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浩梁

钱浩梁京剧老生武生。原籍浙江绍兴,生于上海。其父钱麟童,上海新华京剧团麒派主演。

1943年进入上海戏曲学校,取名钱正伦,钱浩梁在红灯记种扮演李玉和后受到重用,曾任中国京剧院革委会领导成员,又任院党委副书记。“四人帮”被粉碎后,钱浩梁被认作“爪牙”投入监狱接受审查,最后被定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于起诉”。1982年初才恢复自由。1989年,钱浩梁被评为“高级讲师”职称。

钱浩梁6岁随父学艺,1943年进入上海戏曲学校,取名钱正伦,与关正明顾正秋张正芳孙正阳、程正

泰等为同学。由于年龄偏小,尽管进步很快,总也轮不上他担任主演。1945年该校停办。钱浩梁有时在家练功,有时随父演出,1950年,北京原四维戏校改建为中国实验戏曲学校(中国戏曲学校前身),钱浩梁进京赶考,以一出《林冲夜奔》得到主考周信芳的赏识,从而带艺进入学校研究班深造。师从尚和玉迟月亭沈三玉茹富兰傅德威等名师。系统学习长靠武生戏。1956年毕业后加入中国实验京剧团任主演。1962年选调中国京剧院一团。在几年演出实践中,先后跟李少春学《野猪林》,跟李盛斌学《伐子都》,跟李洪春学《截江夺斗》,跟高盛麟学《挑滑车》,跟刘砚芳学《连环套》,跟傅德威学《金钱豹》,跟盖叫天学《一箭仇》等。由于博采众长,学贯南北,刻苦磨炼,使得这位栋梁之材演艺精进,武功卓著。不仅能唱杨(小楼)派、尚(和玉)派大武生戏,文武老生戏,而且能演盖(叫天)派武生戏。代表剧目为《伐子都》《艳阳楼》《挑滑车》《连环套》《一箭仇》《金钱豹》《长坂坡》《汉津口》《甘宁百骑劫魏营》等。为了提携后人,李少春主演的《野猪林》等戏让他来演,袁世海叶盛兰杜近芳等为他助演。

说到京剧《红灯记》,有一个人是不得不提的,那就是钱浩梁。钱浩梁不仅在最后的电影定型版中饰演李玉和,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他也是除李少春外,最早扮演李玉和的演员。在京剧界,钱浩梁确实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演员,因为他曾经成为江青搞样板戏的得力助手。回顾一下钱浩梁的经历,可以用16个字来概括:年轻成名,“文革”红人,年老磨砺,重返舞台。

钱浩梁于1962年被选调到中国京剧院。

在中国京剧院学习期间,有一天,剧院演出《伐子都》,主要演员突然因病不能上场,副团长李殿华急得团团转,忽然想到钱浩梁演过这出戏,就找他来救场。于是,钱浩梁披挂上阵,粉墨登场,演得十分卖力。当晚,江青前来看戏。钱浩梁年轻武生的扮相和演技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从此,她记住了中国京剧院有个钱浩梁。这对江青日后提携钱浩梁起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决定了他“文革”结束后曲折的命运。

1964年2月,中国京剧院在排京剧现代戏《红灯记》时,选定李少春作为扮演主人公李玉和的A角。按惯例另需配备一名B角,作为钱浩梁的师父,李少春很自然地想到徒弟。在排练中,李少春手把手地将演李玉和的精髓传授给钱浩梁。头脑灵活的钱浩梁结合自己高大魁梧的扮相特点,在刻画李玉和的表演中掺入了一些粗放豪爽的个人特点。

因李少春身体不好,钱浩梁作为B角在《红灯记》中频频亮相,又在当年第六期《戏剧报》封面上获得了饰演李玉和剧照的刊载机遇,开始在全国走红。钱浩梁的表现引起了江青的注意。她曾建议:“以后李玉和还是小钱演吧。李少春不像个工人,倒像个站长……” [1]

