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金关

胜金关位于中宁北山南麓,卫宁平原中部的丘陵地带。北面山峦起伏,沙丘纵横。南在是滔滔的黄河水,像一条白色的玉带婉蜒东下。包兰铁路穿行在山河之间,关城下面有一座隧道,洞口陡峭的石壁上镌刻着“胜金关”三个道劲、端正的大字。这里山河阻隔,路通一线,自古是兵家扼守的雄关要隘,也是著名的古战场。

胜金关,位于宁夏中卫县东30公里。胜金关系贺兰山的余脉,是贺兰山南端的主要道口,是明代长城宁夏镇的重要关隘,与打口三关口和镇远关合称为宁夏“城防四隘”。胜金关位于中宁北山南麓,卫宁平原中部的丘陵地带。北面山峦起伏,沙丘纵横。南在是滔滔的黄河水,像一条白色的玉带婉蜒东下。

胜金关城堡在中卫市区东约25公里与中宁县分界处,属镇罗镇。城堡为中卫东部屏障,约60米见方,城墙残高l一4米不等。

《嘉靖宁夏新志》云:“在城东六十里。弘治六年(1493年)参将韩玉筑,谓其过于金徙潼关。”《中卫县志》日:“黑山之南支,如怒犀奔饮于河,即胜金关也。石峰横峙,隔河与南岸泉眼山相对,拱抱县城为一关键云。”古诗云:“银川到此启管键,襟山带水不可越。”是宁夏西路要隘。明代修筑,清代置分守参将率兵防守,并设公馆。至清同治四年(1865)提督梁生岳全军覆没于此而废。

包兰铁路穿行在山河之间,关城下面有一座隧道,洞口陡峭的石壁上镌刻着“胜金关”三个道劲、端正的大字。这里山河阻隔,路通一线,自古是兵家扼守的雄关要隘,也是著名的古战场。

胜金关是长城重镇中卫城的咽喉,如果攻下胜金关,便可长驱中卫,再无险可守。今宁夏银川中卫的国家干线公路及包兰铁路,皆由胜金关穿行而过。

明代参将韩玉建胜金关是为了防御北方游骑的人侵。因其地傍山临河,形势险要,夸张地比喻该地胜过金徙渲关而得名。后世的许多战事出在这道关上,验证了这道雄关的军事地位。

公元1226年,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率领着浩浩荡荡的蒙古铁骑,经此关隘,南沙黄河九渡。成吉斯汗死后蒙古军秘不发丧,又北上攻下兴庆府灭了西夏。元代在胜金关以西设应理州;明清两代均以重兵扼守。

弘治元年(1488)始建该关,万历四十一年(1613)重修,毁于清同治五年。胜金关是长城重镇中卫城的咽喉,如果攻下胜金关,便可长驱中卫,再无险可守。胜金关堡在中卫市市区东25公里与中宁县的分界处,属镇罗镇。城堡为中卫东部屏障,约60米见方,城墙残高l一 4米不等。 《嘉靖宁夏新志》云:“在城东六十里。弘治六年(1493年)参将韩玉筑,谓其过于金徙潼关。”

明朝弘治六年(1493年),西路中卫参将韩玉在关西修筑城池。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重修。关城依山傍水,雄踞在腾格里沙漠东南沿。路通一线,扼银川至中卫的咽喉之地,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清朝乾隆年间修订的《中卫县志》中,有周守域的《胜金关怀古》诗一首,描写了这座雄关的地理位置和险要形势:“云茫茫,峰兀兀,雄关崛起势单车,北有沙漠之纵横,南有长河之滂渤,银川至此启管键,襟山带河不可越。……”

《中卫县志》日:“黑山之南支,如怒犀奔饮于河,即胜金关也。石峰横峙,隔河与南岸泉眼山相对,拱抱县城为一关键云。”古诗云:“银川到此启管键,襟山带水不可越。”是宁夏西路要隘。明代修筑,清代置分守参将率兵防守,并设公馆。至清同治四年(1865)提督梁生岳全军覆没于此而废。

胜金关是北方蒙古游骑人侵宁夏的四条主要道路之一

明朝当局与蒙古族的矛盾比较突出。弘治年间,西路中卫参将韩玉修筑胜金关,正是用来防御贺兰山西部蒙古骑兵的人侵。弘治以前,蒙古部族骑兵时常窥伺南侵,人塞劫掠,少则出动五六千,多则一二万。至嘉靖年间,一次竟出动十几万人。就胜金关一带地形而言,由青铜峡大坝至中卫城以北的卫宁北山,沟宽岭秃,高不过百米左右,对人侵的蒙古骑兵阻碍不大。特别是自镇关墩至胜金关近50公里,蒙古游骑不时出没袭扰,甚至抢掠中卫城郊。那时,百姓耕牧必须成群结伙,手持兵器,这对人民的经济和生活造成很大的危害。成化年间修筑了一条由甘肃靖远,经中卫、中宁,北上接贺兰山边墙,长约240公里,用以对付蒙古游骑的威胁。现在,胜金关一带的长城就是明代边墙的遗迹。除了边墙、堡寨之外,在各口隘要点矗立的烽火台,是当年遇有敌情,白天举烟,夜间点火,在千里边防线上,依次传递,迅速报警的设施。中卫是宁夏西路的军事重镇,胜金关周围的堡寨、关隘则是西路驻军的重要据点。据《嘉靖宁夏新志》载,明代西路中卫驻参将,辖步骑兵多达7641名。

