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钰(道教支脉全真道第二任掌教)

马钰(1123年-1183年),道教支派全真道二代掌教,原名从义,字宜甫,入道后更名钰,字玄宝,号丹阳子,世称马丹阳。山东宁海(今山东牟平)人。道教全真道道士。在出家前,马钰与孙不二是夫妇。马钰是全真道祖师王重阳在山东收下的首位弟子。大定十年王重阳逝世后,马钰成为全真道第二任掌教。在道教历史和信仰中,他与王重阳另外六位弟子合称为“北七真”。著有《洞玄金玉集》十卷。

马钰,道教支脉全真道祖师,山东宁海(今山东牟平)人。家富,号“马半州”。弱冠能诗,擅针灸。马丹阳生于金天辅六年(1122年),从小聪明耿直,金天会年间中进士,被派往本军(军为行政设置,相当于市、县)做官,掌管吏、户、礼、兵、刑、工等各项工作。后因看不惯官场中尔虞我诈的风气,弃官学道,改名钰,自号丹阳,法名玄宝。大定年间师傅王重阳仙逝以后,马丹阳守墓三年,继续闭关修炼。后来道成东归路经福山芝阳山,选钟南山一峰下的芝阳洞,四周修筑围墙作为修炼道场,为“北七真”之一。元世祖至元六年(公元1269)赠为“丹阳抱一无为真人”。世称“丹阳真人”。以修炼、传承他的教理、思想为主的门人派别称为全真遇仙派,简称遇仙派。

重阳祖师将羽化之时,告丹阳留世语:“丹阳已得道,长真已知道。吾无虑矣!长生、长春则犹未也,长春所学一听丹阳,命长真当管长生。后重阳祖师羽化于夷门,心丧三年,默坐环堵。”

马丹阳悟道神速,《盘山录》说:丹阳真人以悟生死而了道速,其旨如何?答云:修行之人,当观此身如一死囚,牵挽入市,步步近死,以死为念事事割弃,虽有声色景物纷华,周匝围绕,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念念尽忘,此身亦舍,何况其他?以此炼心,故见功疾。邱长春言,马丹阳 证道费时三年,谭长真五年,刘长生七年,邱自己则费时十七八年。

马丹阳继承重阳性命双修理论,以清静无为而定全真修炼风貌,以心合性,以神气释性命而终以静净无为统道。弟子极多,著名者十人,弟子李守宁为元初四大高道之一。著有《神光璨》、《洞玄金玉集》等 。

《长思仙茶》 金 马钰

一枪茶,二旗茶,休献机心各利家。无眠为作差。

无为茶,自然茶,天赐休心与道家,无眠功行加。

马钰本名从义,系出京兆扶风(今陕西省),为东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后裔;后因五代兵乱,族迁宁海(今山东省)。他出身豪门大族,天赋异秉,母唐氏受孕时,曾梦见麻姑赐丹一粒。童年时期即常吟诵尘外之语,成人之后更擅长于文字。昆嵛山道士李无梦见了马钰的长相,誉其为“额有三山、手垂过膝”的大仙之材,又作《赞》称赞他说“身体堂堂,面圆耳长,眉修目俊,准直口方,相好具足,顶有神光。”当地名门孙忠显因为爱惜马钰的才德,于是将女儿孙富春许配给他。

马钰和佯狂颠走的王重阳相较,两者的人生境遇大不相同。王氏虽然才气纵横、武艺高强,但其仕途却不如意,一生只担任陕西省酒税监这个小小官职,因此郁郁不欢,酣醉于酒。他终日恣意放情、散尽千金,反而惹得家人的怨恨。忽然一朝心破,遇仙于甘河,于是决意黜妻屏子,出家学道。相反地,未出家前的马钰家财丰厚,轻财重义,颇得乡亲们的信重。他在山东省福山县为官,权总六曹,宦途甚为得意;其与妻子感情亦为融洽,育有庭珍、庭瑞和庭三子,可说是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此时在他的心中惟一的隐忧,就是有一次他梦见二猪哀告求救,却来不及救它们;术士孙子元占卜此事,说他的寿期将不逾四十九岁。他自叹曰“死、生固然不是操之在人,那么为长生计,何不亲近有道之士?”于是他不仅在夜梦家园有鹤飞起之处建立道观,请陆道士来主持,并且常与高巨才、战法师等道中人士往来。

未出家前的马钰,虽然拥有一些权势,但在人情世故的虚与委蛇下,难免萌起一丝落寞寂寥之感。时光逐渐飞逝,盛年不再的他,开始豪纵好饮。一一六七年的秋天,他偕同好友高巨才、战法师酒酣之余,赋诗说道“抱元守一是工夫,懒汉如今一也无。终日衔杯畅神思,醉中却有那人扶。”中元节过后,王重阳远自终南山来告诉他说“不远三千里,特来扶醉人”,听得此语,他暗自沉思,立刻向王氏请教“何名曰道?”王氏答曰“(道就是)五行不到处,父母未生时。”恍然若有所悟的他,因而邀请王重阳返家居住,立庵名曰“全真”。

