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田信繁

真田信繁(さなだ のぶしげ,Sanada Nobushige,1567年1615年6月3日),别名真田幸村(さなだ ゆきむら,Sanada Yukimura), 真田昌幸之次男,信幸(真田信之)之弟,真田信昌、片仓守信之父。 是日本战国末期名将,战国乱世最后的英雄。

关原合战时与父亲同在西军,战后被流放于纪伊九度山,逃脱后,投奔到大坂城。因其在大坂之战以寡击众的英勇表现,被江户幕府和诸国大名记录下来, 后来以这些史料为脚本的小说将真田幸村以及虚构人物真田十勇士描绘成与德川家康大军对抗的武将,而闻名于现世。岛津忠恒称誉他为“日本第一兵” [1] (ひのもといちのつわもの,天下第一强者的意思)与源平合战的源义经、南北朝时代的楠木正成并列为日本史中“三大末代悲剧英雄”。

永禄十年(1567年),真田信繁(幸村)出生于武田家的甲斐踯躅崎馆城,(即今山梨县甲府市)。幼名弁丸,在成年元服后改名真田信繁。其本名“信繁”源自武田信玄之弟武田信繁。信繁另有法名好白,别名源次郎,还有后来丰臣秀吉赐姓而被称丰臣信繁 [2]

信繁生长的时代武田家已经没落,在长之战败于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后一蹶不振,在1582年被织田信长消灭,信繁随父投降织田信长。但信长在1582年在本能寺遇害,真田家处境危机。

期间,为了保存真田家的领地,真田昌幸可谓费尽了心机,不断地与北条家、上杉家、德川家等周边的有力大名互殴、结盟、从属或者背叛。

天正十三年(1585年),昌幸在上田筑城,为了对付德川军的进攻,真田家必须有上杉家做后盾,上杉派须田满亲给真田家矢赖幸发信,昌幸为了表示忠诚,七月,让十八岁的信繁做为人质前往上杉家,信繁从此居住在海津城,年轻的信繁深得上杉景胜的喜爱,被授予知行,钱一千贯的待遇。对德川的上田城防卫战后,信繁被从上杉家召回,因为昌幸找到一座更高的靠山。

天正十四年(1586年),十九岁的信繁又被作为人质到了大坂城,太阁丰臣秀吉也很器重信繁,授予了信繁从五位下左卫门佐的官位,赐丰臣姓并担任近侍,后来信繁还娶了大谷吉继的女儿安歧。

庆长三年(1598年),八月十八日,太阁丰臣秀吉在京都伏见城逝世,享年六十三岁。丰臣家臣内部以石田三成为首的“文吏派”与福岛正则为首的武断派两派矛盾进一步公开化。

庆长四年(1599年),当前田利家的死讯传出后,武断派之中的加藤清正和福岛正则等七人袭击石田三成,石田三成被逼辞去五奉行一职,回到近江的佐和山城隐居。此后,德川家康势力抬头,并开始压制五大老中的毛利辉元和上杉景胜等,上杉景胜家臣直江兼续回信给德川家康,逐条反驳力斥所有指控,而这封信就是天下闻名的“直江状”,老谋深算的德川家康故意被“直江状”所激怒,决意征伐上杉景胜,其实他是等待石田三成出兵。

庆长五年(1600年),日本再次陷入动荡,石田三成与德川家康为了争夺天下之主的地位再起兵戈,战场就在离真田家领地不远的美浓关原。在这场生死存亡的争斗之中,全日本的大名都面临着抉择,真田家也不例外。到底是加入东军(德川方)还是西军(石田方)?真田家内部发生了分裂真田昌幸与信繁父子加入了西军,而昌幸的长子信幸由于是德川方重臣本多忠胜的女婿,而断然加入了东军,并且连名字都改为了信之,以示与其父断绝关系。当然,也有人认为,这种结果是真田昌幸政治手腕的体现,因为这样一来,无论东军还是西军获胜,真田家都将得到保全。

1600年9月5日,由于真田昌幸、信繁父子神出鬼没的偷袭,仅仅以一千左右的兵力,把德川秀忠率领的三万八千大军困阻在中山道上,使之没能及时赶到关原的主战场。这样的结果,使得关原的东军兵力优势不复存在。但石田三成一方由于小早川秀秋的倒戈及吉川广家等的消极观望,西军终于一败涂地,在山国美浓凄凉地抛下滚烫的血。

