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之家

智慧之家是伊拉克阿拔斯王朝时期巴格达的一所图书馆及翻译机构。它是翻译运动里的重要机构,被视为伊斯兰黄金时代的一个主要学术中心。智慧之家由阿拔斯王朝哈里发哈伦拉希德创立,在其子马蒙时最为鼎盛,马蒙在公元813年至833年间当政,因智慧之家而备受赞扬。在九世纪至十三世纪,许多博学的穆斯林学者都是这所教育研究机构的一部分。

智慧之家一词是萨珊王朝对图书馆称呼的直译。它仿照了萨珊王朝的图书馆,以翻译波斯文书籍到阿拉伯文及保存译本为目的。

在马蒙治下,天文台被建立起来,智慧之家是研习人文科学及科学的中心,包括数学天文学医学化学动物学及地理。学者们借鉴波斯印度希腊的文献,包括毕达哥拉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希波克拉底、欧几里得、普罗提诺、盖伦、苏胥如塔、沙落迦、阿耶波多、苏格拉底婆罗摩笈多的著作,他们积累了世界上的各种知识,并根据他们的发现再加以扩展。巴格达是当时世上最富庶的城市,并且是学术发展的中心,人口超过百万人,为当时之冠。代数之父花剌子密也是智慧之家的学者。

阿拔斯王朝,许多外国的波斯文献都被转译成阿拉伯文,又兴建了大型的图书馆,欢迎来自拜占庭帝国那些被迫害的学者。在泰西封(今麦达因)更有一所御用的图书馆,在穆斯林征服波斯期间,许多作品都在根迪沙普尔学院(Academy of Gundishapur)被翻译。

750年,阿拔斯王朝取缔倭马亚王朝成为伊斯兰帝国的统治者。762年,曼苏尔建造巴格达,并以为新都(前首都是大马士革)。阿拔斯王朝对波斯带有强烈的爱好,采纳了许多萨珊王朝的习俗,包括翻译外国文献,阿拔斯王朝时文献被转译为阿拉伯文。为此,曼苏尔仿照萨珊帝国图书馆建立了一所王室图书馆。

智慧之家原本只着重于翻译及保存波斯文文献,接着就将翻译的范围扩展至帕拉维文、叙利亚文、希腊文梵文。占星学、数学、农业、医学及哲学的文献书籍因此而被翻译。

巴尔马克家族对接踵而至的复兴及保存波斯文化运动起着重要的作用,巴格达第一所造纸厂的建立亦归功于这个家族。阿拉伯人从怛罗斯战役的中国战俘那里得悉秘密的造纸术,在此前,抄写员都使用莎草纸(易碎)或羊皮纸(昂贵)。纸张的引入使书籍及图书馆纷纷涌现。

馆藏目录的理念亦在智慧之家及一些中世纪的伊斯兰图书馆推行,书籍被划分为不同的类型和范畴。

大量的文具店支持着图书馆的运作,这些文具店的数量倍于书店,最大型的书店可日售千书,要有充裕的纸张方可支撑著这个产业。

在哈里发马蒙的资助下,智慧之家翻译的范畴扩展至数学及占星学,重点也由翻译波斯文文献转为翻译希腊文文献。

这时,智慧之家由诗人及占星家塞赫勒伊本-哈伦(Sahl ibn-Harun)管理,其他与智慧之家有密切关系的有花剌子密、巴努穆萨兄弟及肯迪。

马蒙任命侯奈因伊本伊斯哈格(Hunayn ibn Ishaq)负责翻译工作,当时声名最显赫的译者是信奉萨比教的塔比伊本库拉(Thābit ibn Qurra)。这个时期的翻译素质更胜以往,但是在此后,一些新的想法变得更为重要,使对翻译的强调减弱。

智慧之家在马蒙的继任者穆塔西姆瓦提克(al-Wathiq)治下持续繁衍,但到穆塔瓦基勒统治时期始衰落。这主要是因为马蒙、穆阿台绥姆及瓦提克都依循穆尔太齐赖派(Mu'tazili),而穆塔瓦基勒则依循正统伊斯兰教,穆塔瓦基勒试图停止希腊哲学的散播,希腊哲学正是穆尔太齐赖派的重要一环。

虽然当时并未有大学,智慧之家终究成为了学习的中心,当时传授知识并没有任何制度,由教师直接传授予学生。在九世纪,城市里开始出现伊斯兰学校。在十一世纪,尼查姆穆尔克(Nizam al-Mulk) 创立了被视为第一所大学的巴格达尼查姆大学(Al-Nizamiyya of Baghdad),该大学还是“中世纪时最大型的大学”。

与其他巴格达的图书馆一样,智慧之家在1258年的巴格达战役里被摧毁。据传大量的书籍被丢弃在河里,使底格里斯河的河水被墨水染黑了达六个月之久。

其他称作智慧之家的地方:

开罗,“智慧之家”是知识之殿的别称,知识之殿是法蒂玛王朝哈里发哈基姆穆萨阿拉(Al-Hakim bi-Amr Allah)在1004年创立。

巴格达有一称为“智慧之家”的研究机构,与中世纪时的“智慧之家”不是同一座建筑物,在伊拉克战争时被摧毁。

巴基斯坦卡拉奇名将大学的图书馆称作“智慧之家”,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图书馆。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智慧之家
相错
秦彝
周莉(节目主持人)
龙子(古贤人)
龙燮(古代人名)
歌舞大王齐格飞
佳木斯市
竹筋
山口百惠(日本著名影视歌三栖明星)
乔纳森克特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