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珍(清代大儒)

郑珍(1806~1864)清代官员、学者。字子尹,晚号柴翁,别号子午山孩、五尺道人、且同亭长,贵州遵义人。道光十七年举人,选荔波县训导,咸丰间告归。同治初补江苏知县,未行而卒。

学宗许郑,治经学、小学,亦工书善画,还是晚清宋诗派作家,其诗风格奇崛,时伤艰涩,与独山莫友芝并称“西南巨儒”。所著有《仪礼私笺》、《说文逸字》、《说文新附考》、《巢经巢经说》、《郑学录》等。

郑珍于清嘉庆十一年(1806年)农历三月初十生于遵义县西乡天旺里河梁庄玉磬山脚下(今鸭溪镇金钟村荷庄村民组)。先世为江西人。郑珍出生儒医之家,母亲是东乡乐安里三甲沙滩黎安理的三女。郑珍5岁时便由爷爷郑仲桥启蒙识字,后随父郑文清课读,11岁入私塾,12岁就读于遵义湘川书院,攻研四书、五经,涉猎诸子百家,性静持重,极嗜读书。母见其异,舍薄田,在郑珍14岁时举家迁东乡乐安里的尧湾(今禹门乡沙滩),与外祖父黎安理家就近而居,并拜舅父黎恂为师。

舅父黎恂,曾任浙江桐乡县令,藏书甚丰。郑珍常走读于舅父家,每次舅父都满满地装一箱书给他。郑珍从早到晚肘不离案,衣不解带,一天要读若干万言,后又专心致志地攻读宋朝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朱熹的著作,仔细研究程朱理学。

如此数年,学业上有了十分显著的长进,著有《仪礼私笺》、《说文逸字》、《说文新附考》、《巢经巢集》等。他与莫友芝共同编纂的《遵义府志》被梁启超誉为“天下第一府志”,舅父见其过目成诵,聪慧过人,遂将长女许嫁于他。

道光五年(1825年),侍郎程恩泽督办贵州学政,择优选拔他为贡生。程恩泽系汉学家,为当时宋诗运动领袖,指导他说:“为学不先识字,何以读三代两汉之书。”勉励以以黔北先哲尹道真为楷模,赐字子尹,并指导郑珍读许(慎)郑(玄)之书,习宋代诗艺。

于是,他进一步钻研文字的形、声、义的源流和先秦各种制度。当时的学者们都十分注重考据,他继承了这种传统,实事求是地做学问,既不随便标新立异,也不轻易附和苟同。两年后返遵,拜遵义府学教授莫与俦为师,继续攻读汉学与宋学,并因此与其子莫友芝相识,共同探讨经文、切磋诗艺,结为莫逆之交。

道光八年(1828年)考取秀才。道光十七年(1837年)应聘为遵义启秀书院讲习,同年秋中举,与莫友芝联袂进京会试。候榜期间,留意搜购古籍秘本,闭门研读,竟落榜回遵。次年,受知府平翰聘,与莫友芝合纂《遵义府志》,历时3年,成书48卷、80余万字。其后,三次进京会试,均未中试,依例选为大挑二等,以教职补用。

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任古州(今榕江县)厅学训导、荔波县学教谕,继任镇远府学代理训导和荔波县学训导。每届任期虽不足一年,仍努力培训人才。

回遵后,先后主启秀、湘川书院讲席,培育郑知同黎庶昌莫庭芝等一批俊彦。咸丰五年(1855年),有叛苗侵犯荔波,珍率兵守城。同治二年(1863年)大学士祁隽藻荐于朝,特旨以知县分发江苏补用,郑珍辞谢不就。同治三年(1864年)九月十七日,因咽喉溃穿而卒,葬于遵义禹门子午山。

郑珍以经学驰名,李慈铭《越缦堂日记》云:“子尹《经说》虽只一卷,而精密贯串,尤多杰见。”莫友芝称:子尹“平生著述,经训第一,文笔第二,诗歌第三。而惟诗为易见才,将恐他日流传,转压两端耳。”。张裕钊在《国朝三家诗钞》中,将郑珍和施闰章姚鼐并列为清代三代诗人。

