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6年

906年,唐哀帝昭宣光烈孝皇帝三年,南诏安国四年;日本延喜六年。

杨渥王茂章叛附钱

初,杨行密子杨渥宣州,欲取其幄幕及亲兵同行,观察使王茂章不许。渥既袭位,遣李简将兵攻茂章。天佑三年(906)正月,李简兵至宣州(今安徽宣城),茂章度不能守,帅众奔两浙。陶雅畏茂章断其归路,引兵还歙州。钱复取睦州(今浙江建德东),以茂章为镇东节度副使,更名景仁。

魏博罗绍威自屠牙兵

魏博牙军自田承嗣以来父子相继,亲党胶固,骄横难制,屡易旧帅。天雄节度使罗绍威厌且畏之,求借朱全忠兵以行诛讨。天佑三年(906)正月,朱全忠发兵十万以讨沧州为名入魏(今河北大名北),诱杀天雄牙兵八千家,婴孺无遗。魏之诸军皆惧,纷起作乱,全忠分命诸将攻讨,逾半年始定。全忠留魏半年,罗绍威供应巨亿,蓄积为之一空,魏兵自是衰弱,绍威追悔之。谓人曰:“合六州四十三县铁,不能为此错也。”

杨渥湖南,取岳州

天佑三年(906)三月,淮南节度使杨渥遣将陈知新攻湖南。知新拔岳州(今湖南岳阳),逐刺史许德勋,渥即以知新为岳州刺史。

朱全忠不受三司使

天佑三年(906)三月二十五日,诏以朱全忠为盐铁、度支、户部三司都制置使。三司之名始于此。全忠辞不受。

镇南军节度使钟传

天佑三年(906)四月,唐南平郡王、镇南军(今江西南昌)节度使钟传卒。钟传(?906),洪州高安(今江西)人,少为担贩,后为小校,以州兵击败王仙芝部起义军,乘机占据州县,后众至万人,自称高安镇抚使。王仙芝部将柳彦璋攻克抚州(今江西临川)而去,传入据州城,被唐任为刺史,旋逐江西观察使,据洪州(今江西南昌),盘据江西达三十年。官至中书令

杨渥取江西

镇南节度使钟传以养子延规为江州(今江西九江)刺史。天佑三年(906)四月,传卒,军中立其子匡时为留后。延规恨不得立,遣使降淮南。五月,淮南节度使杨渥以升州刺史秦裴将兵取江西。八月,淮兵至洪州(今江西南昌),擒匡时骁将刘楚。九月,秦裴攻拔洪州,虏钟匡时。江西土豪钟氏自中和二年(882)据洪州,至匡时而亡,前后凡二十五年。杨渥乃自兼镇南节度使,以秦裴洪州制置使。淮南杨氏遂兼有江西之地。

复忠义军为山南东道

天佑三年(906)五月,废戍昭军,并均(今湖北均县西北)、房(今湖北房县)二州隶忠义军;以武定节度使冯行袭匡国节度使。六月,复以忠义军为山南东道。

朱全忠攻沧州,李克用潞州以救

朱全忠幽州(今北京)刘仁恭及沧州(今河北沧州东南)刘守文父子首尾相应,威胁魏博,自将兵攻沧州。天佑三年(906)九月,汴军至沧州,罗绍威馈运不绝于路。刘仁恭引兵来救,战屡败,乃悉取境内士民当兵,得十万,不敢战。沧州城中食尽,仁恭乃求救于河东。李克用周德威李嗣昭会幽州李溥兵攻潞州(今山西长治),十二月,潞州守将昭义节度使丁会因不满全忠陵虐唐室,举军降于河东。全忠闻潞州不守,撤沧州围还军,所输刍粮悉数焚毁,在船中者凿而沉于水。

取衢州

天佑三年(906)八月,遣方永珍进围衢州(今浙江衢县),刺史陈璋告急于淮南,杨渥遣将周本以兵迎璋。本至衢州救出陈璋之众,浙兵遂取衙州。淮南与两浙争婺(今浙江金华)、睦(今浙江建德)、衢三州,至此三州悉归于。方永珍引兵追淮南军,周本中道设伏,大破浙追兵。

