度使时溥为蔡州四面行营兵马都统以讨之。

卢龙节度使李可举、成德节度使李克用之强,而义武节度使王处存与克用亲善,为侄邺娶克用女。又,河北诸镇,惟义武尚属朝廷,可举等恐其窥伺山东,终为己患,乃相与谋曰:“易、定,燕、赵之馀也。”约共灭处存而分其地。又说云中节度使赫连铎使攻克用之背。可举遣其将李全忠将兵六万攻易州,遣将将兵攻无极。处存告急于克用,克用遣其将康君立等将兵救之。

闰月,秦宗权遣其弟宗言寇荆南。初,田令孜在蜀募新军五十四都,每都千人,分隶两神策,为十军以统之,又南牙、北司官共万馀员。是时镇各专租税,河南、北、江、淮无复上供,三司转运无调发之所,度支惟收京畿、同、华、凤翔等数州租税,不能赡,赏赉不时,士卒有怨言。令孜患之,不知所出。先是,安邑、解县两池盐皆隶盐铁,置官榷之。中和以来,河中节度使王重荣专之,岁献三千车以供国用,令孜奏复如旧制隶盐铁。夏,四月,令孜自兼两池榷盐使,收其利以赡军。重荣上章论诉不已,遣中使往谕之,重荣不可。时令孜多遣亲信觇镇,有不附己者,辄图之。令孜养子匡使河中,重荣待之甚厚,而匡傲甚,举军皆愤怒。重荣乃数令敢罪恶,责其无礼,监军为讲解,仅得脱去。匡归,以告令孜,劝图之。五月,令孜徙重荣为泰宁节度使,以泰宁节度使齐克让为义武节度使,以义武节度使王处存为河中节度使,仍诏李克用以河东军援处存赴镇。

卢龙兵攻易州,裨将刘仁恭穴地入城,遂克之。仁恭,深州人也。李克用自将救无极,败成德兵。成德兵退保新城,克用复进击,大破之,拔新城,成德兵走,追至九门,斩首万馀级。卢龙兵既得易州,骄怠,王处存夜遣卒三千蒙羊皮造城下,卢龙兵以为羊也,争出掠之,处存奋击,大破之,复取易州,李全忠走。

加陕虢节度使王重盈同平章事。

李全忠既丧师,恐获罪,收馀众还袭幽州。六月,李可举窘急,举族登楼自焚死,全忠自为留后。

东都留守李罕之与秦宗权将孙儒相拒数月,罕之兵少食尽,弃城,西保渑池,宗权陷东都。

秋,七月,以李全忠为卢龙留后。

乙巳,右补阙常浚上疏,以为:“陛下姑息镇太甚,是非功过,骈首并足,致天下纷纷若此,犹未之寤,岂可不念骆谷之艰危,复怀西顾之计乎!宜稍振典刑以威四方。”田令孜之党言于上曰:“此疏传于镇,岂不致其猜忿!”庚戌,贬浚万州司户,寻赐死。

沧州军乱,逐节度使杨全玫,立牙将卢彦威为留后,全玫奔幽州。以保銮都将曹诚为义昌节度使,以彦威为德州刺史。

孙儒据东都月馀,烧宫室、官寺、民居,大掠席卷而去,城中寂无鸡犬。李罕之复引其众入东都,筑垒于市西而居之。

王重荣自以有复京城功,为田令孜所摈,不肯之兖州,累表论令孜离间君臣,数令孜十罪,令孜结宁节充使朱玫、凤翔节度使李昌符以抗之。王处存亦上言:“幽、镇兵新退,臣未敢离易、定。且王重荣无罪,有大功于国,不宜轻有改易,摇镇心。”诏趣其上道。八月,处存引军至晋州,刺史冀君武闭城不内而还。

