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晋宁施工冲突事件

2014年10月14日,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在建项目施工过程中,企业的施工人员与富有村部分村民发生冲突,截至2014年10月15日早上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

晋宁县城镇富有村部分村民因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建设问题,与建设施工方素有矛盾纠纷,以致项目于2014年5月中旬以来陷于停滞状态 。

从2010年这个项目征地以来,当地村民与项目开发商因补偿问题一直未解决,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矛盾不断升级。

2014年10月14日晚,地处昆明西南部的晋宁县晋城镇下起了细雨。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指挥部的板房内无一亮灯,也无工作人员在场。除了偶尔过往的车辆,指挥部院子内显得异常安静。

而在约一公里外的富有村,大批村民手持钉耙、锄头等工具驻守在村口,警惕地看着任何一个过往的人。

“他们都是有组织的‘打手’,准备攻进村子强占我们的土地!”村民李海英对记者说,2014年10月14日早上即有一批穿着统一服装的人员,拿着家伙儿。“15时多的时候进村,不管男女老少,见人就打。”村民高利兴说。

村民们拿着锄头、木棍等反击,现场一片混乱,“死了几个人,还有很多人受伤送医院去了。一直到17时以后,那些‘打手’才开始散去。”李海英称,村民们一直打市长热线和110,电话那头说会处理。

根据村民及当地有关部门的描述,此次冲突并非首次。2014年5月17日,由于村民的阻止,该项目就已停工。据晋宁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部介绍,本来2014年5月14日已经具备复工条件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恶性的事件。”

村民们则表示,2014年5月17日的停工是由于村民不同意补偿。

死者张胜的儿媳李江燕说,因为征地补偿问题,当地村民和项目开发商一直存在矛盾。“这个项目从征地到建设,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以前的一些地就是被强占过去的。”

据高利兴介绍,侵占土地的行为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面积约有3000亩。

李江燕表示,由于项目的侵占,生活困难,而最初承诺的12万元一亩的补偿却变成了每个人4.3万元。“以前我们这里都是农田,种菠菜、生菜、油麦菜大棚蔬菜,每亩一年能有7万多元的收入。所以听说每个人只有4.3万元的补偿后,很多村民拒绝。”

离开富有村后,某记者来到晋城镇政府,希望了解事件处置情况,当地有关部门人员表示“以官方发布为准”。

据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2014年10月14日,晋宁县晋城镇发生一起当地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建设方人员与富有村部分村民因矛盾纠纷引发暴力违法犯罪行为,共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严重后果的群体性突发事件

据介绍,事发当天,公安机关对现场发现的6具尸体进行体表检验,6具尸体为男性,致死原因为3人颅脑损伤并急性失血,另3人分别是颅脑损伤、颅脑损伤合并烧伤、开放性颅脑损伤;致伤工具主要有钝器、长刃砍器、尖端锐器等。

截至2014年10月17日,8具尸体已安放在殡仪馆,并已查明身份。

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伟说,随着刑事侦查工作的不断深入,公安机关获取了重要涉案证据,逐渐锁定重点涉案人员,案件侦查工作仍在进一步开展中。

警方称首次接警后便迅速介入

事件发生后,富有村一些村民反映:“打过多次‘110’报警,警方也没到位。”

王伟说,晋宁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第一次收到村民报警是2014年10月14日10时56分许,随后按照有关规定,向当地党委、政府报告,并派出民警到事发现场与村干部取得联系,同时协助镇政府工作人员开展劝解、疏导工作,现场事态一度有所缓和。14时50分许,在极少数人员的挑动下,双方由对峙迅速转化为械斗互殴。案件发生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立即组织大批警力赶往事发区域控制事态升级,依法开展工作。

接报后,省、市、县领导未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处置,全力救治伤员。事件具体情况公安机关正在调查中。

凤凰网中搜等媒体报道,公安机关已依法立案,就案件情况开展全面侦查。对于组织、实施、积极参与违法犯罪活动的人员,将依法严肃追究其法律责任。

事件跟踪

前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长期关注云南省基本农田被强占事件。从10月14日下午开始,杨维骏多次至电新任省委书记李纪恒。李书记则向杨维骏先生回应:非常关注此次事件,已委派昆明市委市政府尽快解决。

据当地村民张武(化名)回忆,2014年10月14日上午11点左右,在昆明晋宁县富有村村口的“保土地值勤点”,二十多辆卡车开始集结。卡车上运着上千名身着制服、避弹衣,头戴钢盔的打手。他们一手提着钢盾,一手提着长刀或长棍,身上挂着装满石头的挂包。

