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峰书院

鹅峰书院,即现在的苍南县桥墩小学的前身就是此院。据《温州市志》记载:“鹅峰书院在浙江温州苍南县桥墩松山文昌屿,创办于宋咸平(约988~1003)年间。早期书院在全国也就十余所,地处桥墩松山的鹅峰书院即是这10余所书院中的一所。

鹅峰书院的历史可上溯到宋咸平年间。根据有关史料的说法, 宋代书院发展的第一阶段为宋太祖至宋仁宗这段时间,前后近百年时间。地处相对偏僻的桥墩,竟然有这么一所有着千余年历史的书院,其一定存在莫大的背景,是一个千古之谜。

要考证鹅峰书院1018年前的尘封的历史,考探只能从公元907年建立的吴越国大背景查起,而县文物馆提供了1925年的民国《平阳县志》曾记载:“据旧志记载,钱王墓在归仁乡松山,世传为钱王冢。”但该《平阳县志》同时小字加注“雍正浙江通志云,平阳县志松山注内有:俗传钱令公入闽,五子从行宴此,岂钱王即令公耶?但令公墓已载永嘉县西山,依旧志存疑!”。同时县文物馆提供了苍南县(原属平阳县)五凤乡南山头村当地流传有一个皇帝墓,而且曾实地考察过,但没有结论。查《雍正浙江通志》陵墓篇,有记载吴越国五世国王第1世武肃王墓、第2世文穆王墓、第3世忠献王墓、第4世忠逊王钱墓、第5世忠懿王妃孙氏墓,独没有第5世忠懿王钱墓。查《宋史卷480列传第239世家3吴越钱氏》记载:“以天成(后唐)四年(929)八月二十四日生,至是(988)八月二十四日卒,复与父元卒日同,人皆异之。……上为废朝七日,追封秦国王,谥忠懿。……命中使护其丧归葬洛阳。任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40年,为元帅35年。……及归朝卒,子惟演、惟济皆童年。”应该说忠懿王钱墓在洛阳。查《履园丛话清钱泳》记载:“忠懿王墓。先忠懿王墓,据《宋史》在河南洛阳县邙山贤相里之陶公原,而《河南通志》、《河南府志》俱失载,何也?”,同时全国的资料也查不到忠懿王墓地,而忠懿王死于988年,如果葬在松山,其后代要守制三年,宋史记载当时子惟演、惟济皆童年,需要读书,988年在松山办鹅峰书院就顺理成章。

钱的灵柩988年十月二十四日后,由辞官隐居的惟氵晋和钱家亲信原吴越国太蔚徐孝三护送,经杭州在年底到南雁后停在回龙寺。

989年正月丁酉日,太宗遣中使护钱的衣冠灵柩归葬河南府洛阳县邙山贤相里之陶公原。钱家在洛阳县邙山草草作了一个陵墓装腔作势地下葬后,除有官职的儿子要应付场面外,俞氏黄氏夫人带着一班子孙到南雁,这一班子孙中学龄儿童有6人。分别是14岁的八子惟渲、11岁的九子惟济;还有二子惟浚(955-991)的两个儿子守吉(约974年生,988年15岁)、守让(约977年生,988年12岁);四子钱惟演 (9621034)的两个儿子钱暧(约980年生,988年9岁)、钱晦(约982年生,988年7岁);长子钱惟治子已长大,五子惟灏、六子惟孩子未生。为了给下葬后钱家子孙守制读书,在松山南峰寺出家为僧三子惟氵崔和七子惟氵晋、亲信徐孝三,在988年底在松山筹办了“鹅峰书院”。

对“鹅峰书院”的学生上面史料已考,对“鹅峰书院”本身和老师又要考证,主要有下面三条记载:

1、《温州市志》记载:“鹅峰书院,在桥墩松山,创办于宋咸平(约988~1003)年间”。

2、《1925平阳县志卷十学校志二》载:宋代鹅峰书院遗址即松山文昌屿是也,文昌屿即旧志文章屿,事无他据,故附候考。

3、《1925平阳县志卷三舆地志三》载:分水关东为松山,松山高秀,与玉苍山相亚,一名五公山(旧志作五松山),俗传钱令公入闽,五子从行宴此故名。又有一山若马鞍曰文章屿(在处未详),昔有吴僧庐此,能文,邑令沈悚呼之为文章师,因以名屿,或曰师即文莹也(旧志)。

