傥骆道

傥骆道是古栈道名。傥骆道得名于其南口位于汉中洋县傥水河口,北口位于周至县西骆峪。傥骆道长约240公里,是褒斜道子午道连云栈道等古道中最快捷也最险峻的一条古道。至今从西安飞往汉中的飞机航线,就是沿着傥骆道飞行的。

傥骆道又名党骆道,骆谷道,始通于三国,是穿越秦岭,连通关中与汉中最近捷的古道路。唐代德宗、僖宗避兵火,均经由此路至汉中、四川。

傥骆道北口在周至县西骆峪骆谷),向西南经太白、洋县,三次翻秦岭及其支脉,出傥水谷(傥谷)至汉中盆地,古道全长约200公里。

傥骆道一线的栈道、栈桥、摩崖碑刻等遗存共发现50余处,主要分布于西骆河、黑河水,傥水等河谷,其架木或架石的栈孔多开凿于河流一侧的悬崖壁上下,个别地点的栈孔多达70余个。栈孔以方形和圆形为主,也有呈马蹄形、三角形的。栈道的修造方式有平梁立柱式、干梁无柱式、依坡搭架式以及凹槽式。

傥骆道,因南口曰傥(在陕西洋县境内)北口曰骆(在陕西周至县境内),故名,又叫骆谷道,长约500华里。在中国历史上穿越秦岭的诸条古栈道中,傥骆道最靠近秦岭主峰太白山,途中要翻越太白山周围的五、六座分水岭,人烟稀少,猛兽出没,是最便捷也最艰险的一条。秦岭横亘中国中部,被称为华夏龙脉,最高峰太白山海拔3767米,是南北气候的分水岭。大致而言,秦岭以北为黄河流域,以南就是长江流域了。《水经注》载:太白山“于诸山、最为秀杰,冬夏积雪,望之皓然。” 古道穿越秦岭,艰险不言而喻,诗仙李太白有《蜀道难》叹曰:“……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嵋颠。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石梯石栈相钩连……”

地势险峻

佛坪山里隐藏着一条有名的古道,叫傥骆道,是旧时入蜀的7条蜀道之一。傥骆道北从陕西周至骆峪进秦岭,南由洋县傥水河谷出,至汉中,是褒斜道文川道子午道金牛道、故道、连云栈道等蜀道中最近捷也是最险峻的一条道路。

傥骆道因为是北从周至骆峪进秦岭,南从洋县傥水河谷出到汉中,进出口各取地名中一字,所以叫傥骆道,全长240公里,是当年所有栈道中长安往汉中方向最近、也最险峻的一条古道。

在三国时期,刘备在汉中建立了对付曹魏的军事基地,征战进退,傥骆道是通北的首选道路。中唐以后,傥骆道成为官道,官员任免,回京述职,多走此路,路上曾经遍布亭帐馆舍,以备军旅之用。

傥骆道,从周至骆峪口沿骆峪、经厚畛子,越兴隆岭,沿酉水华阳至洋县,全程425公里。这条路线主要于军事活动。正始二年(244),魏将曹爽出骆峪伐蜀。甘露二年(257),蜀将姜维出傥骆道伐魏。唐代,傥骆道曾一繁荣,成为由长安入川最捷近的道路,沿途馆驿多达11处。建中四年(783年)德宗避乱南郑,广明元年(880年)僖宗去蜀,都取道傥骆。

