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民主主义(词语解释)

社会民主主义是社会思潮和社会运动。它反映和代表了各国社会党 (包括社会民主党、工党) 及其国际联合组织“社会党国际” 解决社会矛盾问题、处理政治问题的共同的基本主张、基本观点、基本理论和方法,是各国社会党思想体系的统称。社会民主主义法学思想是社会民主主义政治思想在法学领域的反映。社会民主主义思潮最初于19世纪中叶诞生于欧洲,作为对资本剥削和侮辱劳动阶级的反抗运动,迄今已存在了一个半世纪之久。在一百五十余年的风风雨雨中,社会民主主义已经历了由理论到实践,由欧洲到世界的发展过程,愈益发展壮大。

社会民主主义(Social democracy)是一种在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开始浮现的政治意识形态,是从马克思主义的支持者里分离出来的众多分支之一。最初社会民主主义包含了主张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罗莎卢森堡列宁,和其他主张渐进式改革的如爱德华伯恩斯坦(EduardBernstein)、卡尔考茨基(Karl Kautsky)和饶勒斯(Jean Jaures)。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后,“社会民主主义”成了非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专有的称呼。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强调透过立法过程以改革资本主义体制,使其更公平和人性化,至于原本理论上所追求的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理想,要不是被彻底遗忘、便是被以资本主义的方式重新定义了。社会民主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列宁早就指出,社会民主党是资产阶级的政治队伍,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代理人,是资产阶级的主要社会支柱。在任何时候,共产党人必须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问题上同社会民主党划清界限,在国际工人运动中和各国工人群众中肃清社会民主主义的思想影响。毫无疑问,共产党人应当争取社会民主党影响下的群众,应当争取社会民主党内那些愿意反对本国垄断资本和外国帝国主义控制的左翼分子和中间分子,同他们在工人运动的日常斗争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斗争中,实现广泛的联合行动。

社会民主主义一词也可以用来称呼另一种社会民主主义者所拥护的社会型态。社会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的共同组织社会党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定义社会民主主义为代议民主制(representative democracy)的一种模式,能够解决在一般自由民主制(Liberal democracy)里所产生的问题。社会党国际强调了以下原则:第一,民主、正义-不只是个人的自由,也同时包含免于被歧视的自由、机会平等和免于被控制了生产工具的资本家滥用政治权力的自由。第二,平等-不只是在法律前人人平等,基本的经济、文化、社会平等(不是指个人财产、文化上的绝对平等,而是差距较小,没那么悬殊)是个人发展的前提,同时也要给予身心残障和其他社会条件不佳的人平等的机会,这是每个人个性发展的前提。第三、自由和平等不是矛盾的,平等是个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两者是不可分割的。最后,要团结起来同情那些遭受不公正和不平等待遇的人 [1]

21世纪初为止,实行社会民主主义最好的国家是瑞典,瑞典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发展的相当繁荣,而并不像某些人所预言的瑞典高达57-的税率级次会缓慢其经济成长,相反,瑞典经济发展得相当健全,从独资公司到跨国公司(如Saab、宜家、爱利信等),同时保持世界上最高的平均寿命,低失业率、低通货膨胀、低国债、低婴儿死亡率和低生活费用,并据称拥有极高的经济增长。但另一方面来说,依据瑞典工会同盟(Swedish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的资料,瑞典有多达20-的工作年龄人口依赖著社会救济过活,而且犯罪率自从1960年代以来持续攀升,过去十年甚至恶化的更为激烈,这使得今天的瑞典不得不面对完善社会民主主义制度在其国内的运用的问题。

欧洲社会党是当今的欧洲联盟的主要泛欧政党,仅次于占统治地位的欧洲人民党。欧洲的社会党普遍是社会民主主义政党

许多民主国家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例如英国工党(虽然党纲里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但其实行的政策是社会民主主义)、德国社会民主党,以及其他遍布欧洲和加拿大(新民主党, New Democratic Party)、澳大利亚工党新西兰工党(New Zealand Labour Party)、和挪威工党,从20世纪以来便不断参与各种选举,致力于制定更有力的劳工法、对主要产业实行国有化、和推行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政策。大多数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也都是欧洲社会党的成员。