考证如下:

第一,宋咸平(约988~1003)年间,桥墩松山存在“鹅峰书院”。

第二,“鹅峰书院”地址在松山的文昌屿。过去有一个吴僧在此结庐而居,这个和尚文才很好,宋哲宗元七年(1092)的平阳县令沈悚称其为“文章师”,后人误传为“文章屿”,最后又误传为“文昌屿”。

《1925平阳县志卷十学校志二》载:昔三十六都桥墩门石桥长数十丈,上有房屋以杉木架。乾隆三十年(1765)洪涨桥圯(桥),木汛至水头不散。居民争欲取适。李长春至,亟(急)止之谓:“宋代鹅峰书院成,南港人文遂盛,遗址即松山之文昌屿是也。今木远流不散,或天有意斯文(指文化或文人)乎?于是就水头之古营基(水头公馆旧址)石佛亭后废寺基(1925平阳县志神教志载:石佛堂,又名公馆寺)建书院,额曰:南和。时西隐寺(在玉苍山)僧行不善有田八十三亩,前宰何公,以充入书院以资膏火(灯火照明)。谕李长春等董之,三十二年(1767)乡人还寺田二十亩,延师主讲,然其地低且迭水患,乾隆五十七年(1782)遂为飓风所坏。李长春没,董事张致礼以力难复旧,请将田租付桥墩之司桥事者。前宰李公谓:“学校重于津梁”。改将寺田六十三亩拨入平阳县城龙湖书院。盖废坠莫举百年。

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李心亭、钟莲溪先生再办“松山学堂”,借桥墩的仙堂村李福泰宅为校舍,开设一至四年4个班,学生80人。

1912年(民国元年),由于学生增加,迁于桥墩三十六桥头庵。

1913年于寨子顶筹资建校舍,茶商洪灿霞馈赠500银元,为当时一美谈。1915年新校舍建成,取名为“松山初级小学”。省教育公署署长沈钧儒先生为颂扬兴学之典范,特送“疏才兴学”匾额嘉奖。

1935年,寨子顶被国民党自卫队占驻,学校搬迁于外广丰。1940年增设高小,校更名称“桥墩镇中心国民学校”。

1950年改名为“平阳县桥墩中心小学”。

1951年成立集资建校委员会,建分部(校舍)于原址寨仔顶。

1960年8月10日桥墩水库出险,校舍校产一切均被大水冲尽。其时,暂借大龙乡小沿口村复课。第二年又迁于仙堂阁仔顶(原水库)工房上课。

1962年9月迁入桥墩镇南山岗。改办“二部制”小学。于1966年本校附设初中班。学校更名为“平阳县桥敦镇中心学校”。文革期间停办初中班。

1981年6月苍南设县,学校又更名“苍南县桥墩区中心学校”。

1985、86连续两年镇府筹资拆建、扩建教学楼,先后共耗资11万多元。

1990年在台胞朱宗楚先生馈赠5万元基础上共集资14万元继续修建校舍。基本解决了30年的“二部制”教学。

1992年撤区并镇后,学校又更名“苍南县桥墩镇辅导中心小学”。

建校以来,学校为社会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人才。其中不乏海内外知名学者、专家、企业家、国家干部。今日,桥小拥有26个班级,下设两所完小,近1900名学生。在编教师92人,大专毕业以上学历38人,占教师总数41-,小学高级教师32人,占教师总数的35-。200多篇论文获国家、省、市、县级一、二、三等奖;50多名学生参加全国创新作文大赛及小作家杯作文大赛分获一、二、三等奖;上百篇学生作品被省级刊物《小学生时代》选登。新校舍按整体规划,标准设计、施工,现主体工程已顺利结顶。拟于2006年6月百年华诞庆典之际,喜迁新校舍。届时,学校将达到30多个教学班的办学规模。

千年书院,百年学校,继往开来,任重道远

据《苍南县志》1997版573页记载:“鹅峰书院在松山(今桥墩镇)文昌屿,宋咸平年间(9981003)建。”《温州市志》记载:“鹅峰书院在桥墩松山创办于宋咸平(约9881003)年间。”《1925平阳县志》卷十学校志(二)记:“宋代鹅峰书院遗址即松山文昌屿是也。文昌屿即(旧志)文章屿,事无他据。”《1925平阳县志卷三,舆地志三》载:分水关东为松山,松山高秀,与玉苍山相亚,一名五公山(旧志作五松山)俗传钱令公入闽,五子从行晏此故名,又有一山若马鞍曰文章屿(在处未详),昔有吴僧庐此,能文,邑令沈悚呼之为文章师,因此名屿,或师即文莹也(旧志)。