相传当年杨贵妃就是取道傥骆道,再沿汉江水路入长江到达扬州,最后飘洋过海去了东瀛。

傥骆道远古以来由先民开辟,一直是沟通南北的捷径,较多历史记载见于《三国志》,与军事行动密切相关。三国时期,刘备在汉中建立了对付曹魏的军事基地,征战进退,傥骆道是通北的重要道路。因这条道路山高谷深,人烟稀少,行程相对较短,且北指关中腹地,南抵汉中门户,便于藏兵、调兵和出奇兵,每到战争时期,古道上战事频繁,羽书飞驰。有趣的是,虽然汉刘秀起兵征战过程中与傥骆道关系并不密切,且在正史中未见相关记载,但傥骆道上,尤其在南段,大部分的历史传说与他相关,如马道梁上有三块呈品字形分布,有一人多高的大石块叫支锅石,相传是因刘秀行军至此支锅造饭而得名;梁东侧有条细长弯曲的山脊叫蟒岭,相传是有条修炼成精的大蟒,在刘秀与王莽激战正酣时赶来助战,希望立功受封,获得正果。刘秀虽然战事不利,但他是真命天子,封赏是有效力的。可这位蟒妖能力有限,贻误战机,遭刘秀斥责,失望羞愧之下,盘桓曲蜷在此化作蟒岭。兴隆岭以南最高的山叫汉王山,也因刘秀得名。又有山民讲,汉王山是刘邦行军布阵的地方,等等,不一而足,大部分与刘氏宗室和龙蛇有关。 到了唐代,国力强盛,经济繁荣,关中陕南物资转运激增,商贾往来不绝,每条南北古路都经过大规模的整修,有关傥骆道的记载不绝于史书典籍,蔚为大观了。唐代是傥骆道通行条件最为完备,商旅往来最为频繁的时期,有三十里一驿站,十里一邮亭之说。唐高祖武德七年,即公元624年,朝廷征调民力整治疏通了傥骆道,在北口设置了骆谷关。整个唐代,傥骆道作为官驿大道,尤为通畅。公元784年唐德宗李适为了躲避兵变,经傥骆道逃难来到汉中。德宗长女唐安公主时年23岁,因经受不了一路的艰难困苦,到洋县后不久暴病身亡,就地安葬在县城西40里的马畅镇。德宗悲伤之极,虽在逃亡途中,仍以相应的规格埋葬公主,现公主坟被作为历史文物和旅游资源得以保护。还有一种传说,安史之乱后,杨玉环并没有在马嵬坡被吊死,后来走傥骆道逃到了日本。 唐代以降,政治经济重心东移南迁,关中的经济地位不复往昔,关东通往河南湖北的武关道,关西通往四川的陈仓道地位凸现,傥骆道不再整修,逐渐衰落。到了近代,随着佛坪县城东迁到佛坪袁家庄,108国道(周城公路)开通,傥骆道已被废弃,再也见不到各色风尘仆仆的行旅了。只留下了大量的神怪志异,还有无数的英雄伟绩和传奇故事在山民间口耳相传。

傥骆古道的南端地处亚热带低地山区,气候湿润,降水丰沛。海拔2000米山区,年平均降水超过1000毫米。即使气候变暖,暖冬持续,降水减少,这里的雨雪增减量也不是很大。因而,秦岭南坡和大巴山区,成为汉水最为可靠的水源地。在以往年份,虽然山上积雪没有今年这般厚,但仍覆盖高山地带,历经数月才消融,保障了山间河溪水流常年不断。古道的北端,在秦岭北坡的骆峪中,虽然地处暖温带季风气候,但山谷中仍是草木葱茏,溪水奔流。秦岭北坡的山势陡峭,与秀丽幽深的南坡比较起来,这里的景色更壮观一些。

和其他古栈道一样,傥骆道的绝大多数路程循河溪前行。秦岭的河流多为南北走向,路修在河谷中,既有捷径之利,又有夷平之便。但翻越山梁(分水岭)是必经路段。古人逢山开路,遇水叠桥,山间栈道绵延数里,但是遇到冰雪呢?在冬季若要翻越山梁,只能踏雪而行了。傥骆道北起周至县的西骆峪口,南至洋县的四郎庙(氵党水河口),要翻越海拔超过1500米的山梁依次为官岭梁、西老君岭,秦岭梁,财神岭,兴隆岭,大牛岭,马道梁共七道,其中长的超过20华里,短的也在5华里以上,冬季都是积雪重重,冰封难行。傥骆道中海拔超过2000米的山梁有三条,分别是老君岭,财神岭和兴隆岭,都是秦岭山脉中赫赫有名的大山。夏秋季节,这些山岭烟岚雾罩,霖雨连绵,河溪湍流如飞;冬春时分,寒风砭骨,冰凌垂路,积雪封山,通过难度可想而知。古人有关傥骆道的吟咏不少,多为高山巨川、密林幽篁震撼心灵之作,也有对艰险旅程的慨叹。写高寒积雪的如唐代元稹《南秦雪》诗云:帝城寒尽临寒食,骆谷春深未有春。才见岭头雪似尽,已惊岩下雪如尘。写荒凉残破的如宋代文同《骆谷》诗云:龙蛇纵横虎豹乱,古栈朽裂深埋苔。写军旅生活的如宋陆游诗:雪云不拥平安火,一点遥从骆谷来。

就在当今穿越傥骆古道,每个人都会有出乎意料的发现,对自小生长在城市中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来,绝对是一场视觉盛宴。如果有足够的植物知识,就会与水青树连香树独叶草不期而遇,它们可是世界上其他地方没有的孑遗物种。假使不认识这些珍宝,漫山遍野灼灼似火的杜鹃花,两人合抱粗的巨树,一望无际的高山草甸也够让人震惊;在中国中东部,秦岭是为数不多的能见到大群野兽的地方,傥骆古道上,见到的都是动物园的明星,见到的可能性非常大。