发现村口被占,富有村村民也纷纷跑回家,提起铁叉、木棍甚至锅铲来自卫。中午12点左右,两千多名富有村村民及邻村赶来帮忙的村民,在村口“保土值勤点”处,与一千多名打手开始对峙。

中午时候,打手一方看到村民人数众多,便派了八个全副武装的打手进村里查看底细。村民抓获这八名打手后,以他们为人质,隔空喊话,要求对方进村谈判,未获回应。

对峙持续到下午两点左右,冲突开始。一方,是一千多名全副武装的打手;另一方,是两千多名手提农具的村民。打手从三条路包抄,向村庄发起进攻。

张武回忆,打手们向村民投掷催泪瓦斯,“灰色的气体一冒出来,我们就开始止不住的流泪”。因为打手们人手一面盾牌,富有村村民把家里的汽油灌进啤酒瓶内,制作了很多燃烧瓶,向他们投掷。燃烧瓶用完了,便拎起地上的石头砸。

一场激烈的打斗过后,最终富有村村民阻止了打手进村,双方各有伤亡。张武回忆,打手一方至少死了五人,村民这边当场死亡一人,伤十几人。

村民从抓获的打手口中得知:这次冲突的背后是一位当地知名的石矿老板,姓杨,绰号为“贼老五”,有黑社会背景。这些打手一部分是贼老五矿里的工人,贼老五告诉他们,必须要来,不来就开除。另一部分是从当地混混里召集的人手,每个人的费用是300元每天。为了购买这些装备,“贼老五”这次投入了100多万元,满载打手的二十多辆卡车则是从晋宁县的驾校开来的。“‘贼老五’告诉他们,白天打完人,晚上回去就给钱。”当地村民说。

这已经不是晋宁县因基本农田问题引发的第一次流血事件了。

前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杨维骏,长期关注昆明市基本农田被强占事件。过去几年,云南大搞土地开发,地方政府强占基本农田的情况时有发生。

杨维骏说,他长期向各级领导、纪委写信,反映情况:在晋宁县,当地官员未经任何报批手续,强征农民基本农田一万四千多亩,强拆民房,官商勾结,攫取惊人暴利;农民若不同意这种强征、强拆,就遭到掌握公权力的官员动用警力殴打,乃至拘捕关押。正是这位92岁的老人长期坚持写信举报,主政云南10年的前省委书记白恩培落马。

富有村村民称,“贼老五”就是一个长期靠武力强拆的社会人士。2014年6月3日,“贼老五”带着几百名手持武器的打手,已经在富有村打伤了数十人。杨维骏回忆称,2013年4月29日和10月22日,晋宁县分别组织当地消防城管和数千特警,对富有村进行强拆。几次事件都造成了当地村民受伤。

阻力来自各个方面。杨维骏张武回忆称,2014年10月14日的冲突事件后,富有村村民不敢把重伤的村民送到县医院治疗,因为此前因土地问题发生的冲突中,当地县医院声称接到指示,不敢接收受伤村民。他们开车把伤员送到邻县呈贡县医院,医院同样声称接到指令,不敢接收。富有村村民只得将伤员再送至昆明市的医院治疗。张武称,这番曲折导致一位重伤村民的死亡。

补偿协议是否签订?补偿款是否发放?

协议显示村法人代表及村组长签字确认

有些村民反映,这个项目从征地到建设,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最初承诺的12万元一亩的补偿也变成了每个人4.3万元。

岳为民说,项目规划用地涉及富有、草村、柴河3个村委会,其中富有村涉及1787.3105亩。项目征地经过市、县人民政府和国土部门审批,并根据省、市政府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补偿标准,结合实际,确定该项目征地补偿标准为每亩11.5万元,远高于市政府确定的征地补偿标准(晋城镇所辖区域属二类区,征地补偿标准为5.71万元/亩)。

晋宁县征地协议显示,双方协商征用富有村委会的土地。记者调查,这个项目先后经过三次征地,第一次是2011年12月征地1730.469亩,2012年4月第二次新增55.2615亩,2012年9月第三次扩增1.58亩,三次共征用1787.3105亩。

晋宁县政府出示了2011年12月镇政府和富有村9个村民小组签订的征地协议及2012年4月签订的征地协议(增补),并且都附有青苗补偿协议。签字人为晋城镇法人代表和富有村法人代表及各村民小组组长,协议对征地面积、征地款及支付方式等进行了确定。

一份2012年2月15日发文的富有村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方案表明,在征得大多数人同意的前提下,征地款将在全村11个组人员中按人均分配,并由村民代表大会决议通过。在各小组村民领取补偿款的征地人均分配资金兑现表上,某记者看到村民的领取签字、金额、身份证号、手印,人均领取4.3万余元。按法律规定,只有因公共利益才能征地,而晋宁为了这个项目征用土地

涉事的物流中心是个什么项目?