当代国学大师钱仲联《论近代诗四十家》中写道:“清诗三百年,王气在夜郎,经训一畲,破此南天荒。”意在称誉郑珍诗才和经学。郑珍和夜郎确有情结。首者,郑珍与是县著名诗人赵旭深交。郑延赵为《遵义府志》之“采访”。尔后,清咸丰庚申(1860)古二月二十七日,郑为避兵祸,举家迁到桐梓魁岩站杨家河畔,租刘氏宅居住,与赵旭家毗邻四月之久。其间,郑、赵及刘希向(字照书,疑为宅主)临水登山,访胜吊古,唱和遗响。郑著《巢经巢》中载咏及桐梓达40馀首。他在经学和文字学方面的主要著作有《巢经巢经说》一卷、《仪礼私笺》八卷、《轮舆私笺》二卷,《凫氏为钟图说》一卷、《亲属记》一卷、《说文逸字》二卷、《附录》一卷、《说文新附考》六卷、《汉简笺正》八卷、以及《深衣考》、《老子注》、《辑论语三十七家注》、《说文大旨》、《说文谐音》、《转注考》、《释名证读》、《说隶》、等等。

郑珍与莫友芝一起撰修的《遵义府志》,博采汉唐以来的图书地志和荒经野史,披榛剔陋,矜严体例,用了三年多时间,勒成四十八卷刊行。这是我国及贵州历史上编得较好的一部地方志,时人评论该书可与《水经注》、《华阳国志》相匹配。梁启超称《遵义府志》为“天下府志第一”。此外,他在史学方面的著作还有《郑学录》、《荔波县志稿》和《世系一线图》。

郑珍在文学方面的成就,主要表现在他那具有浓厚生活气息的诗作上。他家境贫寒,曾参加过砍柴、烧火、纺织、耕锄等劳作,对于民间疾苦、官吏贪酷,均有比较深切的体会。他的诗如《捕豺行》、《六月二十晨雨大降》、《者海铅厂三首》、《酒店垭即事》、《经死哀》等便真实地反映了这些内容。“井井泉干争觅水,田田豆落懒收箕。六旬不雨浑闲事,里长催书德政碑”(《酒店垭即事》),封建官吏的腐败,历历在目;“虎卒未去虎隶来,催纳捐欠声如雷。雷声不住哭声起,走报其翁已经死。长官切齿目怒,吾不要命只要银。若图作鬼即宽减,恐此一县无生人!但呼捉子来,且与杖一百;陷父不义罪何极,欲解父悬速足陌。呜呼北城卖屋虫出户,西城又报缢三五!”(《经死哀》)残酷的封建剥削和压迫,使人触目惊心,愤恨不已。另外,他的诗还生动地描绘了山川秀色、田园美景,反映了人生哲理和生活的情趣。如《闲眺》:“雨过桑麻长,晴光满绿田。人行蚕豆外,蝶度菜花前。台笠家家饷,比邻处处烟。欢声同好语,针水晒秧天。

郑珍诗宗奉杜甫韩愈孟郊黄庭坚,而能“历前人所未历之境。状人所难状之状,学杜、韩而非摹仿杜、韩”(陈衍近代诗钞》)。他的诗歌内容广泛,社会现实、生活杂事、个人抒情、刻画风景、咏物咏古、题咏金石、谈论艺术等,无不涉及,而艺术风格,则有奇奥和平易两种。其奇奥之作,如陈衍所谓“效昌黎《南山》而变化之”的《正月陪黎雪楼舅游碧霄洞作》,以及《五盖山砚石歌》、《留别程春海侍郎》、《瘿木诗》、《腊月廿二日遣子俞季弟之綦江吹角坝取汉卢丰碑石歌以送之》、《安贵荣铁钟行》等。这一类诗,陈衍认为其特点是“语必惊人,字忌习见”,为道光以来“生涩奥衍”一派之冠。而其实在郑诗中并不占多数,也不代表其特色和成就。

郑珍的诗,为后来“同光体”作者所宗尚,陈衍《石遗室诗话》说:“近日沈乙庵(曾植)、陈散原(三立),实其流派。”梁启超《巢经巢诗钞跋》说:“范伯子(当世)、陈散原皆其传衣”。所以“同光体”派的胡先推崇他为清代诗人第一(《读郑珍巢经巢诗钞》)。

梁启超则认为:“时流咸称子尹诗为能自辟门户,有清作者举莫及。以余观之,吾乡黎二樵(简)之俦匹耳。立格选辞,有独到处,惜意境狭。”《巢经巢诗钞跋》郑珍也擅长古文,翁同书为其文集作序,说它“古涩奥衍,大率如先秦以上诸子、汲冢坠简、两汉碑版文字及马第伯《封禅记》之属”,抒情之作,则“又悱恻沈挚似震川(归有光)”。黎庶昌选其佳篇入《续古文辞类纂》,说明他在后期桐城派古文家心目中的地位。