在20世纪后期,上述的这些政党大多都疏远了原本建立社会主义式社会(以及全然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理想。21世纪初大多的社会民主主义者都不再认为资本主义式的市场经济与他们的目标有什么冲突可言,这也是为什么社会民主主义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社会主义的一种形式。大多数的社会民主主义者都接受了中立派的第三条道路,支持解除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并且强调机会均等作为社会正义的基准点。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也包含了女性主义的观点、反对种族隔离和歧视、支持多元文化政策。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能不能被称为社会主义仍然有极大争论,但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已经不再自认为是社会主义者了。

大多数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也是社会党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的成员,也就是第二国际的继承者。

民主社会主义可以看作是由社会民主主义衍生出的另一种流派,民主社会主义者仍然主张建立一个实行社会主义式经济的社会。许多自称为“社会民主主义”的政党都与那些民主社会主义政党划清了界线,自然的两者仍有一些重叠的特色,一些民主社会主义者所公开承认与社会民主主义仍然相同的部分,和那些为了使他们更符合社会主义而产生的差异。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社会民主主义的立场处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中间,而民主社会主义则拥护完全的社会主义,并且希望借著民主手段废止资本主义。

一般而言,对于民主社会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的差异有两种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民主社会主义仅仅是更左翼的社会民主主义,而不是另一种分支,因为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仍然承认他们继承马克思主义,而且社会民主主义者讨论政治时的用词也和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者没有差异。第二种看法则认为即使民主社会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都有同样的主张(将资本主义人性化),但那对于民主社会主义而言只是一个在迈向全然的社会主义社会之前的过程而已。因此,依据第二种看法,因为社会民主主义已经抛弃了建立全然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目标,他们已经没有理由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也因为21世纪初社会民主主义大多偏向了中立派的立场,他们更没有理由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了。

许多政党在19世纪的下半叶开始自称为社会民主主义,例如英国的社会民主邦联 (Social Democratic Federation),和俄国的俄国社会民主工人党(Russian Social Democratic Labour Party)。这些很多都是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团体,他们不只希望推行社会主义,也希望在不民主的国家里推行民主。

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在20世纪初产生了分裂,对于卡尔马克思学说有两种不同的看法。当时许多有关的运动,包括和平主义无政府主义工团主义(Syndicalism)都在同时期诞生(通常是从社会主义里衍生出来的,不过也有独立产生的学说),而且对于马克思主义都不抱好感。社会民主主义则由于大多数支持者也为社会主义者,而没有排斥马克思主义(而且还主张拥护之),不过他们还是经由几种手段对马克思主义予以改良,并且缓和他们对于资本主义的批评,他们主张社会主义应该经由改革而非革命来达成。但这些观点被主张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强烈反对,并主张任何试图改革资本主义的举动都注定会失败,因为改革者将会逐渐腐化,最后自己也变成了资本主义。

尽管理论上的差异,改革路线和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仍然维持统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战争成了他们彻底决裂的导火线。改革路线的社会主义者各自支持他们自己的国家进行战争,而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则认为这是对劳动阶级的彻底背叛(因为通常被派去前线送死的士兵都来自社会底层,这样一来他们就背叛了“全世界的劳工应该联合起来推翻资本主义”的原则)。社会主义政党里都爆发了激烈争论,例如在德国社会民主党里改革路线的爱德华伯恩斯坦(Eduard Bernstein)与革命路线的罗莎卢森堡之间发生的争论。在1917年俄国革命后,世界上大多数的社会主义政党都分裂了。改革路线的社会主义者保持“社会民主主义”的称呼,而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则开始自称为“共产主义”,并且很快开始了现代的“共产主义”运动。

自从1920年代开始,社会民主主义与共产主义间在学说上的差异便不断扩大。

在社会民主主义与共产主义分裂之后,社会民主主义内部又发生了一次分裂。一些人仍然认为必须废止资本主义(不透过革命手段,而透过民主议会的手段),而其他人则认为资本主义可以被保留,只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和改进,例如将主要产业国有化、达成一些社会政策(例如公共教育、普遍的全民保健系统等等)以及(部分)经由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政策和累进税率(progressive taxation)重新分配财富。到了后来,绝大多数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都采取了后者的立场,并且在二战后,都抛弃了要废止资本主义的理念。例如在1959年,德国社会民主党 便采纳了高德斯堡党纲(Godesberg program),抛弃了所有马克思主义和阶级斗争的概念。