战后,西军各大名被消灭,取而代之的是德川家康的党羽。丰臣家仅保有大阪周围一小片土地。作为战败者的真田昌幸、信繁父子不得不接受德川家的惩罚。本来,在信浓山中饱受耻辱的秀忠想要处死真田父子以泄愤,但由于立下战功的真田信之的舍命求情,最终将判决改为没收真田家领地,并将真田父子二人发配往纪州高野山,后来又改为在纪州九度山软禁。

九度山的生活,是艰辛而又痛苦的。虽然在德川家为臣的真田信之经常派人送来衣服食品等物,但真田父子的生活还是十分困难,以至于有时竟然难以维持,不得不借款度日,这对于曾经名噪一时的领主真田昌幸来说,真是难以接受的现实。

在软禁期间,真田父子仍然经常讨论兵法战略以及天下大势,还希望有一天能够再度起兵扬名海内,但时间一天一年的过去,德川家根本就没有宽恕他们的意思。1611年6月4日,真田昌幸就在这困苦的生活和失望的等待中溘然辞世,而真田信繁此时的心中则充满了对德川家的怨恨之念:“有朝一日必取两代将军之首,扬真田之名于天下……!”就在这样的怨恨和梦想之间,真田信繁的青春年华悄然溜走,艰难的生活使他早生华发,一天一天的衰老下去了……

现在以【真田幸村】之名闻名于世、但史料中真田信繁并没有使用过“幸村”这个名字。

“幸村”之名最早见于大坂之阵57年后宽文12年(1672年)出版的军记物《难波战记》。因为这本书的流行和高人气使得幸村之名在后代的史书中反而取代了正式的名字,连德川幕府编纂的《宽政重修诸家谱》以及真田信繁长兄真田信之后代的子孙松代藩也在正史中使用“幸村”之名。

信繁另有法名“好白”(听着奇怪,但在安土桃山时代这属于武士修养身心的一种代名词),别名“源次郎”,还有后来丰臣秀吉赐姓而被称“丰臣信繁”,其余皆非出自史料,如信贺、信仍、昌尚、幸重、信氏、信次、信就、信成等别名,以及传心月叟或高野山莲华定院给他的谥号“大光院殿月山传心大居士”。

大坂冬之阵

真田幸村出丸城迹(大坂府大坂市天王寺区饵差町心眼寺)

庆长十九年(1614年),因为丰臣家在当时名义上是德川家康的主君,而德川家康为了图谋德川幕府之后的安泰,便开始着手考量对丰臣家进行“政治处理”的工作;而丰臣家在关原之战后领地被德川家康削减去分封给有功将领,由222万石大幅降到65万石,已经心存埋怨,之后德川家康又为了丰臣家重建京都方广寺的钟铭文,认为丰臣家是在诅咒他不得好死而要丰臣家提出说明并谢罪,两家积怨已久的火药终于被引爆,德川家康向丰臣家宣战,大坂冬之阵由此展开。同年10月,真田信繁接到丰臣家的邀请下,出九度山进入大坂城,和一样是浪人武将的后藤基次(后藤又兵卫)等主张狙击德川大军于宇治濑田河口之地,但遭到丰臣家臣的否决,遂着手于大坂城外的平野口构筑东西向约180米的半圆形防御工事真田丸,这个形同小型要塞的真田丸是为了强化大坂城城墙南方的弱点。

庆长19年11月19日(1614年12月19日)的大坂冬之阵中,信繁在此役亲率五千兵力,以挑衅前田军作为开始,再以铁炮攻势大败德川方数万大军而声名大盛。但大坂冬之阵在德川家康的政治手腕下停战,和解条件是要丰臣方遣散浪人众,还必须将大阪城四周的护城河填埋并拆除外墙;在冬之阵中发挥强大、重要防御功效的工事“真田丸”也在被要求拆除的行列里,信繁等主战的丰臣军将领为此大叹功亏一篑。