县长称系省重点项目手续完备

事件发生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一些村民认为,项目手续不完备,未批先建,应该严查有关责任人。

晋宁县县长岳为民介绍,昆明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是云南省“三个一百”重点项目,是昆明市14个泛亚商贸中心建设项目之一。

岳为民说,项目将建设集五金、建材、汽配、摩配四个业态的专业批发市场,预计总投资68亿元,已完成投资33亿多元。项目于2012年10月正式启动建设,计划工期两年。

岳为民介绍,在推进项目建设过程中,项目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市规划,项目控制性详细规划经昆明市规委会审议,修建性详细规划晋宁县规委会审议通过。项目的立项、环保、林业、水保、滇保等各项审批手续已经完成。项目涉及所有建设用地指标已正式获省政府批准,获批总面积为2136.17亩。

岳为民介绍,经相关部门核实,项目4家投资方均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等相关资质,都有相应业态的项目运作经验和实力,施工单位都有有效的施工企业资质证书

经公安机关调查和现场勘验,截至2014年10月16日早上造成8人死亡,18人受伤。

2014年10月14日,云南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的施工人员,与项目所在的富有村村民发生冲突。16日昆明市政府新闻办最新通报,此次冲突共造成8人死亡,其中:企业施工方6人,村民2人,18人受伤,其中:重伤1人,轻伤7人,轻微伤已出院10人,受伤人员已送往医院接受救治。

有两名男性村民被打死,2名村民都是被铁棍打死,施工方6人中有部分是被烧死的 。

因强占农田引发冲突

云南省政协前副主席杨维骏,长期关注昆明市基本农田被强占事件,就冲突原因,京华时报记者采访了杨维骏,杨维骏表示,因强占农田引发冲突。

当地村民种地为生

记者:晋宁县当地村民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杨维骏:晋宁县位于滇池南岸,土地肥沃,大部分是基本农田,受国家法律保护,不得强征。当地村民靠种植大棚为生,平均生活水平已经基本达到了小康的水准。

在这里,土地是村民生活的命根子,该地的村民都以种植环保蔬菜为主,蔬菜通常销售到北京、上海、广东,更远销东南亚。当地村民一年的人均收入为3万元左右,而每家都最少三四口人,所以该地村民都进入了小康水平。

抵制征地发生冲突

记者:发生冲突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杨维骏:昆明市委市政府准备要在晋宁县开发“古滇王国”旅游项目,并决定征收农田。从2012年开始,晋宁县10多个村庄陆陆续续开始被征收土地。截至2013年4月份,已经征用3万亩农田。

广济村土地还没有被征用,富有村一部分土地被征用。2013年4月22日,在征收广济村农田时,因村民不同意,遭村民抵抗后而暂时没有被征用。作为相邻的村庄富有村,在2014年10月14日发生冲突事件。

强占农田时有发生

记者:对于征收农田,村民有哪些不满?

杨维骏:云南大搞土地开发,地方政府强占基本农田的情况时有发生。

村民都靠种地为生,突然征收土地,村民都无法接受。对于征收土地的价格,村民更无法接受。按照市场价,当地的农田为400万一亩,而给村民的价格为12万一亩,这样一亩就相差300多万。对于中间的差价,钱的流向去了哪里,村民都表示怀疑。对于村民来说,没有了土地,生活不能保证,即使按照400万一亩的价格补偿,村民也不会同意的。

2013年冲突延续至2014年

记者:因强占土地发生几次冲突?杨维骏:因强征土地问题已经发生多次冲突。主要为2013年4月份的广济村和2014年10月份的富有村。冲突的导火索都与土地征收有关,而这次的冲突正是2013年冲突的继续。

2013年10月22日 ,因征收纠纷问题,晋宁县公安局在晋城传唤两名嫌疑人后,引发广济村村民聚集,武装特警进入村庄,村民拿着农具与其对抗,村民受伤30多人,特警受伤20多人,后来有一女村民眼看打不过,将汽油浇在自己的身上,又把剩下汽油泼向特警,准备拿打火机点燃,特警指挥者见此情况命令特警撤退,避免了发生更严重的后果。

