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初

张宇初(1359 -1410),为明代正一派天师,历代天师中最博学者之一。有道门硕儒之称。字子旋(音XUAN,别字)别号耆山 。其是四十二代天师张正常长子,于明洪武十年(公元1377)嗣教,为第四十三代天师。

明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 敕受“正一嗣教道合无为阐祖光范大真人”,总领天下道教事。二月,特召入朝,勉励修节以格神明,诰封其母包氏为清虚冲素妙善玄君,命建斋设醮于(南京)紫金山和神乐观。庚午年(1390)入觐,降敕重建大上清宫。

洪武二十四年(1391)旨谕禁私出符篆,赐龙虎山天师正一玄坛印,以俾关防符,镇护名山(见《皇明恩命世录》)。建文时,一度受贬,遂于乡里黄箬峰下 (今龙虎山东南十里处)构岘泉精舍居之。

明成祖朱棣即位,入贺至阙,赐以缗钱修葺大上清宫。永乐四年(1406)敕谕编修道书,命早完进来,以通类刊板。五年曾三次建斋篆于朝,帝有器物厚赐,并给驿券还山。六年、七年,两次奉谕往武当山(今湖北均县)寻访张三丰。永乐八年羽化。藏蜕于岘泉。

耆山公志于文二十余,博通诸子之学。认为文之正气乃三光五岳之灵,“发而为文,文所以载道也,文著而后道明”。著作遗世者有《岘泉集》十二卷(见《道藏》,《四库全书》录为四卷),《道门十规》,《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通义》四卷,及诗文序论等文章,为方内方外之士所敬重。并擅画墨竹,精于兰蕙,兼长山水。曾画《秋林平远图》,洪武三十一年(1398)所画的《夏林清隐图》轴传世,现存日本

永乐八年羽化。

张宇初自幼喜读书,除熟谙其世传的符斋醮术外兼博揽众家之长,尤善于词墨,为当时名人雅士所重。苏伯衡称其“形峻而学广,灵仙飞化之变”,梵祝禳祈之灵异。“ 儒经释典……诸子百家,多所涉猎… …”宋濂亦赞曰:“颖悟有文学, 人称为列仙之儒”。“… …国初名僧辈出,而道家之有文者独宇初一人……”。

张宇初于明洪武十年(公元1377)嗣教,为第四十三代天师。十一年入朝,十三年敕受“正一嗣教道合无为阐祖光范大真人”,领道教事。十六年命建玉大醮于紫金山。十八年命其祈雨于神乐观,即刻应验。二十二年奏准降敕重建龙虎山大上清宫。二十四年受赐“正一玄坛之印”。建文(公元1399-1402)中,居乡咨肆不法,被撤印诰。成祖即位诏令复职。永乐元年(公元1403)命其陪祀天坛。四年,命其编修《道藏》,五年命就朝天宫建玉大斋。六年(1409)七年(1410),曾两度受命寻访张三丰,皆无结果。羽化后由下任天师续编《道藏》。

以贵虚为主论

天师道经过宋元的发展,到明代已极为兴盛,上自四十二代天师张正常,下迄五十代真君张国祥以至明亡,历代天师皆救授为正一教主大真人,领道教事。视秩正二品,设赞教、掌书等佐理之官,家世与孔子并传,得到明王朝的特殊礼遇。但这种形式上的兴盛更需要思想理论做根基,继承和阐扬道教义理,这内在的精神则显得更十分重要。四十三代真君省山公张宇初,就是这内在精神的陶铸者。他在编修道藏之余,撰定了《道门十规》,以规训道流。主张以文彰道,平生论著杂文甚多,指出“文可以载道,文著而后道明”。有《现泉集》十二卷传世,提出了以“虚”为主体和道理融一的哲学思想。王绅在《序》中称其所著《冲道》《慎本》诸篇,.“非惟有功于玄教,其于世教有裨焉”。

耆山公发挥《老子》“道冲,而用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第四章)的哲学思想,作《冲道》篇,吸取列、庄惟道集虚的思想,通过对“虚”与“实”的认识,得出“非虚则物不能变化周流’阳动静为用的的贵虚道论。提出以太虚为体、阴哲学思想。((泉集冲道》篇(下只引篇名)说:“夫天地之大,以太虚为体。而万物生生化化于两间而不息者,一阴一阳动静往来而已矣。”