大坂夏之阵

1615年,因丰臣方迟迟不愿遣散浪人众,违反当初的和解条件,引发德川家康的不满,随即导致大坂夏之阵的发生。信繁是在6月2日(元和元年阴历五月六日),先与五人众一同参与了道明寺之战。在此役中,由于真田军与毛利军等后续救援部队没能及时赶到,以致先出战迎敌的后藤基次军被伊达政宗率领的德川军歼灭,后藤基次也因此阵亡。关于真田军没能及时赶到的原因主要认为是因为当天早上起了浓雾,导致耽误了真田军的行军时间。同时,虽然毛利军比真田军还要早抵达了战场,但是也因为要等待与真田军会合之种种因素而延误到救援后藤军的时机。另外,当日丰臣方的指挥权错综复杂,大野治房木村重成、及后藤基次等人皆只能率领自己的本部兵马各自迎敌,所以总体来说也不能把此役的责任全归于信繁。

后藤军被歼灭,信繁在自责未能及时救援后藤基次的同时,也已经作好了战死的觉悟。对此,毛利胜永劝慰信繁道:“信繁君在此时战死,百害而无一利。如果要壮烈牺牲的话,何不在右府(丰臣秀赖)的马前华丽死去?”。听到了此言的信繁,遂与毛利一起整理军势,收编了后藤基次的残余部队后,往大阪城撤退。在撤退时,信繁在誉田一地,以三千兵力击败伊达政宗的先锋大将片仓重长率领的一万二千铁炮骑兵队,当日伊达政宗后方的数万大军,包括水野胜成及带领二万越后兵的松平忠辉皆为之却步,不敢出面迎战真田军,信繁令兵士大喊:“百万关东军,无一男儿身!”,悠然于当日回师至大坂城。

主条目:天王寺冈山之战

次日进行决战为1615年6月3日的天王寺之役。德川军以总兵力十五万团团包围了大坂城,而丰臣方仅五万兵士,且实际迎战者仅天王寺方面的真田信繁、毛利胜永,和冈山口方面的大野治房(道犬)、北川宣胜、山川贤信共仅约一万五千的兵力,但丰臣秀赖的亲卫主力军却通通躲在城内没有出战,浪人众里拥有最多兵力的前土佐国主长宗我部盛亲甚至更带领所部兵马直接退至城北方准备逃命。

位于安居神社的真田幸村战死地之碑

按照正史和《德川家康传》的记载,大坂城的丰臣方原先作战计划是这样的:由真田信繁与毛利胜永两军在天王寺缠住德川方十多万先头部队,再由明石全登率所部兵马绕至家康后方偷袭本阵。可是当决战开始,毛利军的铁炮射击造成德川军不敢向前推进,在炮击结束之后毛利军立刻向德川军发起进攻,先是攻破了德川军的本多队,杀死了大将本多忠朝后,再击溃秋田实季、浅野长重两军,接着又再击退真田信吉真田信之之子)的5,500兵力。而此时布阵于茶臼山的真田信繁因见到德川军若不向前推进,明石全登的军队便无法从后方偷袭家康本阵的情况下,决定率领大谷吉治、渡边、伊木远雄等3,500人从正面攻击位于德川军前方的松平忠直15,000越前军,引诱德川军向前进攻。不久,毛利军的4,000兵力已连续突破德川军的先锋,并进入第二阵击败了诹访忠恒、原康胜仙石忠政保科正光小笠原秀政、小笠原忠等人带领、总计约5,400的兵力,接着又再进入德川军第三阵,击退了酒井家次、相马利胤、松平忠良的总计约5,300兵。而在真田军方面,此时恰好德川方的浅野长晟军在越前军旁的行动被误认为是要叛变至丰臣方,造成德川军士气迅速败坏,所以使得真田军很快的就突破了松平忠直的15,000越前军,并直接攻打家康本阵,击溃了德川亲卫队主力15,000大军。家康本阵的士兵见到信繁,皆纷纷四处逃散,甚至家康身边只剩家臣小栗正忠一人跟着他逃命。