自从1980年代后期以来,大多数社会民主主义政党都采纳了第三种道路。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通常主张混合经济,以资本主义为主体,但由政府提供一些社会服务。许多社会民主主义政党不再强调他们长久以来视为目标的社会正义,改而关心人权和环保议题。也因为如此,他们面对世界各地的绿党越来越大的挑战,绿党视环保为和平的基础,并且强调改革货币供应量和安全贸易(Safe trade)以确保生态的健全。尤其是在德国,德国绿党、社会民主党、和其他左翼的政党一起组成了红绿联盟(Red-green alliance)。挪威也出现了类似的现象。

一些社会民主主义所推广的政策在当地国家长久的实施,并在一定意义上也被其他主流的政党所支持,这样的政策包括了累进税率和由政府所出资的保健系统。其他的政策(例如免费的大学教育等等)有时候则会被否决,有时甚至是由社会民主主义政党执政的政府所推翻的。同时社会民主主义也抛弃了国有化的概念,反而部份的、甚至是彻底的民营化各种产业。这些改变可以从澳大利亚的鲍勃霍克保罗基廷、英国的托尼布莱尔、德国的格哈特施罗德、瑞典的戈兰佩尔松等人看出。

一般而言,这些政策的逆转往往是由政党的领导者所支持的,但基层的党员和支持者大多都不支持这些政策。许多人甚至宣称社会民主运动的领导阶层已经腐化了,因为他们在实际上已经抛弃了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而这些被指称腐化的社会主义者则反击,他们的新政策只是为了使社会民主主义更适用于现代的世界。

当讨论起社会民主主义在21世纪初的改变时,或许必须记得一件事,通常被人们称为“传统的”社会民主主义在21世纪初则被认为只有在适当的国际气候下-也就是在战后所举行的布列敦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conference)所规定的固定汇率制度下才有可能实现,而当这个制度瓦解之后,便不可能再重建之了。

一些社会民主主义政党曾经成为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因为认知到限制国际间的贸易可能造成价格的提升和收入的减少,而伤害了贫穷人口。例如英国工党在1924年的首次执政,便是因为他们的对手主张贸易保护主义而在1923年的选举中失利。

通常,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者支持:

经由一套管理体制管理民营企业以确保劳工、消费者和中小企业的利益。

社会市场经济超越自由市场,或者,在某些情况和范围下,进行计划经济。

拥护公平贸易超越自由贸易。

广泛的社会福利体制(虽然大多没有民主社会主义和其他社会主义团体所主张的广泛程度),尤其要缓和贫穷人口,并且为人民投保以避免人民受疾病或失业的影响而失去收入。

由政府持有或者由政府补助,为所有人民提供教育、医疗系统、孩童照顾等等的服务。

从中等至偏高比率的税率,以支援政府的支出,并实施累进税率制度。

一套规范产业的制度(法定的最低工资,确保工作环境,保护劳工免受资方随意的解雇)。

环境保护的法规(同样没有绿党主张的那样广泛)。

移民和多元文化政策。

现世主义和前卫开放的社会政策,虽然在这方面程度不尽相同,但大多数社会民主主义者支持同性婚姻和堕胎,和供消遣用的毒品开放政策。虽然有时候也会因为政治上的考量而假装反对。

支持民主的外交政策,并保护人权。如果可能的话,支持有效的国际多边主义。

大多数对社会民主主义的批评来自自由主义。自由主义者通常主张社会民主主义的制度太过限制个人权利,尤其是在经济上的自由,个人选择的自由往往被巨大的制度所盖过,也就是那些国营的学校、医疗系统、孩童照顾和其他服务。尤其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政策只会让社会趋于平庸,而资本主义国家则鼓励人们竞争迈向成功。社会民主主义者则通常反驳,藉著提高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并且消除极端贫穷的威胁,个人的权利反而得以提升。另一种从左翼里发出的反驳更宣称藉著限制一些经济的权利,对小型企业而言能让市场更为公平和自由,也因此能提升更多人的自由和财富,也因此没有人会变的太有钱。而许多经济上的权利也能消除白领阶层犯罪。这些是一部分社会民主主义者的反驳。

