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九思(元代书画家)

柯九思(12901343),字敬仲,号丹丘、丹丘生、五云阁吏,台州仙居(今浙江仙居县)人。其父柯谦,曾任翰林国史检阅、江浙儒学提举,是元朝仙居较为显扬的一个官宦。大德元年(1297),随父迁居钱塘(今杭州)。

柯九思博学能诗文;善书,四体八法俱能起雅去俗。素有诗、书、画三绝之称。他的绘画以“神似”著称,擅画竹,并受赵孟影响,主张以书入画,曾自云:“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撇笔法,木石用折钗股、屋漏痕之遗意。”柯九思多藏魏晋人书法,如晋人书《曹娥诗》,也有部分宋人的精品,如苏轼《天际乌云帖》、黄庭坚《动静帖》等,经他鉴定的书画名迹流传至今者颇多。

他的书法于欧阳询笔法之外融入魏晋人之韵,结体严整,字体恬和雅逸,雄厚重中见挺拔之秀气,深受赵孟推崇尚晋人书法观的影响。正如清人王文治所说:“丹邱书体仿效率更父子,力求劲拔,乃望而知为元人书,时代为也。”行楷是其所长,他的存世书迹有《老人星赋》、《读诛蚊赋诗》、《重题兰亭独孤本》等。

柯九思出生于群山簇拥、碧溪环绕的今仙居县田市镇柯思岙村。也许是自幼饮神龙瀑之甘泉,受括苍山秀灵之气熏陶之故,长大后,柯九思才华横溢,艺冠画坛,成为元代著名书画家。其父柯谦,曾任翰林国史检阅、江浙儒学提举,是元朝仙居较为显扬的一个官宦。

柯九思受其父的影响,自幼爱好书画,聪颖绝伦,被视为“神童”。延佑元年(1314)以父荫补华亭县尉,不就。天历元年(1328),柯九思游学建康经人引荐结识了怀王图帖睦尔。不久怀王继位称帝,是为文宗。柯九思被授予典瑞院都事(正七品,掌管瑞宝和礼用玉器)一职。天历二年,元文宗仿宋阁学制,柯九思被迁升为奎章阁鉴书博士(正五品),专门负责宫廷所藏的金石书画的鉴定。凡内府所藏古器物、书画均命柯九思鉴定。经他鉴定收入内府的有王献之《鸭头丸》、虞世南临《兰亭序》、杨凝式《韭花贴》、苏轼《寒食帖》等。皇帝对柯九思颇信任,为让他能自由出入禁中,皇帝特“赐牙章得通籍禁署”,使其与奎章阁侍书学士虞集一起常侍皇帝左右。柯作画,虞题诗,“宠顾日隆”。虞集寄词柯九思的长短句《风人松》中提到的“晚值金銮殿”、“花里停骖”、“书诏许传宫烛”就是当时的一种实录。后因朝中官僚的嫉忌及文宗去世,柯九思束装南归,退居吴下,流寓松江(今属上海市)姻脂桥。

“报道先生归也,杏花春雨江南。”柯九思的南归使名士云集的江浙文坛增添了活力。但这位“先一奈是丹丘仙,迎风一笑春翩翩”,“狂逸有高海岳之风”的风流名士受此油印重打击后,心情十分悒郁。据柯德《春花秋花草堂笔记》载,至元五年(1339)柯九思曾回转故乡仙居,“每忆大都,皆不堪往事。”一老道请他作画吟诗,心情不佳的他以“山不入目不能画,水未入怀不能吟”为由婉言谢绝。至正三年(1343)十月,柯九思暴卒于苏州,年仅五十四岁。

“自许才名今独步”,作为 文学侍从之臣,柯九思仕途失意,并不得志。但在文学艺术领域却是多才多艺、卓有成就。他工诗文、好诗翰、识金石,可谓集诗人、词家、金石鉴赏家于一身。然,柯九思最擅长的还是书和画,素有诗、书、画三绝之称。他的书法作品传世绝少,行楷是其所长,字体早期秀逸,晚年沉郁。雄伟中具质朴之骨力,厚重中见挺拔之秀气,具有独行的艺术魅力。柯九思绘画成就最高,影响极大。所画山水,苍秀浑厚,丘壑不凡;花鸟石草,淡墨传香,饶有奇趣。他尤善画墨竹,发展了墨竹画鼻祖文同的画法,别开生面将中国古代的书法融于画法之中,“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即颜真卿)撇笔法”,这是卓越而独特的创造。柯九思笔下的墨竹“各具姿态,曲尽生意”,新竹拔地而起,枝茂叶盛,欣欣向荣;老竹稍稍倚斜,枝叶扶疏,劲节健骨;幼竹奋发向上,稚叶初长,充满朝气。正如元朝国子祭酒刘铉所赞叹的“晴雨风雪,横出悬垂;荣枯稚老,各极其妙。”此外,明朝刘伯温、清朝乾隆皇帝对柯九思的墨竹都有题咏之作。 艺术是永恒的。柯九思的画见于后代著录者颇少,但因其名声大,伪作也不少。如今尚存比较可靠的精品是保存在故宫博物院的《清阁墨竹图》和上海博物馆的《双竹图》。

