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露紫

昭陵六骏之一的“飒露紫”是李世民东征洛阳,铲平王世充势力时的坐骑,列于陵园祭坛西侧首位,前胸中一箭。

2017年1月,陕西省昭陵博物馆公开发文《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从多角度陈述理由,要求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归还民国时期被盗卖的“二骏”“飒露紫”和“拳毛”。

据《旧唐书.丘行恭传》(卷59)记载,李世民王世充在洛阳邙山的一次交战中,和随从将士失散,只有将军丘行恭一人紧随其后。突然,一条长堤横在面前,王世充骑兵又一箭射中围追堵截的战马“飒露紫”,在这危急关头,大将军丘行恭急转马头,向敌兵连射几箭,随即翻身下马,把自己的坐骑让与李世民,自己一手牵着受伤的“飒露紫”,一手持刀和李世民一起 “巨跃大呼,斩数人,突阵而出,得入大军。”回到营地,丘行恭为 “飒露紫”拔出胸前的箭之后,“飒露紫”就倒下去了。

李世民为了表彰丘行恭拼死护驾的战功,特命将拔箭的情形刻于石屏上。石刻 “飒露紫”正是捕捉了这一瞬间情形,中箭后的“飒露紫”垂首偎人,眼神低沉,臀部稍微后坐,四肢略显无力,剧烈的疼痛使其全身颤栗。飒露紫为立姿,前面的武士是李世民部下大将丘行恭正在拔箭。这种救护之情,真乃人马难分,情感深挚。李世民为其题赞文日:“紫燕超跃,骨腾神骏,气三川,威凌八阵。”

关于“飒露紫”的含义,人们一般依据唐太宗所题的赞语“紫燕超跃,骨腾神骏”来描绘这匹坐骑像一只轻健飞奔的纯紫色燕子。专家认为,“飒露”一词来源于突厥语,将“飒露” 的读音还原为唐代域外的非汉语词汇时,对应汉译为“沙钵略”、 “始波罗”。在《通典》(卷197)所载突厥十等官号、《隋书》纪传等文献及突厥碑铭中,“沙钵略”和“始波罗”常被突厥人用作为领袖的荣誉性称号,并将其“勇健者”称为“沙钵略”和“始波罗”,是突厥汗国的高级官号之一。用突厥汗国的荣誉性称号和高级官号来称唐太宗的坐骑,既符合对突厥汗国“勇健者”的赞颂,又能表达唐太宗李世民初唐征战疆场的丰功伟绩,体现了唐太宗对突厥“沙钵略”、“始波罗”者的敬佩之情。所以,“飒露紫”的含义应是“勇健者的紫色骏马”。

1914年,美国人毕士博勾结国内不法文物商人将“飒露紫”盗运出国,现藏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飒露紫”是六骏之中惟一旁伴人像的,也是故事最传奇,艺术价值最高,保存最完整的。

米长虹时间艺术系列之“飒露紫”

《旧唐书丘行恭传》赋予“廊桥飒露紫”几分鼓角争鸣的传奇韵味。昭陵六骏之一的飒露紫原为唐皇李世民的爱骑。一次太宗身陷重围,飒露紫又为流矢射中,危急关头随身大将丘行恭将自己的坐骑让予主公,一面徒步冲杀,一面手牵受伤的飒露紫,保护太宗突围而出。回到营地后,丘行恭刚为飒露紫拔出胸前箭矢,这匹曾伴随主人征战八方的名骏便轰然倒下。“飒露紫”正是以此为题材,精雕细琢的22k黄金造型,丘行恭俯首拔箭,飒露紫双目低垂、意态甚恭,一人一马紧紧依偎,战将与神驹情感交融的瞬间牢牢定格在表盘之上,如泣如诉“忠诚与勇敢”这一永恒不变的时代主题。

米长虹时间艺术系列”作品理念主线是中国文化内涵。在推出了“神话”、“国色”等代表中国文化精华的作品后,机缘巧合,米长虹先生在游览西安昭陵时感受了“昭陵六骏”风采,尤其对“飒露紫”情有独钟,于是这个中国传统忠诚与勇敢的故事就成为了“米长虹时间艺术系列”第三个作品的素材。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飒露紫
金附州都督府
四大臣辅政
尚德缓刑
佗钵可汗
衡阳(湖南省下辖地级市)
北庭
土库曼斯坦
敬嫔(明世宗敬嫔李氏)
格鲁派
西州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