王重阳背负着渡化七真的使命,不远千里而来,为的是要让事业和家庭两相如意的马钰舍俗入道。王重阳卯尽心思,显现神通,演出一些脍炙人口的故事来渡化马钰。一一六七年十月,他锁庵百日,叫马钰日给一食,夜晚则出神进入马钰的梦中,警示有天堂、地狱和轮回之苦;并且又赠马钰和孙氏梨和栗子,暗示他们夫妻两人必要分离。马钰在他所著《渐悟集卷上》记述其梦境说道“重阳祖师百端诱化,予终有攀缘爱念。忽一夜,梦立于中庭,自叹曰我性命有如一只细瓷碗,失手百碎。言未讫,从空碗坠,惊哭觉来。师翌日乃曰汝昨晚惊惧。方才省悟。”同卷《自觉篇》说道“梦见娇妻称是母,又逢爱妾还称女。因为前生心不悟,心不悟,改头换面为夫妇。”

在重重梦境的觉醒之后,他决定跳出这种生死轮回的痛苦煎迫,于是将全部的资产交给儿子庭珍等人,修离书付妻孙氏,同时对他心所系念的孙姑寄以共同修道的期许。他说“奉劝孙姑修大道,时时只把心田扫。杀了三尸并六耗,无烦恼,常清常静知玄奥。”

一一六八年正月,重阳百日启锁之时,他乞求道名及法号出家。这年,马钰四十六岁,距离术士所预言的寿期已相去不远了。

一一六八年二月,在全真堂王重阳门下的有马钰、谭处端、丘处机王处一等四人。他们跟随祖师至昆嵛山烟霞洞共修。这时候马钰忽患头痛之症,被祖师赶下山治病,在《重阳教化集》卷二记录了当时的实况。王重阳写道“挈丹阳居昆嵛山烟霞洞,因心未死,于是感疾,患偏头痛。其痛不可忍,有若釜劈。令其下山在家调治,其痛愈甚。有人上山报云某来时,马先生已痛死。闻之,因鼓掌大笑曰我来欲化为神仙,肯教死了。为他不信,感此疾。”

王重阳认为马钰是因为迷恋尘俗,信道不笃,而染患此疾。他加持法水,给马钰喝下后,病立除,并且寄言曰“凡人入道必戒酒、色、财、气,攀缘爱念,忧愁思虑。此外,便无良药矣。”但是经过此事之后,祖师便以马钰愚顽,避不见面。十月,令马钰焚烧誓状之后,才在文登重新相见。

从一一六八到一一六九两年之间,王重阳在山东省的宁海、莱州登州建立七宝、金莲、三光、玉华和平等五会,马钰的妻子孙氏则在一一六九年五月五日诣金莲堂出家。祖师训名不二,号清静散人。同年十月,王重阳携马钰、谭处端、刘处玄和丘处机四弟子西行至汴梁(今开封),居王氏之旅邸。一一七○年正月,王重阳升遐之前,传授马钰五篇秘语,并说“丹阳已得道,长真已知道,吾无虑矣。”马钰当下发愿说“一欲将师父全真集印行,二愿欲与师父守服三年,三愿劝十方父母舍俗修仙。”此三愿后来在刘蒋村的“祖庭”一一实现。

一一七四年,马钰与三道友月夜共坐于秦渡镇真武庙(陕西省)前,各言其志。马钰说斗贫,谭处端斗是,刘处玄斗志,丘处机斗闲,此时四子似乎已达成分途发展教门的协议。翌日散去,马钰返居祖庭入圜,至一一七八年才出圜。

马钰居圜堵修行,为的是去奢从俭,洗心炼性。此间陈设非常简陋,只有一几一榻,笔砚和羊皮而已,旷然而无余物。他赤着脚,不点火烛,早晨吃一碗粥,午间则一钵面,过午不食。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长期苦行的结果,使得他的身体非常羸弱。一一七八年出圜,离祖庭云游,才至华亭,即咳嗽吐血染患重症。在他所著《洞玄金玉集.卷八》记载着“西至华亭,投宿于窑洞,偶中土津火毒,吐血发嗽。病誓来之甚紧,众道友馈药,拜而受之,不敢尝。又谓予曰当食生葱酽醋,可解其毒。予再三思之,道家有病,他人莫能医,当以自治乎。”此一时期的马钰,已经是参破生、死,随遇而安了。因此,当一一八二年有所谓的牒发事件,也就是金朝廷发布遣送无度牒的道士各还本乡的政令传来,马钰也顺应天命,东归故乡。