1966年6月,中国京剧院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声称“中国京剧院的文艺黑线又臭又长”。“文革”爆发后,演出活动不得不停止了。阿甲、张东川、李少春、刘吉典等人都成了“牛鬼蛇神”,关入“牛棚”。

在江青的“关怀”下,京剧《红灯记》成了首批八部样板戏之一。在《红灯记》修改过程中,阿甲、李少春等人因不屑于江青的指手画脚,已引起江青的不满。钱浩梁为了自己的前途,将这些人与林默涵等“文艺黑线”挂上钩,当作“破坏样板戏的阶级敌人”开火。钱浩梁的表现让江青非常高兴。1968年底,在一次“革命文艺战士”会议上,江青笑着指着钱浩梁说:“小钱,咱不要钱了,钱是资产阶级的。你就叫浩亮吧!”钱浩梁非常激动:“谢谢江青同志,这个名字又响亮又好记!”

江青替钱浩梁改名的消息不胫而走,给钱浩梁很大的“面子”,也让他在文艺界成为响当当的人物。随着京剧《红灯记》被拍摄成电影,字幕上饰演李玉和的“浩亮”大名在中国家喻户晓。钱浩梁开始青云直上,他被任命为中国京剧院党委副书记,而实际上他是京剧院的第一把手。1969年4月,在江青的安排下,钱浩梁当选为中共“九大”代表。1970年5月,钱浩梁开始参与国务院文化组对全国文艺的领导工作。

钱浩梁是个好演员,但在江青眼中,他是个驯服听话的好干部。1975年四届人大后不久,钱浩梁又被任命为文化部副部长。此后,钱浩梁从狭窄的剧院宿舍搬了出来,住进了原京剧大师梅兰芳的寓所。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钱浩梁被列入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而入狱。经过数年隔离审查,钱浩梁被定性为“犯有严重政治错误,免予起诉”。

1982年年初,钱浩梁恢复了自由,回到了昔日的工作单位中国京剧院,名字也改回了本名钱浩梁,搬到海淀区魏公村一幢筒子楼两间背阴的小屋。他虽然回到了中国京剧院,但是却不能再上舞台。 [1]

1983年底,钱浩梁“发配”石家庄,与夫人曲素英同到河北省艺术学校任教。省领导及学校领导对钱浩梁夫妇很关心,鼓励他“放下包袱,大胆工作”。并给予多方面的照顾。几年里,他对一批批入校不久的“生坯子”学生因材施教,严格训练,使这些学生有很大进步。1983年,钱浩梁的命运有了转机。河北省委副书记高占祥当时分管文教卫生工作,他很喜欢京剧,也爱惜人才。高占祥很赏识钱浩梁,他认为,对钱浩梁要真正落实党的“治病救人”的政策,指示将其调到河北艺校任教,培养戏剧人才。

调令下来后,钱浩梁一直没来,高占祥便安排河北省文化厅干部到北京去看望钱浩梁。但是有人提出异议:“浩亮一直没到河北来,怎能主动去看他呢?”高占祥大度地说:“虽然浩亮没来上班,但他已经是咱河北的人了,我们应该主动关心他。”

河北省文化厅的张处长和干事带了点钱和慰问品找到了钱浩梁。原来,钱浩梁的妻子曲素英患乳腺癌住院开刀了。做手术时,刀口从腋下直至腰间,身上插着许多管子,钱浩梁陪伴侍候着她,一家人日子过得很艰难。正当他们处于困顿之中时,没想到河北省文化厅的同志到家里来探望,还送来现金和慰问品。据曲素英后来讲,这是他们夫妻一生中最困难的时期。“那时钱老师刚做完手术,我照顾他的同时,检查身体时,不幸发现我得了乳腺癌,已经是二期,唯一的女儿也不在身边。老钱还不得不拖着病体照顾我。”

1984年春节刚过,钱浩梁便来到了河北艺校报到。在欢迎会上,他激动地说:“我是个犯过错误的人,组织上既然把我安排在这儿,我要努力工作。我是唱戏的,不懂教学,在教学上没经验,希望大家多帮助。”对于河北艺校领导的抬爱,钱浩梁投桃报李,投入到忘我的教学工作之中,为国家输送了许多优秀的文艺人才,欣喜之余钱浩梁更希望能重返舞台。 [1]