胜金关是清代平定新疆、青海的军运枢纽

清初平定青海罗布丹津和天山北路厄鲁特部之乱;乾隆年间平定准格尔等反清武装集团。在历次战役中,胜金关均为清军重要的进军路线和军械粮草的运输线。

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十一月,皇太子民镇(即后来的雍正皇帝),曾亲率大军由北京出发,分三路进兵青海。翌年农历二月十九,大军到达今中宁县枣园堡,随后由胜金关经中卫县至甘肃的永登,开赴安西。

同治年间,西北地区燃起了回民反清斗争的熊熊烈火。胜金关、石空堡一带是清军和回军反复争夺之地。回军曾奇袭胜金关,数次攻占这座关城。据民国《朔方道志》载:“胜金关为县北雄关,然其地三面受敌,一面临河,无险可待,似属绝地。”

同治四年(1865年)正月,金积堡回军分路进袭石空寺、胜金关等处。战阵上斩杀了清军守备鲁刚泰。清军曹克忠部闻讯后决定弃中卫不援,乘回军不备,突袭罗山。接着退兵宁安堡(今中宁县城),威胁石空、胜金关等处回军的侧翼。

同年秋,回军击破胜金关,全歼守军后,主力进驻关西的雷家沙窝,准备相机攻占中卫城。雷家沙窝距中卫县城只有22公里,中卫县城东关已被国军先头部队夺取并放火烧毁。可惜的是回军不明虚实,中了清军统领的“空城计”,放弃中卫东关,自行撤退。

同治五年(1866年)闰五月,陕西回军首领白彦虎所属的马正和、俞彦禄、毕得材等部,以轻骑兵日夜兼程奔袭定运营(今阿拉善左旗巴音浩特)。蒙古阿拉善王根据当地沙漠大、水源少的地理特点,以重兵扼守沿途水道,并堵塞沿途水井。回军大队人马苦于无水,困在茫茫的沙漠之中。因干渴不得已扭沙漠中艰难撤出。这支沿贺兰山西麓南下绕出沙漠的回军,乘清军不备,突袭胜金关,全歼守军。清军守将提督梁生岳仅以身免,只身一人狼狈逃回广武。胜金关清军尸骸累累,两年之后才由清军统领黄鼎掩埋。

仅一河之隔的清军提督曹克忠收容胜金关的败兵,由四百户(恩和堡)退至宁安堡。继而退人茶盐厅(今海原县城),旋又退甘肃靖远。

这次战役后,清军闻凤丧胆。战报传到京城,清朝皇帝十分震恐,命令曹克忠整编收容数营残兵败将,立即进驻胜金关,卡住通往甘肃、青海之路的咽喉要隘。随后又调川军黄鼎部到中卫增援。

中卫最东边有座形似犀牛扑水的高大山头,锁守着中卫的东大门,古时曾是扼守广武、青铜峡一带的重要屏障,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胜金关”。

相传很早以前,这里都是河滩地,并无山头,只是在离此不远处盘踞着条金龙,而黄河南岸居住着条青龙。二龙各据方,起初还能相安无事,互不侵扰,后来金龙却产生了独霸这一带的念头.于是二龙便经常相斗。适逢有一年黄河发了大水,淹没了南岸,金龙乘势过河赶走了青龙,自此兴风作浪,不断祸害黎民百姓。朝廷接到急报,便派出了高僧、道士前来会同边关守将及当地百姓,要一同凿石斩龙,诵经镇蛟。无奈金龙已经得势,众人白天将山挖断,晚上又自动合上。人们无计可施,只好祷告上苍垂怜,拯救生灵。人们的虔诚祈拜感动了太白金星,他化作一道士来到人间,教人们边挖山边用陈年老醋和翁霉拉断山腰龙体,果见金龙血水喷涌,山体再也无法合在起。自此便在黄河两岸出现了两座高耸对峙的山头,成为西北边陲的重要屏障。因在此处战胜金龙,人们倒凹匕边的山头称作“金关山”。

到了明代,参将韩玉见这里山势险要,就奏请朝廷筑关防守。因这里战胜过金龙,历史上又曾北阻金兵,加之关隘之险胜似金陵潼关,故而取名“胜金关”。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胜金关
李伯钊
乌拉那拉如懿
内湖区
西伯利亚平原狼
艾伦泰特
四川博物院
茶笼州
东江魂
悯悯
黑龙江省森林植物园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