博学能文,善写墨竹,师文湖州。长于画山水、人物、花卉;槎芽竹石,师苏东坡。画大树枝干,皆以一笔涂抹,不见有痕迹,形神俱备。其苍松翠柏,林木烟梢,古气磅礴,别有淡逸之趣。凡内府所藏法书名画,皆由鉴定,又善鉴识金石。作品留传至今的有《竹石图》等。著有《竹谱》一书。能诗文,有《丹丘生集》辑本。

柯九思不仅是位书画家,而且也是元代最负盛名的鉴藏家。他一生好文物,富收藏,精鉴赏。曾得晋人《黄庭内景经》真迹,因题其室曰“玉文堂”。据文献记载,柯九思收藏的书画文物 范围很广,上至晋人名帖,下至元人字画,以及三代金石鼎彝等,琳琅满目。他与博雅之士游历,临摹、观赏名画法帖,从魏晋“二王”,到隋唐五代、宋元历朝大家字画,各种流派,几无不有。而且皆细心研究,每见佳作,反复揣摩,用于艺术创作,得心应手。他有意把自己与米芾相比,惨淡经营,30岁时,“庋藏书画以米家画舫相比”。他收藏《曹娥碑》,朝野惊叹,虞集赞曰:“敬仲家无此书,何以鉴天下之书耶?”他出入朝野,饱览饫看公私收藏,逐渐树立起较高的威望,许多文人都邀请他鉴定各自的藏品。

柯九思《陆浚之皇极赋跋》

早年,柯九思以书画为重,30岁时,“庋藏书画以米家画舫相比”,规模相当,成为一大鉴藏家。他好法书,“多蓄魏晋法书,至宋人书,殆百十函”,收藏过一些照耀书法史的名帖,《曹娥碑》、《定武兰亭五字损本》、晋人《黄庭内景经》、王献之《鸭头丸帖》、林藻《深慰帖》、苏轼《天际乌云帖》、黄庭坚《动静帖》、《荆州帖》、米芾《拜中岳命诗卷》都曾为柯氏收藏。

然而,柯九思更精于名画的鉴赏,他用书画家的眼光去评价绘画,富有说服力,从现有资料来看,经柯九思收藏的名画甚为可观,而且大都为精品,如隋郑法士《读碑图》、唐张萱《明皇出骑图》、韦偃《双骑图》、五代阮郜《阆苑女仙图》、宋人《溪山行旅图》、《老子像》、米芾《春山瑞松图》、扬无咎《四梅图》、赵孟坚《岁寒三友图》等。而且他的收藏不仅仅局限于唐宋名画,元代前辈画人的作品也在他收藏之列。如赵子昂《秀石疏林图》、《秋郊饮马图》、任仁发《二马图》、何澄《归庄图》、方从义《惠方舟行图》、曹知白《远山疏林图》都为其收藏,这些作品都不失为中国绘画史上的名迹。

同许多大鉴藏家一样,柯九思的收藏用印颇多,主要有“柯九思”、“柯氏敬仲”、“丹丘柯九思章”、“敬仲书印”、“柯氏真赏”、“柯氏秘笈”、“训忠之家”等朱文印,“柯氏私印”、“丹丘生”、“任斋”等白文印,“玉堂柯九思私印”葫芦朱文印。凡钤有柯氏真印的书画作品,一般多为真迹,且相当一部分为精品。

《清阁墨竹图》

立轴 纸本 墨笔 纵132.8厘 横58.5厘米。此图画竹两竿,依岩石挺拔而立,石旁缀以雅竹小草。竹页以书法之撇笔法写之,墨色浓润,浓淡相间,沉着劲挺。画风从文同中变出,石用披麻长,圆劲浑厚,具有空间及体积感。画面清雅秀美,神足韵高,自有一股劲挺拔俗的清高之气,在元代的画竹大家中自成一派。

这幅画是柯九思为倪瓒画的,“清秘阁”是倪瓒的斋号。该画款云:“至元戊寅十二月十三日留清秘阁因作此卷,丹丘生题”。下钤“柯氏敬仲”朱文方印,四角均有柯九思印记,左上角为“敬仲画印”朱文方印,左下角为“锡训堂章”白文方印。右上角为“奎章阁鉴书博士”白文方印,右下角为“训忠之家”白文方印。此画的有中下部有倪瓒的收藏印两方:“倪瓒之印”白文方印、“经斋”朱文方印。画上款字的书法字体与柯九思的其它作品上的字写法相同。质地纸为精制的粗帘纹纸。

从流传过程来看,明代中期为项元汴所藏,钤有项氏印章三方;明末为归来(希之)所藏,钤有“希之”朱文方印;清初为卞永誉所藏,钤有卞氏“式古堂书画”等收藏印四方;后来为安歧(仪周)所藏,钤有“仪周鉴赏”白文长方印;再后为清宫收藏,钤有乾隆五玺,并有乾隆题七律诗一首,最后为庞元济收藏,钤有庞氏收藏印一方。上官宫词 纸本 30.9X53cm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藏

柯九思《老人星赋》,行书,纸本墨迹,纵25厘米,横268厘米,北京荣宝斋藏。

柯九思《晚香高节》轴纸本 纵126.3cm 横75.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

此作或可印证柯九思自云“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撇笔法,木石用折钗股、屋漏痕之遗意。”之意。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柯九思(元代书画家)
青溪(南京市秦淮区青溪)
袁洪(《封神演义》中的人物)
离职率
喻继高
造型艺术
蜡状光泽
镇宅之宝
枳根
锡克教
张立威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