面对真田和毛利军的凌厉攻击,德川家康一度以为自己难逃信繁的追杀而极想自尽,但最后家康本人逃跑成功,信繁仅见到德川本阵留下因兵士慌乱而没带走的家康马印。随着战事持续漫延,在冈山口的藤堂高虎井伊直孝等两部德川军分别从左翼攻击已经连续攻破德川3个阵的毛利军,毛利胜永在彻退中引爆早先埋入土中的炸药,大破藤堂高虎,抵制住了德川军的追击而与真野赖包一起成功撤退。但另一方面,原先在德川军前阵被信繁击溃的松平忠直,却在重新整编好越前军的阵容后占领了茶臼山切断了信繁退路,信繁撤退至安居神社企图想经由神社绕回到大阪城。撤到神社后,信繁和士兵正在稍做休息,不久却遭到松平忠直的军队袭击包围。信繁左冲右突,于阵中反复冲杀,即使伤亡人数不断的攀升,仍然像发狂似的对松平忠直军发起极端激烈的总攻击,但却始终无法突出重围,跟随的士兵也逐渐阵亡殆尽、所剩无几,终于在下午大约16时左右,被松平忠直的军队攻破了安居神社。信繁在持刀抵抗后气力用尽,遭到松平忠直的铁炮大将西尾宗次以长枪刺杀身亡,真田军至此全灭。

真田信繁死后,丰臣方的战线也开始完全一路溃败;丰臣秀赖向德川家康求和被拒绝,便与其母淀殿和家臣亲信毛利胜永、大野治长、大藏卿局等人于大阪城内切腹自尽,德川家康更下令将丰臣一族男丁不分老少全部处死;秀赖的7岁儿子丰臣国松逃亡时被捕获,在京都的六条河原遭斩首,女儿千代姬虽幸免于难,但被迫终身为尼;随着丰臣家的灭亡,日本战国时代也同时宣告结束。而【左卫门佐】成了称呼信繁的专有官职,其延袭自武田家统一赤色旗帜和军装的部队-赤备也成了劲旅的代名词(虽现今真田博物馆所留下的铠甲显示并非全部赤色,但其旗帜是全红镶上金黄色细线的“总赤地金线”)。江户时代时,信幸(信之)的后代成为了藩主或旗本,真田氏在政治舞台上仍然活跃。也出现了不少以别名“幸村”为蓝本的说书和戏曲,如真田勇士。因此,反而以【真田幸村】而不是本名【真田信繁】广植在人们心目中。

代表真田氏的家纹:六文钱。

据《萨藩旧记杂录》,因为大坂之阵以寡击众,他被日本强兵出处之一的萨摩藩当主岛津忠恒誉为日本第一勇士。原文(“五月七日に、御所の御阵へ、真田左卫门仕かかり候て、御阵众追いちらし、讨ち捕り申し候。御阵众、三里ほどずつ逃げ候众は、皆みな生き残られ候。三度目に真田も讨死にて候。真田日本一の兵。古よりの物语にもこれなき由。川方、半分败北。别これのみ申す事に候。”)不过,岛津忠恒并未参加大坂之阵,对于幸村的事迹仅是听闻而来,评价多少是属于推测成分,而且萨藩旧记完成于倒德川幕府风气强盛的明治30年间,因此针对此记载的可信度大打折扣,而天保13年完成的岛津家编年史《西藩野史》则完全没有提到大坂之阵中关于真田的事迹,也没有岛津忠恒称赞真田的话语记述,对于萨藩旧记为何有忠恒对真田的称赞被认为可能是倒幕时期,为了对人民塑造抗战英雄而捏造的记载。另外同时岛津忠恒也称赞了德川方井伊直孝的战功为“日本第一之战功。”原文(“井伊扫部助殿日本一之大手柄にて候。”)

不过,参阵其中的细川忠兴亦夸誉:“左卫门佐(幸村)在合战场战死,为古今前所未有的战绩。”原文(“左卫门佐、合场において讨ち死に。古今これなき大手柄。”)

