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派南宗

金丹派南宗为南宋时期形成的道教内丹派别,与北方的全真道相对。因地处江南,故称“南宗”。该派祖述五代至北宋间道士钟离权吕洞宾,谓其丹法传自钟、吕。以北宋张伯端为开派祖师,并提出张伯端--石泰--薛道光--陈楠--白玉蟾的传法谱系。上述传法谱系中之五人,被后世道士尊为南五祖。金丹南宗近道,北宗近禅。南宗思想分为两体第一阶段张伯端。第二阶段石泰、白玉蟾等,但是如果不计《悟真篇》前后序等部分有争议的内容,则金丹南宗思想实为一体,非常统一。

金丹派 南宗丹法思想看,渊源于钟、吕是可信的,但张伯端不一定得自吕洞宾的亲传。上述传法谱系,有学者疑是白玉蟾的伪造,也有学者不认为伪。但白玉蟾以前的四传,皆为单传,并未形成道派,只有到白玉蟾时才传了众多弟子,始形成为道派。

历史记载

南宗一派奉张伯端《悟真篇》为祖经,并以之为该宗内丹修炼理论基础。该书继承钟、吕内丹思想,先命后性独树一家之学,修炼则从传统命功着手。行功之前,先须“筑基炼己”为入手功夫。即对人体已亏损的精、气、神进行修复,待精满、气足,神全之后,才进入正式炼丹阶段。

白玉蟾继承张伯端丹法思想,在内丹传统宇宙生成论基础上,糅合道儒之学,深信修炼金液大还丹,可以,主宰死生。

白玉蟾不仅对道学或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倾拜得五体投地,塑朱熹遗像,并给予以极高的评价:

皇极坠地,公归于天,武夷松竹,落日呜蝉。 《诲琼玉蟾先生文集》卷六《议朱文公赞》

而且,他的《无极图说》,就是仿周敦颐的《太极图说》而撰写的,他的著作中不仅吸收了很多程颢、陆九渊理学的思想和语汇,如“万法从心生,心心即是法"(《海琼白真人语录》卷四),“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内外,一般风光”(同上,卷三((东楼小参》);而且,同样吸收了大量理学家的思想资料和语汇,如“知止"、“道心”、“气"、“精气”等等。众所周知苏轼思想受老庄哲学、道家养生思想影响非常大,白玉蟾也深受苏轼影响并把苏轼当成本家。白玉蟾祖师诗文之中常称苏东坡为“坡仙”,可为了解苏轼者也。

声宗从陈楠起,兼行神霄雷法(又称五雷大法)。白玉蟾承其师业并授其弟子。他还寓内丹于雷法之中,使南宗修持具有“内炼成丹、外用成法”的特点,谓修炼中气机发动,阴阳交媾时,意念与自然界风雨雷电相契合,便有面赤、耳热、汗出、眼黑等生理效应,顷刻之际,代天行法之功便成。

南宗一派禀承《悟真篇》“混俗和光”、“大隐居廛”的思想,也主张“大隐混俗”,不提倡出家。陈楠“招邀徒弟走市廛,醉酒饱肉成群火。”夏宗禹在《悟真篇讲义》中称:“有志之士若能精勤修炼,初无贵贱之别,在朝不妨为治国平天下之事,在市不失为士农工商之业。”而白玉蟾也是“时又蓬头赤足以入廛市,时又青巾野服以游宫观”的云游道士。他曾指出:“吾所以混俗和光者,不欲自异耳。鱼欲异群鱼,舍水跃岸则死;虎欲异群虎,舍山入市则擒。”由于南宗多居家道士,无意仕途,故始终未得朝廷扶持。入元以后,全真道南下,南宗与全真道接触中,逐渐产生与之合并的要求,在陈致虚等人的推动下,在元代中后期实现了两北二宗的合并,从此金丹派南宗即成为全真道的南宗。

金丹派南宗内丹学由于是在金丹烧炼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所以无论是在概念的使用还是具体的修炼方法上,都与金丹烧炼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在早期的内丹学中,内丹的修炼在过程上与外丹的炼制是十分相似的,如强调药物火候的分别,以身中的具体物质为药材,按照具体的卦象配合节气时间的变化作进火退火的功夫,《修仙辨惑论》中所提到的三品丹法中的中下二品,都属于这类丹法:“中品丹法以肝心脾肺肾为药材,以年月日时为火候,以抱元守一为运用:下品丹法以精血髓气液为药材,以闭咽搐摩为火候,以存想升降为运用”。金丹派南宗的丹法虽然仍延用了药物火候这些概念,但其意义已与原有的含义有了很大的不同。