1988年,喜爱京剧的宋任穷同志了解到钱浩梁的近况后,批示希望钱浩梁重返舞台,1988年12月中国戏曲学院在北京中山公园举行3天义演,在演出阵容中列上了钱浩梁的名字。

接到通知后,钱浩梁兴奋不已。消息传出,寂静的中山公园突然喧闹起来,人们纷纷涌向音乐堂去看京戏。据说,10元一张的戏票(当时,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京剧的最高票价),黑市交易高达30元。

1989年,钱浩梁被评为“高级讲师”职称。从艺术角度讲,广大观众想念“李玉和”,盼望他出来演戏。因此全国各地许多文艺团体和电视台纷纷请钱浩梁前去演出。在不断接到各地演出邀请时,钱浩梁仍是那么小心翼翼。出于慎重,他总向来人要当地最高一级政府的公函邀请信,对仅是团体和单位的邀请他一般都拒绝。每次去外地演出,他都跟艺校打招呼,还严格遵照合同,每演一场就交给艺校100元钱。同时,在每次演出前,钱浩梁手持话筒几乎都要说上这样两句话:“感谢大家还记得我。现在我为大家做汇报演出。”由于怕涉及过去,钱浩梁演出的基本上是传统戏。但几乎每次在观众的强烈呼声中,总是要唱一段《红灯记》才能离开舞台。1989年10月,《新体育》杂志为庆祝创刊40周年,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晚会,经请示文化部同意,邀请钱浩梁夫妇露演,戏迷们高兴地奔走相告。当晚,钱浩梁夫妇合演了《白毛女》选段,掌声雷动。钱浩梁饰高登演出了《艳阳楼》,唱、念、做、武功不减当年。观众强烈要求他演唱《红灯记》,于是他清唱了“提篮小卖”一段,引起长时间鼓掌。1989年12月下旬,钱浩梁、曲素英夫妇与李世霖谷春章翁婿到沧州献艺,演了《龙凤呈祥》、《长坂坡》、《汉津口》等戏。在《龙凤呈样》中,钱浩梁前饰乔玄,后演赵云,唱表精湛,身段繁重,功底相当深厚。周瑜追兵到来又创造性地加了一段火炽的开打,观众纷纷叫好。《长坂坡》《汉津口》是钱浩梁的拿手戏,表演起来身上很溜,举重若轻,工架大方,稳健凝重, 1990年,钱浩梁夫妇与沧州京剧团合作,在河北、山东一些城乡演出,极受欢迎,十分叫座。

从1989到1991年的3年间,钱浩梁为找回失落多年的舞台生涯,经常到各地演出,而且常常在同一出戏中分饰几个角色。

1992年1月,钱浩梁应邀到济南出演《龙凤呈祥》,一人饰演三角,由于过度劳累,58岁的他突发脑溢血,倒在了舞台上。幸而抢救及时得以脱险。

1992年底,钱浩梁结束了河北省艺术学校的教师生活,被批准病退回京。当时他病情很严重,半身瘫痪,语言能力也失去了。病休一年后,钱浩梁的身体得以恢复。他能绕着居所步行一周。他每天除遵医嘱休养外,闲时看报看电视,电视节目中他最爱看体育节目,京剧节目则坚决不看,以免引起对旧日的怀念。

经过超乎常人的刻苦锻炼后,钱浩梁终于在1998年开始恢复练功,并重返舞台。1998年,中国戏曲学院组织校友为学校捐资义演,钱浩梁、曲素英夫妇重新登上了长安大戏院的舞台,受到首都观众不同寻常的欢迎。2000年12月16日,石家庄举办中国京剧名家名段演唱会,钱浩梁、曲素英作为大轴出场,先是合演了《白毛女》选段,受到八千观众的热烈欢迎。之后,钱浩梁又演唱了《洪羊洞》、《红灯记》选段,特别是唱《红灯记》时的亮相,酷似当年,得到长时间喝彩。唱“无产者一生奋战求解放” 一段,尽管唱错了两句词,人们不仅原谅他,还报以鼓励的掌声。