山冈庄八在其历史小说名著《德川家康传》中,以家康的立场引用《萨藩旧记杂录》的说法如此描绘了这位战国末代武士:“元和元年五月七日,真田左卫门佐攻陷大御所的阵地,旗本的士兵在三里远的地方皆纷纷逃命,真田本人则在发动第三次总攻击后阵亡。真田率领日本精兵的表现,可谓古今前所未有… 真田幸村、大谷大学吉治、渡边内藏助,以及冬之阵时在真田丸监军的参谋-伊木七郎右卫门远雄,和幸村麾下的三千精兵,这一个个可谓是为战争而生的俊秀之士…,他们不断地攻击、攻击、再攻击,战至最后一人,连向来以勇猛冠称于世的萨摩人(指岛津氏)都深感佩服,自叹不如,可见其果敢之至啊!”。也因此造成现今许多人误认为是德川家康称赞真田幸村为日本第一兵,事实上家康并未对幸村作出这个评价。

大坂冬之阵时,德川因损失惨重,曾派信繁之叔真田信尹(亦名加津野信昌为真田信之家臣)以信浓一国五十万石为条件,欲换取真田信繁的倒戈,但被回绝(也有人认为这不是家康真意,真田丸的经历让家康对信繁能力感到棘手,因此想出了利诱离间的计策,毛利胜永和后藤基次也得到了德川方其他领地的许诺,而且许诺都大的不像话,最关键的是信浓和关东相邻,崇山峻岭易守难攻之地,而关东正是德川的大本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十余万石的信之还娶了家康养女,尚且信不过还要转封松代,何况是要给真田信繁五十万石,要知道德川关东也才两百多多万石,因此很多历史学者认为这是家康德离间计)。其兄信之曾这么叙述幸村:“柔和、有耐心,沉静并且不会因小事而发怒。”虽然和勇猛的猛将印象并不符合,但是可以看出幸村临危不乱、做事细心的大将之材。

即使在江户时代,甚至连德川幕府的御用儒学家林罗山亦于正式公文记录中记载真田军使关东大军吃下了少有的败战。大久保忠佐之弟大久保忠教(彦左卫门)在其重要历史文件〈三河物语〉亦记述了当时德川本阵在真田军突击下崩溃的境,仅小栗忠左卫门一人陪着德川家康逃命的丑态。

真田十勇(小说)

猿飞佐助(鹫尾幸吉)

雾隐才藏(名张宗连、鹿右卫门)

望月六郎(望月幸忠、村雄、主水、卯左卫门、宇右卫门、六右卫门、善太夫、六郎次、高野小天狗)

海野六郎(海野利一、六右卫门、三左卫门、小平太、吴羽自然坊)

根津甚八(根津贞盛、小六;原型为浅井井赖)

穴山小助(穴山安治、岩千代、云洞轩)

由利镰之助(由利基幸、春房)

笕十藏(笕政右卫门、金六郎、挂飞十藏)

三好清海(三好新左卫门;原型为三好政康

三好伊三(三好新兵卫;原型为三好政胜

真田七影武(小说)

穴山小助(穴山安治)

鸠幸佑贞(班鸠右卫门)

山田友宗(舍人)

伊藤继基(团右卫门)

木村公守(助五郎)

山浦国英(国秀、新兵卫)

林宽高(源次郎、弹左卫门)

一、竹林院

生年不详~庆安二年(1649),真田信繁的正室。越前敦贺城城主大谷吉继的女儿。生母不明。竹林院是其法号。是幸村的四女あくり、长男大助、六女阿菖蒲、七女おかね及次子大八的母亲。大坂城之战时与女儿阿菖蒲一起逃向纪伊伊都郡,被和歌山藩的藩兵找到。幸村死后通常认为得到七女婿石川光吉的救助,安静地生活了三十几年才死去。

二、堀田作兵卫之女

生殁年不详,真田信繁的侧室。真田家臣堀田作兵卫的女儿,是幸村的长女菊的生母。菊成为舅舅堀田兴重的养女。兴重作为幸村属下在大坂城之战中战死。

三、高梨内记之女

生殁年不详,真田信繁的侧室。真田家臣高梨内记的女儿。幸村的次女市、三女阿梅的生母。高梨内记跟从被流放到九度山的昌幸、幸村,大坂城之战时也追随幸村战死。

四、丰臣秀次之女(隆清院):

生殁年不详,真田信繁的侧室。关白丰臣秀次的女儿,法号隆清院。幸村的五女なほ(御田姬)和三男幸信的生母。秀次在三条河原被处刑时,还是幼女的她逃脱了。大坂城之战时与女儿御田姬一起投靠瑞龙院(丰臣秀吉的姐姐)。