从以上可以查证的文献或史料看,鹅峰书院创建于宋咸平年间在松山(现桥墩镇)内无疑。至于遗址至今不明,或说是个谜。文昌屿到底在哪里呢?桥墩盘地里只有两个小山丘,一个是圣公爷那个小山,现今建了电影院和供销社办公地方。那个山丘很低,靠近分水关大道边。根据当时景况不大可能办鹅峰书院。另一个山丘是寨仔顶(现建粮食仓库)也靠近通往分水关大路边。据老人回忆,有叫龟山,无人知道叫什么屿。笔者几年前曾在新宫半山上观察,发现对面山后隆岭头,太像马鞍。后来到后隆岭头实地观察,那里有个路亭,土名称“后隆岭头亭”,那里有一条清冷的山泉水,周围好像是人为开辟的园地,靠南还有一个大园,好像是个活动场地。也许鹅峰书院遗址就在那里。从《平阳县志(旧志)》载:“……昔有吴僧庐此,能文,邑令沈悚呼之为文章师,因此名屿,或曰师即文莹也。”可以推定鹅峰书院为师执教者是吴僧文莹。据《松山钱王陵与鹅峰书院》作者黄正瑞、郑大鹏查考了《湘山野录》、《文献通考》等资料,证实文莹,字道温,钱塘人。《宋道原、景德传灯录》卷二六记载:雁荡愿齐系温州雁荡山愿齐禅师,钱塘人,姓江。与文莹是同乡,二僧人与吴越最后一任国 君钱弘同是钱塘人,可谓同乡同道,私人关系甚佳。当钱向宋纳土(投降归顺),不久在洛阳被害身亡,遗下众多子孙,两位僧人义不容辞负起培养钱后裔文化或武略等的重任。所以吴僧文莹从杭州钱塘来南雁汇合了愿齐禅师的意愿,接受了重托,开办了鹅峰书院,也是合情合理的。从《松山钱王陵与鹅峰书院》156页根据《平阳县志》卷六四神教志二和二十三等段记载:“宋开宝年间(969976?)建南峰寺在松山巅,咸淳年间(12651274)搬后隆改为永国寺……”提及钱弘三子惟崔和七子惟晋与亲信徐孝三,在南峰寺出家为僧,988秋与当地文人在松山办了鹅峰书院。因南峰寺同后隆岭头是联山,从山腰横路到达后隆岭头不很远,万一有事,便于互相照应。而且那里比较偏僻,同分水关官道(或称大路)不很接近,而且便于遮避耳目。根据当时景况,虽然吴越国王向宋纳土,把守分水关的宋朝官兵,就是吴越旧部,难免也有宋朝官长,如果明知鹅峰书院养育着一批钱后裔,采取不闻不问罢了,更不能公开张扬袒护,否则会惹祸的。

因此推理,当时的鹅峰书院主要是为没落帝王贵族开设办学的,达官富豪能够参于读书的对象也许不多。但鹅峰书院毕竟是传授养育文化的摇篮和苗圃。在本地必然会获得间接或直接收益与影响。如在宋代后期百年后松山文人倍出,据《温州市志》记载:“……属苍南地方文科进士23人,状元探花若干人,如黄中(1193)、黄石(1138)、(1160)、韩演翁(1241)、柳梦周(1217)、林孟治(1226)、徐俨夫(12001261)等等。”至今尚找不到从鹅峰书院培读出来的知名文人。但距鹅峰书院百年后本地就有相仿办了书院或书馆,如桐庐书院(黄坦云星又名高云岭),先后培育了徐俨夫状元和张招英举人,还有南水头吾南书院。所以有了鹅峰书院,是地方荣幸,是古文化遗产,值得后人纪念宏扬,有必要发扬光大。如果寻找到真实遗址,可以树碑立记,如建纪念堂(馆),打造古文化品牌,带动地方旅游业,发展地方经济。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鹅峰书院
海岸线变化
胸饰
恬波
拉姆齐麦克唐纳
崔社怀
安娜斯塔西娅格里什娜
虞刚简
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指挥学院
吴晟(诗人)
金一峰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