此次富有村冲突是,有千名身穿警察服装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手持盾牌,藏着长刀和棍子的男子冲进富有村。出现此情况后,富有村村民在村口组织起来,纷纷从家里拿起锄头等农具自卫,随后双方发生冲突。

2014年10月16日下午,针对杨维骏称冲突原因为强占土地一事,京华时报记者致电昆明市委宣传部,宣传部工作人员称,对于细节调查情况已要求县委宣传部上交情况说明,还未收到上交资料,有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公布。随后,某记者又致电晋宁县委宣传部了解情况,对方表示事件还在调查之中,所有调查情况统一由官方发布。

探访村中气氛紧张期盼保护权益

2014年10月16日13时45分,某记者再次探访富有村,虽不见2014年10月14日当晚村内人人手拿木棍、锄头时刻保持警惕的景象,但村内气氛感觉仍十分压抑和紧张。

见到记者再次来访,一些村民情绪依然激动。村民李燕(化名)告诉记者,两名死者现仍摆在村委会,这两天村民几乎都不敢睡觉了。在富有村委会大院内,记者看到,这里聚集了数十人,两名死者遗体仍摆在室内。

村民张芳(化名)告诉某记者,一些村民不止一次向上面反映过当地征地的问题。问题积压使得矛盾不断升级,最终酿成了惨剧。对于事件的下一步发展,村民们期待尽快查明事件真相,希望严惩责任人。

而对于核心问题土地,村民们表示,因为征地补偿问题,当地村民和项目开发商一直存在矛盾。这个项目从征地到建设,他们从来没有正式签过征地补偿协议。开发商最初承诺的12万元一亩的补偿却变成了每个人4.3万元,很多村民拒绝了。村民期待有关部门对该项目的征地问题给出解释并公开有关的信息。

2014年10月16日15时30分前后,某记者离开富有村,经过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工地周边时,记者看到该项目指挥部外的一条交通主干道已经被封锁。

昆明市公安机关已获取重要涉案证据,逐渐锁定重点涉案人员。

晋宁县政府:各小组村民在领取补偿款的征地人均分配资金兑现表上,都留有领取签字、手印,表上记载了金额、身份证号等,人均领取4.3万余元。

按照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批示精神和市委统一部署,2014年10月17日下午,市委副书记、市长、晋宁县富有村“1014”事件处置维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文荣率工作组,来到晋宁县富有村,走访看望死者家属、贫困群众、村民,听取群众的意见和诉求,表明市委、市政府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处置“1014”事件的鲜明态度。

李文荣走进死者家里,详细询问了家属的生活情况,认真听取他们的诉求。他表示,市委、市政府已经成立领导小组,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处置好此次事件,通过认真勘查侦查,严肃追究责任人,尽快将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随后,李文荣走访了村内的6户困难群众,了解他们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村内有诸多困难和村容村貌等急需解决的问题。李文荣说,市、县两级党委政府要多关心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住房、经济等困难。

富有村委会,李文荣与40余位村民进行了座谈,听取他们在项目建设中的利益诉求和意见建议,并对村民提出的问题进行了逐一回应。他表示,市委、市政府将高度重视,认真研究大家所反映的问题。今天,市委、市政府将派出专门工作组进驻村里,全面听取村民意见,帮助群众解决实际问题。希望村民针对生产生活中的困难多提诉求,并提供和案件相关的线索、证据。

李文荣表示,市委、市政府将认真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维护好群众利益,处置好“1014”事件。希望参加座谈会的村民向其他村民转达市委、市政府坚强决心和态度,充分相信市委、市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处置好此次事件。要积极配合党委、政府开展工作,支持公安机关开展案侦工作,共同为事件处置创造良好环境。同时,也希望村民把精力集中在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发家致富上,为富有村营造更好的环境,树立更好的形象。

2014年10月19日,晋宁县人民法院、晋宁县人民检察院、晋宁县公安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敦促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截至22日,共有23名涉案嫌疑人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在接受审查后,已全部释放,听候处理。10月22日,公安机关对拒不投案的刘某安(男,45岁,晋宁县晋城镇广济村人)、陈某孟(男,28岁,晋宁县晋城镇广济村人)、韦某兰(女,41岁,晋宁县晋城镇广济村人)、王某荣(男,68岁,居住在晋宁县晋城镇广济村)、王某云(男,40岁,居住在晋宁县晋城镇广济村)5名涉案犯罪嫌疑人依法拘传,对其他涉案犯罪嫌疑人实施的犯罪行为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2014年10月22日,公安机关对此次群体事件引发的严重刑事犯罪案件涉案嫌疑人依法拘传。经公安机关调查查明:2013年10月22日,晋城镇广济村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并夹杂着严重刑事犯罪的群体性事件,部分村民在该事件中受少数不法分子的煽动、蛊惑,聚众堵截公路、打砸烧车辆、非法拘禁和围攻殴打执法人员以及无辜群众,侵犯了公民生命财产安全,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