长男幸昌(大助):母亲是正妻的大谷吉继的女儿,前文已表。

次男大八:母亲是正妻的大谷吉继的女儿,跟随姐姐梅到片仓家,永十年逝。

三男幸信:母亲是中纳言秀次的女儿,跟随姐姐御田到岩城,宽文七年逝世。

长女阿菊:母亲是家臣堀田作兵卫兴重的女儿,上田出生,永十九年逝世。

次女於市:母亲是家臣高梨内记的女儿,上田出生,九度山病死,内记是在大坂城战死。

三女阿梅:母亲是家臣高梨内记的女儿,嫁给片仓重纲。

四女栗子:母亲是正妻的大谷吉继的女儿,后来成为川一积(川一益孙)的养女。

五女御田:母亲是中纳言秀次的女儿,嫁给了岩城但马守宜隆,永12年去世。

六女阿菖蒲:母亲是正妻的大谷吉继的女儿,跟随姐姐梅,后嫁给伊达家臣田村定广。

七女山冈:母亲是正妻的大谷吉继的女儿,嫁给京都茶人。

身材矮小清瘦的真田信繁,恐怕很难在个人武艺上造诣太高;他的超群之处,在于智谋而非武功。真田信繁实战经验并不多,但是却天赋异禀,对兵法战策有着极高的造诣。司马辽太郎在《二军师》中写道:

幸村是信州名将真田昌幸之子,他的实战经历只有两次:一次是十六岁那年随父在信州上田城与德川家康的派遣军作战;另一次是二十几岁时在关原之战的前锋战,即上田的攻守战中,协同父亲一起击退了德川军。

但是,幸村有天赋的谋士之才,而且关原之战以后,他和父亲削发为僧,在高野山脉的九度山上隐居了十多年。在此期间,熟读日汉兵书,学习掌握了父亲的全部兵法。可以说,又兵卫是在沙场上熟谙韬略,而幸村却是在书斋里深通谋略的。

……

据说在冬季会战前幸村进城时,连城里的平民百姓都煮了赤豆饭,连呼“请真田大人相助。”幸村的父亲昌幸是一代名将,他多谋善断,早在武家和庶民中名传遐迩。他儿子幸村的智谋就更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

真田信幸幼名源三郎,真田信繁幼名源次郎。这似乎让人感到有点可笑。哥哥叫源三郎、弟弟却叫源次郎。对于这个有趣的插曲,历史上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说法是:实际上幸村乃是真田昌幸的长子,而但为什么他先出生反而是次子呢?原因在于幸村的生母身份低微,生下了幸村一年后,正室山之手殿生下了信幸,于是信幸成为嫡子,而早一年出生的幸村反而成了次子。但根据其父昌幸(幼名源五郎)及其叔信尹(幼名源次郎)的排序并没有按照顺序,因此此说较不可信。

第二种说法是,真田家的长子不幸夭折,由于担心第二个孩子再次夭折,于是按照习俗将第二个孩子海称三郎,而幸村仍按照原来的习惯称为次郎。

对于幸村,一般认为他是在元和元年1615年5月7日的大坂之阵中讨死,享年49岁。不过在民间却流传着另一种幸村未死的说法,他们认为在大坂之阵中讨死的只不过是幸村的两个影武者,真田十勇士之一的穴山小助和望月六郎。

另一种说法是幸村本人则在大坂城被攻陷的时候保护丰臣秀赖逃脱出城之后隐居。这种说法的来源大概是在当时流行的一首民间歌曲的歌词,歌词上提到幸村护送秀赖到鹿儿岛(花のようなる秀を,鬼のようなる真田が连れて,退きものいたり鹿岛へ)。并在《立川文库》也有记载。

不过这些说法都得到了解释。

在大坂之战中幸村确实使用了影武阵法,两个影武者战死,真田信繁也战死了。开战后,真田信繁率领6000赤备队直冲入德川家康的军队。不久之后4倍于他的松平忠直败走,真田信繁直冲德川家康本阵而去,被突破的的军队越来越多,德川本阵开始混乱,这时由穴山小助化妆成的真田信繁冲了出来,本阵火枪队开枪阻击,真田信繁倒在枪林弹雨中,德川家康松了口气,突然,又冲出了一个真田信繁(由望月六郎所扮),本阵再次开枪阻击,这个真田信繁也倒下了,此时德川本阵陷入了混乱,真正真田信繁率赤备队杀了过来。