州刺史马爽,与昭义行军司马奚忠信不叶,起兵屯邢州南,胁孟方立请诛忠信。既而众溃,爽奔魏州,忠信使人赂乐彦祯而杀之。

秦宗权攻邻道二十馀州,陷之;唯陈州距蔡百馀里,兵力甚弱,刺史日与宗权战,宗权不能屈。诏以为蔡州节度使。德朱全忠之援,与全忠结婚,凡全忠所调发,无不立至。

王绪漳州,以道险粮少,令军中“无得以老弱自随,犯者斩!”唯王潮兄弟扶其母董氏崎岖从军,绪召潮等责之曰:“军皆有法,未有无法之军。汝违吾令而不诛,是无法也。”三子曰:“人皆有母,未有无母之人;将军奈何使人弃其母!”绪怒,命斩其母。三子曰:“潮等事母如事将军,既杀其母,安用其子!请先母死。”将士皆为之请,乃舍之。有望气者谓绪曰:“军中有王者气。”于是绪见将卒有勇略逾己及气质魁岸者皆杀之。刘行全亦死,众皆自危,曰:“行全亲也,且军锋之冠,犹不免,况吾属乎!”行至南安,王潮说其前锋将曰:“吾属违坟墓,捐妻子,羁旅外乡为群盗,岂所欲哉!乃为绪所迫胁故也。今绪猜刻不仁,妄杀无辜,军中孑孑者受诛且尽。子须眉若神,骑射绝伦,又为前锋,吾窃为子危之!”前锋将执潮手泣,问计安出。潮为之谋,伏壮士数十人于篁竹中,伺绪至,挺剑大呼跃出,就马上擒之,反缚以徇,军中皆呼万岁。潮推前锋将为主,前锋将曰:“吾属今日不为鱼肉,皆王君力也。天以王君为主,谁敢先之!”相推让数四,卒奉潮为将军。绪叹曰:“此子在吾网中不能杀,岂非天哉!”潮引兵将还光州,约其属,所过秋豪无犯。行及沙县,泉州人张延鲁等以刺史廖彦若贪暴,帅耆老奉牛酒遮道,请潮留为州将,潮乃引兵围泉州。

九月,戊申,以陈敬为三川及峡内诸州指挥、制置等使。

蔡军围荆南,马步使赵匡谋奉前节度使陈儒以出,留后张瑰觉之,杀匡及儒。

冬,十月,癸丑,秦宗权败朱全忠于八角。

王重荣求救于李克用,克用方怨朝廷不罪朱全忠,选兵市马,聚结诸胡,议攻汴州,报曰:“待吾先灭全忠,还扫鼠辈如秋叶耳!”重荣曰:“待公自关东还,吾为虏矣。不若先除君侧之恶,退擒全忠易矣。”时朱玫、李昌符亦阴附朱全忠,克用乃上言:“玫、昌符与全忠相表里,欲共灭臣,臣不得不自救,已集蕃、汉兵十五万,决以来年济河,自谓北讨二镇;不近京城,保无掠扰。既诛二镇,乃旋师灭全忠以雪仇耻。”上遣使者谕释,冠盖相望。朱玫欲朝廷讨克用,数遣人潜入京城,烧积聚,或刺杀近侍,声云克用所为。于是京师震恐,日有讹言。令孜遣玫、昌符将本军及神策、延、灵、夏等军各三万人屯沙苑,以讨王重荣。重荣发兵拒之,告急于李克用,克用引兵赴之。十一月,重荣遣兵攻同州,刺史郭璋出战,败死。重荣与玫等相守月馀,克用兵至,与重荣俱壁沙苑,表请诛令孜及玫、昌符。诏和解之,克用不听。十二月,癸酉,合战,玫、昌符大败,各走还本镇,溃军所过焚掠。克用进逼京城,乙亥夜,令孜奉天子自开远门出幸凤翔

初,黄巢焚长安宫室而去,诸道兵入城纵掠,焚府寺民居什六七,王徽累年补葺,仅完一二,至是复为乱兵焚掠,无孑遗矣。

是岁,赐河中军号护国。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885年
华阳(古华邑,华国国都)
詹春尧
康店镇
张少甫(巴彦淖尔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李静娴
苏金榜
君正
芙蓉镇(江西万安县芙蓉镇)
崇阳镇
中国文化研究院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