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昌

赫连昌(?-434年),一名赫连折,字还国,匈奴铁弗部人,大夏武烈帝赫连勃勃第三子 ,十六国时期大夏国第二任皇帝。

赫连勃勃在位时被封太原公。425年(真兴七年),赫连勃勃去世,赫连昌继位,改元承光。426年(承光二年),北魏大举攻夏,攻克长安。427年(承光三年),占领大夏都城统万(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赫连昌逃往上(今甘肃天水)。428年(承光四年),北魏攻上,会战中赫连昌因马失前蹄坠地而被生擒。434年(延和三年),赫连昌叛魏西逃,途中被抓获斩杀。

公元424年(真兴六年)十二月,赫连勃勃准备废黜太子赫连而改立幼子酒泉公赫连伦。赫连听到这个消息,立即率兵七万人北上进攻赫连伦。赫连伦率兵三万人迎击,双方在高平(一作平城 )大战。赫连伦兵败被杀。赫连昌率骑兵一万人袭击赫连的大军,斩杀赫连,收服了他的部众八万五千人,回到都城统万。赫连勃勃非常高兴,于是立赫连昌为太子。

公元425年(真兴七年)八月,赫连勃勃去世,太子赫连昌继位,下令大赦境内,改年号为承光

公元426年(承光二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听闻赫连勃勃去世,他的几个儿子在互相争战,关中大乱的情况后,于是决定向西出兵讨伐。就以轻骑一万八千渡过黄河袭击赫连昌。时值冬至季节,赫连昌正在大宴群臣,魏军突然杀到,上下顿时惊恐不安。太武帝的部队到达黑水,离城三十余里,赫连昌才仓促出战。太武帝驰马向前攻击他们,赫连昌退却逃入城中,未来得及关闭城门,北魏士兵乘胜进入他的西宫,焚烧西门。魏军夜晚住宿在城的北部。次日,分兵四面出击,掠抢该城居民,杀死或活捉数万人,牲口牛马达十几万,迁徙一万多家居民而归。

后来赫连昌派遣弟弟赫连定在长安与北魏司空奚斤相对峙,太武帝乘其空虚又西出征伐,渡过君子津,率三万轻骑,加速兼程而进。群臣都劝谏道:“统万城很坚固,不是十天半月就能攻克下来的,而今我们轻军讨伐他们,进军克敌不下,退兵又无保证,不如等步兵和攻城的器具一齐前行而去。”太武帝说:“用兵的计策,攻城是下策,不得已才用这一方法。如果攻城的器具同时带上前往,贼军就必定会恐惧而严防死守,如果攻城不能按时攻克,那么我们会粮食用尽兵力疲劳,野外又抢夺不到东西,所以这不是上策。朕用轻骑到他的城下,而他先听说有步兵现在只见骑兵到了,就必然心中不当回事,朕且用羸弱之师去诱敌出战,如果能够与我对战一场,朕必可活捉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士兵们离开家乡二千里路,又遇有黄河之险,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因此决战我方有利,攻城我方就不利。”于是往前进军。驻扎在黑水,把兵分置在深谷中埋伏起来,而只用少数兵力开到城下。

公元427年(承光三年)六月,赫连昌的部将狄子玉投降北魏,告诉太武帝说:“赫连昌让人追他的弟弟赫连定,赫连定说:‘城墙这么坚固高峻,不可以攻取拔下,等活捉了奚斤等人,然后慢慢前往,内外夹击,哪有达不到目的呢?’赫连昌认为不无道理。”太武帝不高兴,把军队退驻到城的北面,向赫连昌表示自己的虚弱。派遣永昌王拓跋健娥清等分别率五千骑兵,向西劫掠居民。遇上有军士负罪,逃入赫连昌的城内,说我军粮食用尽,士卒食用的是野菜,辎重还在后面,步兵大军未到,攻打我军正是便利时机。赫连昌相信他的话,带领士兵出城,共有步兵骑兵三万人。北魏司徒长孙翰等人说:“赫连昌的步兵战阵难以打破,应避其锋芒,暂且等待我们的步兵赶到,再一齐发起猛烈的攻击。”太武帝说:“不对。我们远道前来找贼军打仗,怕的就是他们收缩不出,现在避开他们而不攻击,就振奋了他们削弱了我们,不是办法。”于是收集军队假装败北,引导敌军追赶从而使之疲惫。赫连昌以为魏军败退,便呐喊着向前追杀,把兵阵分散成翼形的状况。行至五六里,太武帝率兵猛冲,但夏军的阵形不动,逐渐重新前行。遇上大风刮起,方术宦官赵倪奉劝太武帝重新改在后天再战,崔浩呵叱了他。太武帝就把骑兵分成左右两部以成掎角之势。太武帝从马上坠落,夏兵已经逼近,太武帝翻身上马,飞腾冲杀,杀掉大夏尚书斛黎,又杀大夏骑兵十余人,流箭射中了他的手掌,仍然奋勇击杀不止。赫连昌军队大为溃败,来不及进城,就奔逃到(今甘肃天水),于是魏军攻下大夏都城统万(今内蒙古乌审旗南白城子)。