因为天地之体是虚空的,寥漠无际,所以通过阴阳动静的作用,便有了宇宙万物的生化。而蕴藏在太虚之中,使万事万物生化不息的主宰者。就是“道”,也就是“理”。誉山公说:“非道之大,理之精,其能宰乎至神至妙之机乎。”(《冲道》)认为“凡寒暑之变,昼夜之殊。天之运而不息者,昭而日星,威而雷霆,润而风雨霜露;地之运而不息者,峙而山岳,流而江海,蕃而草木鸟兽。一皆囿于至虚之中,而不可测其幽微神妙者,所谓道也,理也。”然而,万物的生化消息,虽是由于阴阳动静的作用,但皆自“气”而生,“气”才是阴阳变化的实质。他在《生神章序》中说:“万物皆自一气而生,气分而太极判,两仪、四象、五行各位乎气之中,由五行之气布而万汇生,生之无穷。”这就归复《庄子》、《管子》、《韩非子》以理释道的说法。由此而形成以道为主,太虚为体,气为质,阴阳五行为用的哲学思想体系,代表了当时的道教哲学思想。

耆山公的这个哲学思想,本身就是建立在道家道教学说基础上的。自然要应用到道教修道养生中去。他提出“天性人心其理一”,认为天地有一太极,心亦为太极。而且物物皆具是性。从而将道性过渡到人性。他在《太极释》中说:“性秉于命,理具于性,心统之之谓道。道之体曰极。”既然,心亦是一太极,理亦具之,那么道以虚为体而可生化含养万物,而修道之士若能体道致虚,虚心不要为物滞塞,则“万有皆备于是矣”。进一步阐发了虚靖先生的心性学说。提出了“致虚为宗”的教义。认为只有“知致虚则明,明则净,净则通,通则神,神则不疾而速,不行而至。无不应、无不达矣。”(《冲道》)致虚即是通神达道的玄机。

对于修道者来说,致虚首先必须修心,使"L”不被物杂,感物不动,无思虑尘欲,虚明纯一,则性命之道备矣。性命之道的炼养方法,既要注重心性的修养,又要重视命功修炼,养神与炼气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香山公尝在《问玄》篇中说:“善言仙者,止曰无视无听,抱神以静。是以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主张修道者不要“溺于金石草木,云霞补导之术”。当“明乎身心神燕,自然之理。”(《还真集序》)对内丹之道的炼养,认为当以“神室为丹之枢扭,日魂月魄为真铅真汞也。阳升阴降不离子午之方。”如此若能“会二五之精,凝九一之气。养之内曰丹,施之外曰法。”(《问玄》)内丹外法同样都要明其事理,内养以成金丹,以成仙寿。秉内修之功,施之于外,则诸法方可起妙用。

在这个方面,表现了与虚靖先生基本相似的态度,实现了向黄老列庄归复的特点。

其道教学说

1、申明道统源流,上攀先秦道家。其《道门十规》开首即言:“虽有道经三宝之分,而始自太上授道德五千言于关尹。”意味着他坚决以老子为道教宗源。并且,他还在《道门十规》中分列两种他颇有微词的道教发展过程,即:“若文成五利之以金石草木徒杀身取祸,遂世称方术”;以及“外而施之,则有祷祈祠祝之事,自寇杜葛陆之徒,其说方盛”。他指出:“然二者太上之初所未彰显”。因此,他认为,以“金石草木徒杀身取祸、世称方术”的,和“寇杜葛陆之徒”所盛行的“祷祈祠祝之事”,都并非正道,都“去太上立教之本、虚无清静、无为不言之妙,日远矣”。

2、内炼为本、性命双修。《道门十规》中,他规诫各派道士都应该以“真功”为基本,注重内炼修丹,他在其他诗文著作中,也多涉及内丹方面的内容。他明确指出“坐圜守静为入道之本”。他还痛斥当时流行的采战御女之术,称“必丧身亡命而后已”。强调必须性命双修,反对单修性而沉空滞寂。

3、内炼为本的斋醮道法。张宇初强调内炼为外法之本,一切斋醮祭炼、各派雷法,均须“明性命根宗,累积真功实行”。如超度灵魂,必须要自己先内炼成丹,然后以己之真阳点化鬼魂的灵魄(见《道门十规》);如施道行法,必须要“性天道法”“心地雷霆”,然后才能“静则金丹,动则雷霆”,达到祈雨求晴,诛妖降魔,禳灾去凶等目的。(见《岘泉集》)

4、继承天师道风,清整戒律清规。张宇初提倡天师道初期的遗风,强调道士必须严格遵守戒律清规,也将全真道初期践行的艰苦俭朴风气推广到道教各派,包括正一道。《道门十规》中严厉规诫道士:“至若赵归真、林灵素之徒,偶为世主之所崇敬,即为富贵所骄,有失君臣之分,过设夸诞之辞,不以慈俭自守,亦取议当时后世多矣,是切为后诫!”

有《岘泉集》十二卷,《道门十戒》一卷,《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通义》 四卷,辑录其祖《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七卷等 。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张宇初
白枇杷
三分天下(三国时期战略形势)
三分天下(三国时期战略形势)
三兴镇(万载县下辖镇)
兰考县
百花园(信阳百花园)
三元里站
三元里小学
湖北
陈兰(东汉末年袁术部将)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