第二种说法其实这样的说法无非是对于“偷”得天下的德川家的鄙视,以及不想看到大坂之阵中英雄的阵亡。不管怎么说,《立川文库》中没有一点礼赞德川家康的影子,丰臣家的英雄却被大量塑造出来,这是由于《立川文库》背后隐藏着大阪人的意识,而这种意识反映在忍术名人对丰臣家的忠诚上,所以《立川文库》的真实性不可恭维。

六文钱纹(六连钱纹):连钱纹的一种,两排三枚一文钱并列,合计六枚。代表了解救六道(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间、天上)众生的三途河上渡船的船费。这种说法来自具有强烈佛教色彩的地藏信仰。中世纪时,武将于战场斩敌立功,然而杀生却是佛教大戒,会使人堕入地狱受尽无穷痛苦。所以地藏菩萨大发慈悲,以此六文钱拯救六道众生,也解救众多信佛的武将们。真田氏的子孙说这是战争时才使用的家纹,这六枚铜钱是佛祖对战死之人的慈悲的化身,同时也预示了真田军拥有超度众生的力量,真田家所有的士兵出战时脖子上都挂着用绳子穿着的六枚铜钱,象征着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

日本民间流传人死之后会过三途河,还要用六文钱作为船资,否则不能渡河。真田家以“六文钱”作为家纹,表示真田家的武士们个个都做好了战死的准备,是视死如归的勇士。

《真田太平记》池波正太郎

《真田幸村》海音寺潮五郎

《风神之门》司马辽太郎

《二军师》司马辽太郎

《真田幸村》柴田炼三郎

《猿飞佐助》柴田炼三郎

《火烧大坂城》早乙女

真田幸村(1966-1967年、TBS?国际剧场) 真田信繁一角由中村锦之助饰演

真田太平记(1985-1986年、NHK新大型时代剧) 真田信繁由草刈正雄扮演

风云!真田信繁(1989年、东京电视台东映) 真田信繁由北大路欣也主演

天地人 (2009年、NHK大河剧) 真田信繁由成田优主演

真田丸(2016年、NHK大河剧)真田信繁由雅人主演

仲夏的特别音乐剧‘真田信繁’~梦?燃烧~”(2007年8月7日、大阪?松下IMP音乐厅) 真田信繁由NewOSK日本歌剧团 樱花升主演

真田十勇士”(1975年、NHK、人偶师傅为村Jusaburo)

猿飞佐助》东映动画

《猿飞佐助 K之军团》

《新释 战国英雄传说 真田十勇士》(真田信繁CV:乡田ほづみ)

《MUSASHI -GUN道-》(2006年、“MUSASHI”制作委员会)

战国BASARA》(真田信繁CV:保志总一朗

百花缭乱samuraigirls》(真田信繁CV:钉宫理惠

《真田十勇士 BRAVE10》(真田信繁CV:森川智之)

《鬼眼狂刀》(真田信繁CV:绪方惠美)

战国无双》(真田信繁CV:草尾毅)(2015年一月新番,全13话)

《鬼眼狂刀》上条明峰

《BRAVE10》霜月かいり

《虚无战史MIROKU》石川贤

《GATE 7》CLAMP

《真田信繁的谋略》(主演:松方弘树、1979年 导演:中岛贞夫)

《剧场版假面骑士电王俺、诞生!》(主演:阵内智则、2007年)

《决战》

《真田十勇士》

《婆沙罗》

《战国无双》系列

《战国BASARA》系列

《太阁立志传》系列(第五代 第六时期.太平之章以真田信繁为游戏主轴)

无双OROCHI》系列

《天下人》

《信长之野望》系列

《格斗壹零》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真田信繁
有性繁殖
符惠明
钱大经
呶呶
朴文
库尔特考夫卡
斯人
雌雄同株
死士(词语解释)
周俊勋(中国台湾籍围棋世界冠军)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