公元428年(承光四年),北魏平北将军尉眷,围攻赫连昌所在的上,赫连昌退到平凉据守。北魏大将奚斤率领军队抵达安定,与娥清、丘堆率领的大军会师。奚斤军中的战马染上温疫,大批死亡,士卒又缺乏粮饷,所以只好深挖沟堑,营造堡垒固守。奚斤派遣丘堆率军队到乡村征粮逼租,北魏士卒残暴无端,大肆抢掠,对夏军未加防备,赫连昌乘机进攻,丘堆军大败,只带着几百名骑兵逃回安定。赫连昌乘胜追击,每天到城下抢掠,魏军得不到粮秣,将领们深感忧虑。

监军侍御史安颉说道:“我们接受朝廷的诏命是要消灭敌寇,而如今我们却被敌人包围,困守孤城,即令不被敌人杀戮,也要受到军法的惩罚,无论是进、是退都没有生路。而各位王公还安稳地坐在那里,就没有克敌制胜的计谋吗?”奚斤说:“现在我们的军士没有马匹,用步兵来进攻骑兵,断然没有取胜的可能。只有等朝廷派救兵和战马赶来救援,内外夹击敌人。”安颉说:“现在强敌在城外示威,我们城内的士卒精疲力尽,粮食又已经吃完,如果不立刻与敌人决战,我们早晚之间就会全军覆没,救兵怎么能够等到呢?同样是去死,决一死战不也是可以的吗?”

奚斤又以战马太少为理由,推辞不肯决战。安颉说:“现在我们把各个将领的坐骑集中起来,可以凑到二百匹,我请求招募敢死的士卒,冲出城去打击敌人,即使不能击破敌人,也可以打击他们的锐气。况且,赫连昌急躁无谋,却轻率好斗,常常亲自出阵挑战,军中的士卒都认识他的模样。如果设伏兵突然袭击他,一定能生擒赫连昌。”奚斤仍然面有难色。安颉于是与尉眷暗中谋划,挑选精骑等待时机。不久,赫连昌果然又来攻城,安颉出城应战。赫连昌亲自出阵与安颉交锋,北魏的士卒都认出他的面貌,争相围攻赫连昌。正值狂风突起,尘沙飞扬遮天蔽日,白天如同黑夜一样昏暗,赫连昌抵挡不住,打马逃走,安颉在后紧追,赫连昌的坐骑突然栽倒,赫连昌坠马倒地,于是被安颉生擒。

公元428年(承光四年)三月十三日,赫连昌被押解到平城,太武帝在西宫为赫连昌安排客舍,房间里的日常用具都跟皇帝使用的一样,又把自己的妹妹始平公主嫁给他,给他常忠将军头衔,并封为会稽公。

太武帝常常让赫连昌侍从在自己身边,两人单独打猎,两马相并追逐麋鹿,深入高山危谷。赫连昌一向享有勇猛的威名,太武帝手下的将领们都认为太武帝不可这样做。太武帝却说:“天命自有定数,有什么可畏惧的呢!”所以对赫连昌仍然亲近,跟当初一样。

公元430年(三年)三月十六日,太武帝进封赫连昌为秦王

公元434年(延和三年)闰三月十一日,赫连昌背叛北魏,向西逃走。闰三月十三日,北魏河西边哨将领抓住并杀了他。核实赫连昌谋反的事实后,太武帝下令将他所有的兄弟全部诛杀。

十六国春秋》:“身长八尺,魁岸美姿貌。”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

《魏书卷四上帝纪第四》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一》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二》

《十六国春秋卷十六夏录》

晋书卷一百三十载记第三十》

北史卷九十三列传第八十一》

大夏武烈帝赫连勃勃

哥哥

赫连

阳平公赫连延

弟弟

酒泉公赫连伦

大夏帝赫连定

河南公赫连满

中山公赫连安

上谷公赫连社干

广阳公赫连度洛孤

丹杨公赫连乌视拔

武陵公赫连秃骨

赫连助兴

赫连谓

始平公主,太武帝拓跋焘的妹妹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赫连昌
袁伟豪
论定
布里亚特蒙古族
江湖告急
河南省偃师高级中学
伏腊
庐江县
中国航海学会奖学金
煲仔饭
雅马哈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