郑珍亦工书画,楷书学颜、欧,参以二王笔意;行草出《争座位帖》,篆书效李斯李阳冰;隶书习汉碑,亦师邓石如;山水画宗董其昌,苍朴萧散,均有独创风格。

【桐冈】

明月上冈头,绿坠一湖影。来往不逢人,露下衣裳冷。

【晚望】

向晚古原上,悠然太古春。碧云收去鸟,翠稻出行人。

水色秋前静,山容雨后新。独怜溪左右,十室九家贫。

邯郸

尽说邯郸歌舞场,客车停处草遮墙。少年老去才人嫁,独对春城看夕阳。

【处沾益宣威东川

出衙更似居衙苦,愁事堪当异事征。逢树便停村便宿,与牛同寝豕同兴。

昨宵蚤会今宵蚤,前路蝇迎后路蝇。任诩东坡渡东海,东川若到看公能。

【二月十七度娄山关

山势西来万马奔,大楼一勒九旗屯。天随路入藤萝峡,人共云争虎豹门。

旧日刘兵此飞过,六年黔国任翻倾。黄心无复将军树,空逐流移泫石根

白水瀑布

断岩千尺无去处,银河欲转天上去。水仙大笑且莫莫,恰好借渠写吾乐。

九龙浴佛雪照天,五剑挂壁霜冰山。美人乳花玉胸滑,神女佩带珠囊翻。

文章之妙避直露,自半以下成霏烟。银红坠影饮壑,天马无声下神渊。

沫尘破散汤沸鼎,潭日荡漾金熔盘。白水瀑布信奇绝,占断中黔山水窟。

世无苏李两谪仙,江月海风谁解说。春风吹上观瀑亭,高深谷恍曾经。

手挹清泠洗凡耳,所不同心如白水。

【云门】

牢江驱白云,流入苍龙门。门高一千仞,拄天气何尊。荡荡百步中,水石互吐吞。

阿房广乐作,巨洪牛奔。余波喷青壁,震怒不可驯。眉水若处女,春风吹绿裙。

迎门却挽去,碧入千花村。我行始两日,异境壮旅魂。抉悬自何年,信有真宰存。

夕阳一反射,倒树明苍根。老蝠抱石花,红晖双车轮。仰叹山水奇,俯蹑造化跟。

想见混成日,待与见者论。

《清史稿列传二百六十九儒林三》

郑珍,字子尹,遵义人。道光五年拔贡生。十七年举人,以大挑二等选荔波县训导。咸丰五年,叛苗犯荔波,知县蒋嘉谷病,珍率兵拒战,卒完其城。苗退,告归。同治二年,大学士祁俊藻

於朝,特旨以知县分发江苏补用,卒不出。三年,卒,年五十九。

珍初受知於歙县程恩泽,乃益进求诸声音文字之原,与古宫室冠服之制。方是时,海内之士。崇尚考据,珍师承其说,实事求是,不立异,不苟同。复从莫与俦游,益得与闻国朝六七钜儒宗旨。於经最深《三礼》,谓:"小学有三:曰形,曰声,曰义。形则三代文体之正,具在《说文》。若《历代钟鼎款识》及《汗简》、《古文四声韵》所收奇字,既不尽可识,亦多伪造,不合六书,不可以为常也。声则昆山顾氏《音学五书》, 推证古音,信而有徵,昭若发蒙,诚百世不祧之祖。义则凡字书、韵书、训诂之书,浩如烟海,而欲通经训,莫详於段玉裁《说文注》,邵晋涵、郝懿行《尔雅疏》及王念孙《广雅疏证》。贯串博衍,超越前古,是皆小学全体大用。"

其读《礼经》,恒苦乾、嘉以还积渐生弊,号宗高密,又多出新义,未见有胜,说愈繁而事愈芜。故言《三礼》,墨守司农,不敢苟有出入。至於诸经,率依古注为多。 又以馀力旁通子史,类能提要钩玄。《仪礼》十七篇皆有发明,半未脱稿,所成《仪礼私 笺》,仅有《士昏》、《公食》、《大夫丧服》、《士丧》四篇,凡八卷;而《丧服》一篇,反覆寻绎,用 力尤深。又以《周礼考工记》轮舆,郑《注》精微,自贾《疏》以来,不得正解,说者日益支蔓, 成《轮舆私笺》三卷。尤长《说文》之学,所著《说文逸字》二卷、《附录》一卷,《说文新附考》六卷,皆见称於时。他著有《凫氏图说》、《深衣考》、《汗简笺正》、《说隶》等书。又有《巢经巢经说》、《诗钞》、《文钞》,《明鹿忠节公无欲斋诗注》。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郑珍(清代大儒)
电焊
混晶
台风海神(2002年台风)
心像汉化组
双星赶月
最高打印能力
卵果蔷薇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技嘉GV-N465UD
潘国栋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