金丹派南宗反对以药材为个别的器物、以火候为具体的时间的观念,《修仙辨惑论》云:“夫岂知混沌未分以前,乌有年月日时,父母未生以前,乌有精血气液。”年月日时这样具体的时间和精血气液这样有形质的器物都是后天的,而金丹的修炼则是要回复到人的本根。

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

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

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

“心”在金丹南宗的丹法理论中,玄关一窍”等概念相近,都是具有本体意义的概念。在这个意义上强调的“心”,与一般的念虑之心不同。这个本体意义上的“心”实际上更接近于陆王心学中“本体”的概念。当然在南宗的典籍中除使用“本心”一词以外,还经常用“天心”来表达这一内涵。《海琼君万法归一歌》云:“不识天心两字真,只会三光符水熟”,这里的“天心”即是本体意义上的本然之心。正是在这样的层面上,南宗提出了“此心即道”、“心外无别道”的思想。

白玉蟾在《谢张紫阳书》中如是说到:尝闻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道之大,不可得而形容,若形容此道,则空寂虚无,妙湛渊默也;心之广,不可得而比喻,若比喻此心,则清静灵明、冲和温粹也。会万化而归一道,则天下皆自化而万物皆自如也;会百为而归一心,则圣人自无为而百为自无著也。推此心而与道合,此心即道也;体此道而与心会,此道即心也。道融于心,心融于道也。心外无别道,道外无别物也。本然的心体,“清静灵明、冲和温粹”,是道的完整体现,在这个意义上,心与道是同一的。

在南宗的丹道理论中,丹实际上是指人的根源和本体,也即南宗丹法的真正归宿。本心或天心既然是具有本体的道的意义的概念,那么复原这样的本然之心,实际上也就是炼成了金丹。

白玉蟾很明确指出:“丹者,心也”。《修真十书白先生金丹火候图》中画了这样的“金丹图”:金丹图心色同朱橘形如弹丸关于心为丹的思想,白玉蟾在《谢张紫阳书》有更为详细的表述说:此道之在天下,不容以物物,不容以化化,故凡物物化化之理在天下而不在此道也,此道如如也,以此心会此道可也;此心之在圣人,不容以知知,不容以识识。

由此可见,南宗所说的金丹可以说就是本心。这里所描述的金丹实际上也指本心,本心是每一个人都圆具的,是人可以长生成仙的根据。

由于对“心”的突出强调,使得关于本然之心的状态的描述,成为南宗典籍中十分重要的一个话题。白玉蟾在《静余玄问》中有这样的说法:心常如愚,常要活泼泼,如走盘珠,故曰圆通。

这里对“心”的状态的描述,初看起来近乎矛盾。然而,在实际上,这里所说的“愚”并非指暗昧不通,而是指“心”的淡然静定、无思无虑、一念不生的状态,白玉蟾用“走盘珠”来比喻这一活泼泼的自由境界

南宗往往强调“心”的主宰作用。白玉蟾曾经说过:“此心本是通神藏,一念差时万状生”,心是一切的主宰和枢纽。

《海琼白真人语录》记载了一段白玉蟾的话,其中对心的作用作了很好的概括“是故形以心为君,心者神之舍。心宁则神灵,心荒则神狂。虚其心而正气凝,淡其心则阳和集,血气不挠,自然流通,志意无为,万缘自息,心悲则阴气凝,心喜则阳气散。念起则神奔,念住则神逸。由这材料,可以看出,意、念、神、气等实际上都受到心的宰制,心宁、心荒、心喜、心悲都会引起神、气等的变化。所以一切的修炼都必须从心入手。

南宗从陈楠开始兼传雷法,因此在白玉蟾的著述中常可以看到关于法的记载。法可以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指斋醮、祈雨等与仪式有关的法术;二是指个人以成仙为目的的修炼方法。

(987年1082年)字平叔,号紫阳。他自述云:“熙宁己酉岁(1069),因随龙图陆公(诜)入成都,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薛道光、翁葆光认为所遇真人为“青城丈人”;陆诜之孙思诚于乾道五年(1169年)所作《悟真篇记》,则谓张伯端在成都所遇真人为刘海蟾。据称:“有以金丹之术见授者,复序其所从来,得之成都异人者,岂非海蟾耶?”“因取此书读之,始悟其说,又考世之所传吕公《沁园春》及海蟾诗词,无一语不相契者,是知渊源所来,盖有自矣。”