经济保守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则主张社会民主主义的政策妨害了市场机制,鼓励大量的预算赤字和限制企业自由将会伤害经济的发展。对此社会民主主义者则会反驳在21世纪初右翼的保守派政府同样制造了大量的预算赤字,尤其是美国在里根和布什的任期时、以及英国在撒切尔的任期时的预算赤字。古典自由主义者并且批评道,社会民主主义对于资本主义的批评往往是针对由国家所控制的社团主义体制,那其实是偏向法西斯主义而不是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

现代自由主义则批评社会民主主义为了其理想的目标,而限制了个人在政治和法律上的权利。举例而言,英国于2004年5月发生的未经审判便关押恐怖份子嫌疑犯的事件中,主张人应有权利接受公平审判的英国自由民主党大力批评执政的工党政府,而工党政府则辩护他们是为了社会安全才压缩了人权。不过这个例子是假设英国工党仍然奉行著社会民主主义,但实际上英国工党这几年的表现可能早已脱离了社会民主主义的畴范。而且类似的反恐怖份子法条也曾于2006年在澳大利亚由澳大利亚自由党(Liberal Party of Australia)所推行。

社会民主主义也受到大量来自左翼的批评,民主社会主义和革命路线的社会主义者批评社会民主主义太过依赖资本主义系统,使得他们变的与现代自由主义没有两样。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明确的放弃了“社会主义”的称呼以及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目标,并且愿意与资本主义体制合作而不是去推翻之。因此许多左翼人士批评现代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背叛了他们的原则,逐渐腐化并和生意人的游说团及其他利益集团同流合污。左翼人士指出了许多社会民主主义的代表人物,如英国的托尼布莱尔、瑞典的戈兰佩尔松和德国的格哈特施罗德,他们的政策都和资本主义没有两样,例如施行减税、减少社会福利、进行私有化、减少产业上的规定,并导致福利国家政策大幅倒退。

理查德道金斯托尼布莱尔

戈登布朗

鲍勃霍克

威廉李卜克内西

罗莎卢森堡

格哈特施罗德

延斯斯托尔滕贝格

波士顿大学教授曹天予在论文《当代中国改革中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潮》中指出,“用陈旧的斯大林主义的语言,与陈旧的社会民主主义语言或新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语言作斗争,不可能有成效。其原因很清楚,中国之所以走上今天的道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旧语言(所表达的旧的经济政治纲领)的失败引起的。当然,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如阶级分析和资本主义的结构性矛盾等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战略制高点,必须占领,不能放弃。但是,对市场经济中如何进行制度创新、确保经济活动的社会主义方向;在权力异化已经恶性发展到出现新剥削阶级的情况下,如何从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手中,把宪政民主的旗帜夺过来,让工农群众对公众权力进行监督制约,而不是让财富权力控制政治权力,都是值得认真研究的大问题。”

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前景

马克思主义产生于资本主义发展发达之地西欧大陆,因之他满足了国人求学于西方向西看的心理,而马克思主义又是对资本主义持批判态度的一种思潮,因之他又满足了国人心理的另一面反西化。而马克思主义思潮中中所包含的消灭剥削与压迫进而实现人人平等的东西,满足了常存深存于人国人心中的均平的想法。 而后所行那是后话。。依上理解之,我觉得社会民主主义思想最能满足现世国人的要求,也会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最起码是劳工阶层。在他的思想中包含有政治,经济,社会民主的东西。其中政治民主是现时全体国民(除过顽固的一小部分)所最强烈要求的。其后,中下层民众所最需要的就是,在企业中就工资,休假,福利等方面的东西取的同雇主对等的谈判的权力,及获得医疗,住房,受教育这些最基本的权力,而这些都是社会思想中经济,社会民主所追求的。而且社民党在许多国家实践了所宣扬的理念,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因之有着广泛的民意基础。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社会民主主义(词语解释)
藏经殿
吴太伯
隆林各族自治县
詹姆斯四世
宋春青
曹文植
槐山矶驳岸
伴乐
钧釉
王熙(清初大臣)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