朱全忠杨崇本

天佑三年(906)九月,静难节度使杨崇本夏州(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同州匡国节度使刘知俊邀击其一部,斩首三千余级。十月,夏州告急于朱全忠,全忠遣刘知俊及其将康怀贞往救,大破杨崇本军,崇本归于州(今陕西彬县)。十一月,刘知俊、康怀贞乘胜攻拔(今陕西富县)、延(今陕西延安)等五州。全忠加刘知俊使相,以康怀贞为保义节度使。、岐两军自是不振。

蜀王建立行台

天佑三年(906)十月六日,蜀王王建始立行台于成都,称自昭宗迁洛,制命不通,权立行台,承制封拜。乃以榜帖告谕所属藩镇州县。

高季昌为荆南留后

武贞节度使雷彦威屡冠荆南(今湖北江陵),留后汴将贺环闭城自守。朱全忠以为其怯弱,天佑三年(906)十月以颍川防御使高季昌代为留后,又遣倪可福将兵五千戍荆南以备杨渥、王建。雷彦威见汴军强大,亦引兵退去。此为来日高季昌据有荆南(南平)张本

降湖南

天枯三年(906)十二月,钟传旧将、吉州刺史遣使请降于湖南。乃江西土著蛮酋,钟氏既亡,故请降于马殷

耶律阿保机为契丹主

契丹迭刺部酋领耶律阿保机连年征讨,降附其四周室韦、奚、霄、女真诸部落,其族帐渐盛。又连续攻掠唐卢龙(今北京)、河东(今山西太原)等北部边镇,虏掠大量汉族人民及财产,势力逐渐强大,唐藩帅朱全忠、李克用等亦遣使请盟。天佑三年(906)十二月,契丹主痕德堇可汗卒,阿保机遂被推为契丹主。契丹族分有八部,每部酋长皆号大人,内推一人为主,三每一轮换。及阿保机为主,乃佶强恃勇,不受诸部之代,自称国王。阿保机从所领汉人之教,署中国官号,建城郭宫室于潢水之滨,城南别作一城,以实汉人,城中有佛寺三,僧尼千人。翌年,阿保机称帝。契丹人号阿保机为天皇王。

昭宗圣穆景文孝皇帝下之下三年(丙寅,公元九零六年)

春,正月,壬戌,灵武节度使韩逊奏吐番七千馀骑营于宗高谷,将击末及取凉州。

李简兵奄至宣州,王茂章度不能守,帅众奔两浙。亲兵上蔡刁彦能辞以母老,不从行,登城谕众曰:“王府命我招谕汝曹,大兵行至矣。”众由是定。陶雅畏茂章断其归路,引兵还歙州,钱复取睦州。以茂章为镇东节度副使,更名景仁。

乙丑,加静海节度使曲承裕同平章事。

初,田承嗣镇魏博,选募六州骁勇之士五千人为牙军,厚其给赐以自卫,为腹心。自是父子相继,亲党胶固,岁久益骄横,小不如意,辄族旧帅而易之。自史宪诚以来皆立于其手。天雄节度使罗绍威心恶之,力不能制。朱全忠之围凤翔也,绍威遣军将杨利言密以情告全忠,欲借其兵以诛之。全忠以事方急,未暇如其请,阴许之。及李公作乱,绍威益惧,复遣牙将臧延范趣全忠。全忠乃发河南诸镇兵七万,遣其将李思安将之,会魏、镇兵屯深州乐城,声言击沧州,讨其纳李公也。会全忠女适绍威子廷规者卒,全忠遣客将马嗣勋实甲兵于橐中,选长直兵千人为担夫,帅之入魏,诈云会葬,全忠自以大军继其后,云赴行营,牙军皆不之疑。庚午,绍威潜遣人入库断弓弦、甲襻。是夕,绍威帅其奴客数百,与嗣勋合击牙军牙军欲战而弓甲皆不可用,遂阖营殪之,凡八千家,婴孺无遗。诘旦,全忠引兵入城。