(1078年1191年),一名式,字太源,陕西鸡足山人,尝为僧,法号紫贤,一号毗陵禅师。据《陕西通志》载,宋崇宁五年(1106年)冬,寓县,遇石泰,得授口诀真要。后来京师,弃佛入道。靖康元年(1126年)秋作《还丹复命篇》五言绝句十六首,七言绝句三十言,续添《西江月》九首,又撰《丹髓歌》三十四首,歌颂内丹法要。

(逝世于1213年),字南木,号翠虚,广东惠州博罗县人。以盘栊箍桶为业,自云:“道光禅师薛紫贤,付我归根复命篇”。又云:“嘉定壬申(1212)八月秋,翠虚道人在罗浮,还以金丹火候诀,说与琼山白玉蟾。”既自称为薛道光弟子,又是白玉蟾之师。据传能捻土为丸治病,人称“陈泥丸”。有《翠虚篇》传世,并兼行雷法

(生于1194年),是南宗的实际创立者。字如晦,号,自称神霄散史,海南道人,琼山老人,武夷散人。本姓葛,名长庚。定居福建闽消。自称幼从陈楠学丹法,嘉定五年(1212年)八月秋,再遇陈楠于罗浮山,得授金丹火候诀并五雷大法。他曾云游罗浮、武夷天台、庐山,阁皂等地,寻师访友,学道修炼,经历过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艰辛岁月。他在云游途中,先后收留元长、彭耜、陈守默、詹继瑞为徒。据称“四方学者,来如牛毛”,影响日益扩大,自此打破自张伯端至陈楠以来南宗的单传历史。旋即复归武夷止止庵传道授法,正式创立金丹派南宗。

张伯端以圆通释内丹还虚之境,白玉蟾则深究理学,融会于内丹理论之中,谓“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内外,一般风光”。纯以理学入道为其特色。在南宗活动方面,他除建庵立坛外,还取汉天师“二十四治”法,按“师家曰治,民家曰靖”传统,立“靖”为建宗传法之所。彭耜曾语其徒林伯谦曰:“白玉蟾所治碧芝靖、予今所治鹤林靖、尔今所治紫光靖,大凡奉法之士,其所以立香火之地,不可不奏请靖额也。”可见南宗初建时,其传人都曾立“靖”,以为香火之地,作内月修炼、行诸法术、传道讲授之用。

金丹派南宗作为一个独立的炼养道派的时间并不长,但影响较大。首先,它的内丹理论全真道有较大影响,使全真道的内丹理论,在吸收南宗内丹成就后更加充实和完善;其次,促进了符派的改革,将内丹修炼引入斋醮活动中,一改旧符派只行符设法的传统。新出现的神霄、清微、净明等道派,也都以“内炼成丹,外用成法”为其宗旨;第三,南宗人留下了大批内丹专著,是中国优秀文化的组成部分,对气功学医学,以及人体科学的发展有一定的贡献。

全真南宗内丹心性论中的不少内容也透显出“重玄”意蕴,折射出内丹学与重玄智慧的交融。

一是全真南宗的“辟中”论。“中”是中国哲学中的一个重要范畴,如儒家的“执中”、“中庸”、“中道”、“中正”等。与儒家归宿于“中”不同,重玄学虽然也讲“中和”、“中道”,但为了呈现出其玄妙无执的“重玄”理境,它却又“非中”、“遣中”,即在双非“二边”的基础上,连“中道”也否定了。以重玄学者成玄英、李荣《老子注》为例,成玄英注释“道冲而用之,又不盈”曰:“冲,中也。言圣人施化,为用多端,切当而言,莫先中道,故云道冲而用之,此明以中为用也。而言又不盈者,盈,满也。向一中之道,破二偏之执,二偏既除,一中还遣。今恐执教之人,住于一中,自然满盈,言不盈者,即是遣中之义。”[14]他在注释“保此道者不欲盈”时又曰:“持此动寂不殊一中道者,不欲住中而盈满也。此遣中也。”[15]李荣《老子注》则曰:“道非偏物,用必在中。……中和之道,不盈不亏,非有非无,有无既非,盈亏亦非,借彼中道之药,以破两边之病,病除药遣,偏去中忘,都无所有。”[16]成玄英、李荣重玄学有“遣中”之说,全真南宗李道纯则有“辟中”之论。李道纯为宋末元初全真南宗五祖白玉蟾门下王金蟾之弟子,也是实际上的南宗七祖[17]。其《中和集》从三教合一的角度,对“中”作了形上层面的诠释。他说:“所谓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四维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释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即是自己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此儒家之中也。道曰‘念头不起处谓之中’,此道家之中也。”[18]“中○者,‘无极而太极’也。”[19]尽管李道纯认为“中”是形上本体,是心性的超越境界,但他却又主张“辟中”。他说:“透得此中,便明中体,中字元来物莫违。全中了,把中来劈破,方是男儿。”[20]此之“辟中”,即是一种破除心性滞碍的修养方法。李道纯“辟中”思想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这在南宗心性理论中早有渊源,初祖张伯端曾云:“此道非无非有,非中亦莫求寻。二边俱遣弃中心,见了名为上品。”[21]可见,李道纯的“辟中”与张伯端的“弃中”一脉相承,而他们的“非中”理应是重玄学“遣中”思维在新的历史阶段的逻辑再现。