一别经年,老年的马钰已俨然成为一代宗师,受到山东故旧、乡人夹道欢迎。犹如落日余晖,焕发出美丽的光彩。他行化所至,风行雷动,激起一阵狂热的信道热潮。在文登和芝阳两地主醮时,乡民遵行所劝,焚烧船网,均出现海市重楼的奇异景观。大定二十二年(1184)十二月二十八日,马钰以歌舞自娱,似有非常之喜。翌日,门人传报孙仙姑枕肱弃世于河南洛阳。马钰于是叙述自己前一夜唱歌跳舞,是因为亲见孙仙姑伴随着仙乐,乘彩云,返归海上的缘故。

一一八三年九月,马钰于文山城北三教堂宴坐,有王道师抱着木琴来。他提笔写就《归山操》,以示归真之意。歌云

能无为兮,无不为。能无知兮,无不知。

知此道兮,谁不为。为此道兮,谁复知。

风萧萧兮,木叶飞。声嗷嗷兮,雁南归。

嗟人世兮,日月催。老欲死兮,犹贪痴。

伤人世兮,魂欲飞。嗟人世兮,心欲摧。

难可了兮,人间非。指青山兮,当早归。

青山夜兮,明月飞。青山晓兮,明月归。

饥餐霞兮,渴饮溪。与世隔兮,人不知。

无乎知兮,无乎为。此心灭兮,那复为。

天庭忽有双华飞。 登三宫兮,游紫微。

同年(1184)十二月二十二日,祖师王重阳仙诞,在莱阳的游仙宫致醮后,他便与弟子夜话至二更。忽然风雨大作,他勉励弟子“吾今赴仙会,堂堂归去也,作个快活仙。汝等欲作神仙,须要励修功行,纵遇千魔百难,慎勿退惰。”说完,端坐而逝。

在王重阳的诸弟子中,马钰的悟道最深也最快,他的师弟丘处机在比较两人悟道的异同之时说道“我与丹阳悟道有浅深,是以得道有迟速。丹阳便悟死,故得道速。我悟万有皆虚幻,所以得道迟。悟死者,当下以死自处,谓如强梁。人既至于死,又岂复有强梁哉。悟虚幻,则未至于死,犹有经营为作,是差迟也(指因此差别,而悟道迟)。”

金庸的小说《射雕英雄传》里也有马钰这个人物,其原型即为历史上的全真教道士马钰。

小说中马钰为“全真七子”之首,武功高强,救危济困,行侠仗义,为人宽厚仁和。

曾经传授郭靖内功金雁功,可以说是郭靖真正的启蒙恩师。

马钰一出场的武功就把郭靖给惊倒了。一个苍须道士,脸色红润,手里拿着一柄拂尘。这人装束十分古怪,头顶梳了三个髻子,高高耸立,一件道袍一尘不染,在这风沙之地,不知如何竟能这般清洁。那道士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忽地欺进两步,郭靖只觉右臂一麻,也不知怎的,但见青光一闪,手里本来紧紧握着的长剑已到了道士手中。那道士叫道:“看清楚了!”纵身而起,只听得一阵嗤嗤嗤嗤之声,已挥剑在空中连挽了六七个平花,然后轻飘飘的落在地下。然后一提气,直往悬崖脚下奔去,只见他手足并用,捷若猿猴,轻如飞鸟,竟在悬崖上爬将上去。这悬崖高达数十丈,有些地方直如墙壁一般陡峭,但那道士只要手足在稍有凹凸处一借力,立即窜上,甚至在光溜溜的大片石面之上,也如壁虎般游了上去。但见他身形越来越小,似乎已钻入了云雾之中。他道袍的大袖在崖顶烈风中伸展飞舞,自下望上去,真如一头大鸟相似。那道士探手到洞穴之中,将两头小雕捉了出来,放在怀里,背脊贴着崖壁,直溜下来,遇到凸出的山石时或是手一钩,或是脚一撑,稍缓下溜之势,溜到光滑的石壁上时则顺泻而下,转眼之间脚已落地。这就是马钰一出场的情景,真的是端如仙人。但是等后来绝顶高手逐渐亮相后他的表现就逐渐走向平庸了。

1.北斗七星阵:要有一个人成为中心、关键点、攻击点,全真七子中,唯丘处机成为过北斗阵的这一领军人物;

2.马钰和丘处机均与江南七怪交过手,丘处机以一敌七,战平;马钰则略输一筹;

3.马钰是王重阳第一弟子,丘处机非王重阳第一弟子,一般来讲,大弟子的武艺总是超群的,但丘处机后来者居上;

4.丘处机的武功比王处一强。马钰和王处一差不多;但在《神雕侠侣》却高于王处一:“此时他(指朱子柳)的武功比之郭靖、马钰、丘处机尚有不及,但已胜过王处一、郝大通等人了”;

5.《神雕侠侣》里,马钰去世后;丘处机任掌教。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马钰(道教支脉全真道第二任掌教)
桂离宫
圩堤
武义温泉
金山(胡大为执导电影)
金华铁店窑遗址
偏心孔板
工商管理硕士
本因坊秀甫
武士
恩典(汉语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