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振铎(已故相声演员)

赵振铎(1936年7月13日-1996年)出生于北京,是著名相声演员,1946年拜王长友为师。拜师后即随师父先后到天津、济南、张家口等地献艺。1996年逝世,享年60岁。

拜师后即随老师先后到天津、济南、张家口等地献艺。他边学边演,由于他天资聪慧、勤奋好学,所以在短短的五年多时间内,就学会了:《八扇屏》、《地理图》、《学四省》、《十八愁》、《吃元宵》、《歪讲三字经》、《八不咧》、《大保镖》、《大相面》、《夸住宅》、《汾河湾》、《卖布头》、《杂学唱》、《开粥厂》、《戏迷药方》、《扒马褂》等传统相声70余段。他们这对师徒搭档走到哪里都受到内外行的赞誉。

赵振铎,1946年拜著名相声演员王长友先生为师。拜师后即随师父先后到天津、济南、张家口等地献艺。他边学边演,由于他天资聪慧、勤奋好学,所以在短短的五年多时间内,就学会了:《八扇屏》、《地理图》、《学四省》、《十八愁》、《吃元宵》、《歪讲三字经》、《八不咧》、《大保镖》、《大相面》、《夸住宅》、《汾河湾》、《卖布头》、《杂学唱》、《开粥厂》、《戏迷药方》、《扒马褂》等传统相声70余段。他们这对师徒搭档走到哪里都受到内外行的赞誉。他在天津演出时,广大观众称他“小寿臣”。当时他只有13岁。因他功底深厚、活路子宽,说、学、逗、唱样样精通,因此在1956年和1962年两次挖掘传统节目时发挥了重大作用。

1951年由外地回京,即参加了抗美援朝回国后方宣传队,到湖北等地进行宣传演出。返京后与老师王长友一起加入北京相声改进小组,继续学习和演出。他在解放后说新唱新,为宣传新社会、新事物,发挥曲艺尖兵的作用排演了大量具有现实意义的节目,计有《牵牛记》、《贾博士》、《美的研究》、《新八扇屏》、《新药方》、《一等于几?》、《妙语惊人》、《大喜事》、《高人一头的人》、《草木皆兵》、《滥竽充数》、《新兵》、《毛主席的好战士雷锋》等一百余段。

1954年开始与赵世忠合作,二人珠联璧合,成为相声界屈指可数的一对黄金好搭档,被誉为“相声二赵”,曾受到老舍先生的称赞。1958年参加了电影《一日千里》的拍摄。

由于他政治上要求进步、艺术上不断追求和提高,195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60年被选为文教群英会代表,光荣的出席了全国文教群英会;60年3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六十年代他成为北京文艺界青年演员中有成就的代表人特。

196年8月起他和赵世忠同志曾多次进中南海,为毛主席及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几十段新相声、传统相声及化装相声《看电影》和《坐电车》等节目,并多次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

赵振铎同志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在创作方面肯于钻研。他和赵世忠在深入部队生活的过程中,曾创作《当兵一日》。他们还共同创作了《为谁服务?》,内容歌颂了新社会讽刺了旧社会不同的消防人员和不同的服务对象,塑造了“火来财”这个反面典型形象,演出后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赵振铎同志在近五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勇于实践,不断进取。他基本功扎实、吐字清楚、台风朴实、表演自然、语言生动,从不哗众取宠。他在为继承发展相声艺术和培养接班人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如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的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就是他的入室弟子、得意门生。他的徒弟还有沈阳曲艺团的贾承搏和洛阳的相声演员肖巍,中国铁路文工团的陈惠增、银川曲艺团的王狂。他们都是当地或本单位的艺术骨干。
  赵振铎同志在十年浩劫中曾多次遭受迫害,但革命意志坚定。粉碎“四人帮”后,他重返舞台,继续发挥他的艺术才能。

1979年他与赵世忠同志参加了电影艺术片《笑》的拍摄,演出了《指妈为马》,深受观众的好评。使他们进入了全国深受欢迎的十对笑星行列。同年,他们二人合演的《媳妇往那儿娶?》曾获得国庆三十周年献礼节日一等奖。

1980年他们合作节目《我的爸爸》又获1980年专业剧团新作品表演奖和北京市1981年文化艺术节调表演奖,并获得1981年全国曲艺调演优秀表演奖。

1987年12月他率团赴新加坡演出,其精湛的技艺、独具魅力的表演风格轰动了狮城,为祖国的相声艺术赢得了盛誉。

1994年8月且慢赵世忠、梁厚民三同志,应台湾汉霖说唱艺术团之邀,赴台湾进行演出和讲学,深受台湾同胞的欢迎。

赵振铎同志自1960年参加北京曲艺团以后历任各级领导职务,曾先后担任曲艺队付队长、队长,曲艺团团长。他还是北京市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曲协会员、相声艺术委员会主任。

1996年因病去世。

没留下一件值钱东西

除了艺术上的成就,赵振铎的人品也有口皆碑。赵振铎临终前,徒弟李金斗请来公证处的同志为师父做财产公证。工作人员问:“有金银首饰吗?”师父摇头。“有名人字画吗?”师父摇头。“有存款吗?”师娘拿出一个存折,里面有师父在台湾挣的一万元,还有过去多年积累下来的两万元,这就是师父全部的家底。负责公证的两位同志,望着师父满屋旧家具没有任何值钱东西的家,流下了眼泪。她们说,真没想到这么有名的艺术家,还是一位领导干部,竟然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文献记录

著名作家刘一达记录了赵振铎病逝前的那段往事:

“北京曲艺团应邀赴台演出,走前振铎感觉胃部疼痛难忍,到医院一查,是可怕的癌症。金斗得知后,跟师娘合计先不告诉师父,尽一切努力给他治病。

赵振铎以惊人的毅力挺过了7个多小时的手术,身体在逐渐恢复,但是去台湾演出了一个月,病情又严重了。这期间,金斗一直不离师父的左右,把许多出场的机会都推掉了,四处托朋友、找关系给师父试偏方。为了照顾病中的师父,那段时间,金斗掉了十几斤肉。师父“走”的时候,他悲痛欲绝。 ”

赵振铎的基本功扎实、吐字清楚、台风朴实、表演自然、语言生动, 从不哗众取宠。主要作品有:《八扇屏》、《汾河湾》、《山东话》、《扒马褂》、《坐电车》、《指妈为马》、《媳妇往哪儿娶》、《我的爸爸》、《兄妹对诗》等。其中《媳妇往哪儿娶》获国庆三十周年献礼节目一等奖。《我的爸爸》获1980年专业剧团新作表演奖和北京市文化艺术调演表演奖,全国曲艺调演优秀表演奖,“二赵”最经典的段子无疑是《八扇屏》,《八扇屏》属于传统段子文哏类型,“二赵”版《八扇屏》中有个包袱:甲说到北海游玩,看河水清亮,一高兴就“洗了个枣”,乙认为“洗澡”不好,担心甲被淹死,后来才弄明白是“洗枣”而非“洗澡”。时至今日,这个包袱仍被广泛使用。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赵振铎(已故相声演员)
陈毅广场
马上长矛比武
集群经济
思州土司
石门沟村(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碾张乡下辖村)
终南捷径
鄱阳湖银鱼
魁北克城
OSB板
高山冬青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