司法机关再次敦促在该起案件中参与违法犯罪活动的其他人员迅速投案自首,争取从宽处理。

昆明市纪委和晋宁县纪委分别对晋宁县富有村“1014”事件16名责任人给予问责和党政纪立案调查处理。

经2014年10月22日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市委常委会决定,对有关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如下处理:

晋宁县委、县政府作为辖区维稳工作责任主体,信访维稳工作责任制不落实,群众工作不到位,没有把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解决好,造成了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为此,责成晋宁县委、县政府向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晋宁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徐,作为晋宁县信访维稳工作牵头责任人、富有村群众工作组组长,履职不到位,工作严重失职,对富有村存在的问题没有及时解决,缺乏担当精神,不能与村民直接沟通、有效化解矛盾,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赴矛盾冲突激烈的前沿,采取果断措施进行处置,对“1014”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市委决定给予免职处理并进行党纪立案查处。

晋宁县委副书记、统战部部长,晋城镇党委书记陈海彦,作为晋城镇信访维稳工作第一责任人,履职不到位,工作严重失职,对富有村存在的矛盾和问题没有及时解决,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赴矛盾冲突激烈的前沿进行处置,对“1014”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市委决定给予免职处理并进行党纪立案查处。

晋宁县委副书记、县长岳为民,作为晋宁县信访维稳工作第一责任人,履职不到位,对2014年10月14日冲突的严重后果预见不够、准备不足,没有在第一时间赴矛盾冲突激烈的前沿进行处置,对“1014”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市委决定给予停职检查问责,待进一步调查后再作处理。

晋宁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侯晓冰,作为维护晋宁县社会治安秩序的责任领导,对富有村发生的多起人身伤害案件没有及时处理,矛盾激化后,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赴冲突激烈的前沿进行处置,对“1014”事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市委决定给予停职检查问责,待进一步调查后再作处理。

晋宁县公安局政委杨丹,作为晋宁县公安局思想政治建设和队伍建设工作的责任领导,由于工作不到位,对警民关系长期紧张、公安职能发挥不够负有领导责任。市委决定给予停职检查问责,待进一步调查后再作处理。

晋宁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陶希润,对基层组织建设检查、指导、督促不到位,没有督促晋城镇党委采取措施解决富有村班子存在的不团结、不作为等问题,导致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无法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市委决定给予停职检查问责,待进一步调查后再作处理。

经2014年10月22日晋宁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晋宁县委常委会决定,对“1014”事件中处置不力、工作不到位的10名责任人进行如下处理:

给予晋宁县晋城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代理镇长何其云停职检查问责并进行党政纪立案查处;给予晋城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李永飞,晋城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副书记、派出所所长朱瑾波,晋城派出所副所长王璨辉免职问责并进行党政纪立案查处。

给予晋宁县信访局局长、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开发建设指挥部社会维稳组副组长杜林,晋城镇信访办主任王建平、综治办主任袁跃良、晋城派出所治安中队长郑云坤免职问责。

给予晋宁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杨映平,副局长、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开发建设指挥部社会维稳组组长马辉停职检查问责。

纪检监察机关将进一步对“1014”事件中涉及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和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行为进行深入调查,坚决严肃查处和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对于晋城镇发生此次群体性突发事件,公安机关抓获组织和积极参与“1014”严重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21名(其中昆明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项目施工方6名;晋宁县晋城镇富有村村民15名),并依法采取刑事拘留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在案件侦查过程中,双方均有涉案人员外逃,现已被全部抓获。

2014年10月27日,晋宁县人民法院、晋宁县人民检察院、晋宁县公安局联合发布了《关于敦促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责令有关人员接受调查的通告》。共有29名“1014”案件涉案嫌疑人向公安机关投案和接受调查,其中绝大部分人员在接受调查后释放。

公安机关已对2013年晋城镇广济村“1022”及其他相关案件的涉案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在侦查工作中发现,少数广济村村民涉嫌参与“1014”案件违法犯罪活动。案件侦查工作正进一步开展中。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