2001年5月26日、27日,为迎接建党80周年,袁世海、钱浩梁、高玉倩刘长瑜孙洪勋谷春章等京剧名家,再度联袂复出。他们大部分都多年不登台演出了。一个中风瘫痪年近七旬的人不但站起来了,会说话了,还能重登舞台,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他们不顾高龄,以原班人马的整齐阵容在北京举行的京剧名家演唱会上,再次演出30年前原版《红灯记》中的精彩选段。 [1]

1961年12月9日

农历辛丑年十一月初二日:中国戏曲学校实验京剧团1961年赴上海演出

中国戏曲学校实验京剧团在中国大戏院公演。主要演员有刘秀荣、钱浩梁、谢锐青刘长瑜、李长春、王梦云等。

1965年3月12日

农历乙巳年二月初十日:中国京剧院在沪首演《红灯记》

中国京剧院一团在人民大舞台公演《红灯记》。主要演员钱浩梁、高玉倩、刘长瑜、袁世海。演出42场,观众11万多人次。

1990年4月22日

农历庚午年三月廿七日:纪念高盛麟逝世一周年艺术研讨会暨专场演出举行

4月22日至4月25日

为纪念高盛麟逝世一周年,由文化部及武汉市、中国戏曲学院共同举办了“高盛麟表演艺术研讨会”暨专场演出。文化部高钻祥副部长题词:“艺德双馨桃李芳香”。中国剧协副主席郭汉城、中戏院长朱文相、文化厅长龚笑岚及武汉市文化部门等等领导同志及京、沪、鲁、鄂、汉的戏剧专家、学者、文艺界知名人士、高的弟子、学生、亲属200余人出席了会议。

主持者致词后,梁斌和高小麟以高门弟子和家属代表身份向与会各位致欢迎词,表示感谢。

三天的会议由朱文相主持,先后有钮骠尚长春苏移胡金兆、陈国卿、孙毅、蒋锡武等20多人作了发言,刘曾复刘乃崇陶雄蒋健兰、朱文相、苏移、周笑先、赵斐、胡金兆宣读了论文。

这次会议开得十分热烈,众多发言者深切缅怀和充分肯定了高先生的技精功深、艺德双馨一代武生大家的业绩,深入探讨了高先生的独步一时的个性化艺术实践和教学实践,会上还正式提出“高派”武生艺术的概念,许多专家在发言或论文中论述“高(盛麟)派”的形成及个性化特点。受到了会议肯定。也为后来的京剧武生界所接受。会上,许多学者。专家表示,这样的研讨会必将对弘扬京剧艺术事业产生深远影响。这次会上将部分名家发表的论文、回忆、研究文章等,编辑成《高盛麟表演艺术》一书出版。

研讨会上,还播放了高生前表演的多部电影、录象、录音,展览了高先生的舞台表演、教学、艺术活动的图片资料。

三天晚上的专场演出由高门弟子及向高请益过的武生名家参加,演出了高先生生前代表作,在武汉江夏剧院举行,一千多人的剧场场场暴满,受到观众热烈欢迎。

四演《挑华车》(茹元俊丁震春郑丹徐骏);

《战冀州》(丁震春);

《艳阳楼》(钱浩梁,谷春章,刘恒斌);

《走麦城》(高德春);

《连环套》(俞大陆吴钰璋);

《武松打店》(李景德刘淇);

《铁笼山》(倪海天);

《霸王别姬》(陈鸿均,王婉华);

《一箭仇》(梁斌);

《闯潼关》(白士林);

《洗浮山》(江长春);

火烧裴元庆》(刘子蔚)。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钱浩梁
南北战争
董卿(中国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龙布镇
纤(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一)
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足球联赛)
仙骨
何凤山(中国驻维也纳原总领事、资深外交官)
鲈鱼(鲈鱼)
林明阳
大汶河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