辛未,以权知宁远留后庞巨昭、岭南西道留后叶广略并为节度使

庚辰,钱如睦州。

西川将王宗阮攻归州,获其将韩从实。

陈璋闻陶雅归歙,自婺州退保衢州。两浙将方永珍等取婺州,进攻衢州。

杨渥遣先锋指挥使陈知新攻湖南。三月,乙丑,知新拔岳州,逐刺史许德勋,渥以知新为岳州刺史。

戊寅,以朱全忠为盐铁、度支、户部三司都制置使。三司之名始于此。全忠辞不受。

夏,四月,癸未朔,日有食之。

罗绍威既诛牙军,魏之诸军皆惧,绍威虽数抚谕之,而猜怨益甚。朱全忠营于魏州城东数旬,将北巡行营,会天雄牙将史仁遇作乱,聚众数万据高唐,自称留后,天雄巡内州县多应之。全忠移军入城,遣使召行营兵还攻高唐,至历亭,魏兵在行营者作乱,与仁遇相应。元帅府左司马李周彝、右司马苻道昭击之,所杀殆半,进攻高唐,克之,城中兵民无少长皆死。擒史仁遇,锯杀之。

先是,仁遇求救于河东及沧州,李克用遣其将李嗣昭将三千骑攻邢州以救之。时邢州兵才二百,团练使牛存节守之,嗣昭攻七日不克。全忠遣右长直都将张筠将数千骑助存节守城,筠伏兵于马岭,击嗣昭,败之,嗣昭遁去。

义昌节度使刘守文遣兵万人攻贝州,又攻冀州,拔县,进攻阜城。时镇州大将王钊攻魏州叛将李重霸于宗城。全忠遣归救冀州,沧州兵去。丙午,重霸弃城走,汴将胡规追斩之。

镇南节度使钟传以养子延规为江州刺史。传薨,军中立其子匡时为留后。延规恨不得立,遣使降淮南。

五月,丁巳,朱全忠如州,遂巡北边,视戎备,还,入于魏。

丙子,废戎昭军,并均、房隶忠义军。以武定节度使冯行袭为匡国节度使。

杨渥以升州刺史秦裴为西南行营都招讨使,将兵击钟匡时于江西。

六月,甲申,复以忠义军为山南东道。

朱全忠以长安邻于、岐,数有战争,奏徙佑国节度使韩建于淄青,以淄青节度使长社王重师为佑国节度使。

秋,七月,朱全忠克相州。时魏之乱兵散据贝、博、澶、相、卫州及魏之诸县,全忠分命诸将攻讨,至是悉平之,引兵南还。全忠留魏半岁,罗绍威供亿,所杀牛羊豕近七十万,资粮称是,所赂遗又近百万,比去,蓄积为之一空。绍威虽去其逼,而魏兵自是衰弱。绍威悔之,谓人曰:“合六州四十三县铁,不能为此错也!”壬申,全忠至大梁。

秦裴洪州,军于蓼州。诸将请阻水立寨,裴不从。钟匡时果遣其将刘楚据之。诸将以咎裴,裴曰:“匡时骁将独楚一人耳,若帅众守城,不可猝拔,吾故以要害诱致之耳。”未几,裴破寨,执楚,遂围洪州饶州刺史唐宝请降。

八月,乙酉,李茂贞遣其子侃为质于西川,王建以侃知彭州。朱全忠以幽、沧相首尾为魏患,欲先取沧州,甲辰,引兵发大梁。

两浙兵围衢州,衢州刺史陈璋告急于淮南。杨渥遣左厢马步都虞候周本将兵迎璋。本至衢州,浙人解围,陈于城下。璋帅众归于本,两浙兵取衢州。吕师造曰:“浙人近我而不动,轻我也,请击之!”本曰:“吾受命迎陈使君,今至矣,何为复战!彼必有以待我也。”遂引兵还。本为之殿,浙人蹑之,本中道设伏,大破之。

九月,辛亥朔,朱全忠自白马渡河,丁卯,至沧州,军于长芦,沧人不出。罗绍威馈运,自魏至长芦五百里,不绝于路。又建元帅府舍于魏,所过驿亭供酒馔、幄幕、什器,上下数十万人,无一不备。