二是全真南宗的“粉碎虚空”论。重玄学不仅“遣中”一样,它也“遣空”。唐初重玄学者王玄览《玄珠录》曰:“身中诸有既空,其空亦空,心有天游;空有俱空,心无所系。”[22]“空见与有见,并在一心中,此心若也无,空有之见当何在?一切诸心数,其义亦如是。是故心生诸法生,心灭诸法灭,若证无心定,无生亦无灭。”[23]在王玄览看来,道者体也,空者用也,“道体虽空,不与空同”,空就如道体的手或脚虽然是身体的一部分,但却不等于身体的全部。身体整体是可以包括手脚,但是身体却不等同于手或脚。修道者不仅需要“以空破有”,而且需要超越“空见”,否则便不是真正的觉悟。与重玄学的“遣空”一样,全真南宗也认为“空观”、“了空”仍属“在途中”,即修道的中间过程,而不是终极理境。相反,只有超越“空见”才是道果圆成。由此,全真南宗提出了“粉碎虚空”(“虚空粉碎”、“打破虚空”)论。如南宗四祖陈楠曰:“夫炼丹之要,……以返本还源为真空,以打破虚空为了当。”[24]五祖白玉蟾曰:“快活快活真快活,虚空粉碎秋毫末。”[25]“人但能心中无心,念中无念,纯清绝点,谓之纯阳。当此之时,三尸消灭,六贼乞降,身外有身,犹未奇特,虚空粉碎,方露全身也。”[26]可知,“虚空粉碎”是一种无念无心、绝对自然圆盈的心灵状态和神妙境界。李道纯则从三教合一的角度诠释“粉碎虚空”,即谓:“为仙为佛与为儒,三教单传一个虚。亘古亘今超越者,悉由虚里做工夫。……抽添加减总由虚,粉碎虚空成大觉。”[27]“徜徉乎大寂灭之海,逍遥乎无何有之乡,游泳乎自得之场,至此方知造化于此何预焉。虽然,更有向上事在,……掀翻无字脚,粉碎太虚空,方为了事汉。”[28]在李氏看来,“空”固然可以给人一种虚通、玄妙的理镜,但“空见”本身即是边见,趋空不返也是执著。只有超越空见,才是“大觉”、“了事汉”,即道果的终极证成。对于“粉碎虚空”这种既能入于空又能出于空的特点,李道纯在其《太上老君说常清净经注》中多有论及,即谓:“三五混一一返虚,返虚之后虚亦无。”[29]“湛然常寂者,凝神入空寂也;寂无所寂者,融神出空寂也。”不难看出,全真南宗的“粉碎虚空”无非是让人觉悟到有空,仍然是不究竟的,只有空有皆无,不凝滞于物,才是圆满的。南宗的“粉碎虚空”对内丹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明清时期的重要内丹著作《性命圭旨》“本体虚空超出三界”对之作了推阐:“粉碎虚空,方为了当。……盖本体,本虚空也。若着虚空相,便非本体。虚空,本粉碎也。若有粉碎心,便不虚空。故不知有虚空,然后方可以言太虚天地之本体。不知有粉碎,然后方可以言太虚天地之虚空。”[30]该经对“粉碎虚空”的诠释,不仅突出了对本体“空”的超越,而且突出了对主体“心”的超越。这种“主客双遣”的思维方式,可谓深得“重玄”旨趣。

芝田白鹤栖 丹物炼药丸

遍体是纯阳 飞身入云汉

丹体赴蓬莱 宝鼎炼成金

云霞生造化 光明妙元根

道德福田本 万古永长春

丹方无需术 理常守演荣

清静无为宗 临通大洞金

暂状师得位 辉腾谒太空

金木还仙体 来往运长生

后须为光绪八年,李仙祖 名春贵(辽宁辽中县人),须成共计百代。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金丹派南宗
霍华德怪鸭
坂井和奏
南词
张修学
远方不远
控诉(汉语词语)
刘禅(三国时期蜀汉孝怀皇帝)
永乐宫
发电机组
安吉哈蒙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