秦裴拔洪州,虏钟匡时等五千人以归。杨渥自兼镇南节度使,以裴为洪州制置使。

静难节度使杨崇本凤翔、保塞、彰义、保义之兵攻夏州匡国节度使刘知俊邀击坊州之兵,斩首三千馀级,擒坊州刺史刘彦晖。

刘仁恭救沧州,战屡败。乃下令境内:“男子十五以上,七十以下,悉自备兵粮诣行营,军发之后,有一人在闾里,刑无赦!”或谏曰:“今老弱悉行,妇人不能转饷,此令必行,滥刑者众矣!”乃命胜执兵者尽行,文其面曰“定霸都”,士人则文其腕或臂曰“一心事主”,于是境内士民,稚孺之外无不文者。得兵十万,军于瓦桥。

时汴军筑垒围沧州,鸟鼠不能通。仁恭畏其强,不敢战。城中食尽,丸土而食,或互相掠啖。朱全忠使人说刘守文曰:“援兵势不相及,何不早降!”守文登城应之曰:“仆于幽州,父子也。梁王方以大义服天下,若子叛父而来,将安用之!”全忠愧其辞直,为之缓攻。

冬,十月,丙戌,王建始立行台于蜀,建东向舞蹈,号恸,称“自大驾东迁,制命不通,请权立行台,用李晟郑畋故事,承制封拜。”仍以膀帖告谕所部镇州县。

刘仁恭求救于河东,前后百馀辈。李克用恨仁恭返覆,竟未之许,其子存勖谏曰:“今天下之势,归朱温者什七八,虽强大如魏博、镇、定,莫不附之。自河以北,能为温患者独我与幽、沧耳,今幽、沧为温所困,我不与之并力拒之,非我之利也。夫为天下者不顾小怨,且彼尝困我而我救其急,以德怀之,乃一举而名实附也。此乃吾复振之时,不可失也。”克用以为然,与将佐谋召幽州兵与攻潞州,曰:“于彼可以解围,于我可以拓境。”乃许仁恭和,召其兵。仁恭遣都指挥使李溥将兵三万诣晋阳,克用遣其将周德威李嗣昭将兵与之共攻潞州

夏州告急于朱全忠。戊戌,全忠遣刘知俊及其将康怀英救之。杨崇本六镇之兵五万,军于美原。知俊等击之,崇本大败,归于州。武贞节度使雷彦恭屡寇荆南,留后贺瑰闭城自守。朱全忠以为怯,以颍州防御使高季昌代之,又遣驾前指挥使倪可福将兵五千戍荆南以备吴、蜀。朗兵引去。

十一月,刘知俊、康怀贞乘胜攻、延等五州,下之。加知俊同平章事,以怀贞为保义节度使。西军自是不振。

湖州刺史高彦卒,子澧代之。

十二月,乙酉,钱表荐行军司马王景仁,诏以景仁领宁国节度使

朱全忠分步骑数万,遣行军司马李周彝将之,自河阳救潞州。

闰月,乙丑,废镇国军兴德府复为华州,隶匡国节度,割金、商州隶佑国军。

初,昭宗凶讣至潞州昭义节度使丁会帅将士缟素流涕久之。及李嗣昭潞州,会举军降于河东。李克用以嗣昭为昭义留后。会见克用,泣曰:“会非力不能守也。梁王陵虐唐室,会虽受其举拔之恩,诚不忍其所为,故来归命耳。”克用厚待之,位于诸将之上。

己巳,朱全忠命诸军治攻具,将攻沧州。壬申,闻潞州不守,甲戌,引兵还。

先是,调河南北刍粮,水陆输军前,诸营山积,全忠将还,命悉焚之,烟炎数里,在舟中者凿而沉之。刘守文使遗全忠书曰:“王以百姓之故,赦仆之罪,解围而去,王之惠也。城中数万口,不食数月矣。与其焚之为烟,沉之为泥,愿乞其馀以救之。”全忠为之留数以遗之,沧人赖以济。

河东兵进攻泽州,不克而退。

吉州刺史彭遣使请降于湖南,本赤石洞蛮酋,钟传用为吉州刺史。

留从效

蒋玄晖

永明公主

遥辇钦德

李袭吉

钟传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