骆口驿是傥骆道(也称骆谷道)上一个控扼北口的著名驿站。最近,这座古代重要的交通邮驿和军事关隘的遗址,已被当地考古爱好者发现、发掘。经专家认证,地址在今陕西省周至县骆峪乡骆峪村。

据《西安晚报》1999年12月26日报道,发现骆口驿址的是周至县考古爱好者王安泉。已发现的驿城,城区7460平方米,北城有门,开在其中。城中有200余间官房,分别为驿馆、客舍、货栈、兵营、邮亭、库房、马厩等。屋中地面一律青砖铺墁,门前有明柱、回廊,街道以石条铺设。北城门石门墩稍加雕凿,大门裹有铁页。古城墙基宽8?5米,高10米,城墙顶宽约5米,外墙基由石条砌筑,上砌青砖,有垛口。城砖、石条和门墩已被村民移走,城区垦为耕地。出土时有许多五铢、开元和宋明清铜钱及个别银币 ,并有大量瓷、陶器残片,其地道和排水道尚待发掘。

傥骆道也称骆谷道,从长安去汉中,自周至向西南要先越骆水,入骆谷,称骆谷道;而汉中去长安,自洋州道兴县(今洋县)向北要先越傥水、入傥谷,故又称傥骆道。《通典》载:“汉中去长安,取傥骆道,凡652里”,是当时从长安通往汉中的三条古栈道(另两条为子午道褒斜道)中最近的一条。

三条道中,骆谷道开辟较晚,当开通于三国时,其余两条则分别开辟于西汉和东汉。汉王(高祖刘邦)当年率数万人“从杜南入蚀中,去辄烧绝栈道,以备诸侯盗兵袭之,亦示项羽无东意,至南郑”。《史记高祖本纪》中所叙,指的就是子午道。西汉元始五年(公元5年)开始修筑,首先开通了被高祖烧绝的子午栈道。此道自长安、杜陵,入子午谷后,穿秦岭,迳至汉中,从而沟通了关中与巴蜀及西南的联系。东汉永平年间(明帝刘庄)又开通了褒斜道,更密切了关中与巴蜀的联系。傥骆道的开通当在三国时代。三国时,蜀汉的北伐基地在汉中。北伐,首先得修复、扩充秦蜀之间的道路交通。据《三国会要》载:三国时秦蜀之间的通道大致有三谷四道。三谷者,即汉中西北的褒谷、北骆谷、东北子午谷。四道即:子午道、傥骆道、褒斜道及南栈金牛道。

北宋末年,政治腐败,邮驿松弛。南宋初年,烽火连绵,金兵所到之处,大焚驿舍,铺兵逃散,邮驿中断,傥骆道随即废弃。此后,秦南北驿路,再未启用傥骆道。

杨贵妃与傥骆道

白居易于周至做都尉时曾一度详细考察了杨贵妃之死,写下《长恨歌》,歌中描述“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等诗句证明杨贵妃沿傥骆道逃走,东渡日本安享晚年。

傥骆古道还替唐朝皇家隐瞒了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成为永不破解的千古之谜。学者俞平伯有文说,唐朝天宝14年11月,安史之乱,杨贵妃马嵬之死是着人替代,真正的杨贵妃由马嵬坡悄悄南下,进傥骆道,过黄柏塬,直达汉中,沿汉江入长江,到扬州,在扬州改名换姓为太真,混迹青楼,后去日本。前面说过,白居易写《长恨歌》毕竟离事件的发生只有50年,昔日的当事者有些还存在,因为时间的接近,作者一来可以得到真实的素材,二来又不可能将实情一一写出,所以在《长恨歌》里便埋下了许多伏笔。例如“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飘渺间”、“钿合金钗寄将去,钗留一股合一扇”等等。唐玄宗出长安,过马嵬,走的是蜀道之一的褒斜道,《明皇别录》载:“明皇既幸蜀,西南行,初入斜谷……”皇帝奔向西南,暗中留下的贵妃绝不能追随其后,退回长安更不可能,惟一一条道路就是直接南行,进傥骆道,逃生于南方。傥骆道的骆口驿与马嵬坡极近,在一条线上,彼此可遥遥相望,由此,杨贵妃走傥骆道的时间当在德、僖二宗之前,她是行走于这条蜀道的唐皇室第一人。“魂断马嵬春讯远”,这一远竟远出了国界,远到了日本。

有学者曾在日本曾经追寻过杨贵妃的足迹,拜访过供奉杨贵妃的庙宇和她的墓地。在日本向津具半岛的久津二尊院,伫立在一座低矮的小石塔前。石塔有些年月了,系久津八木家古时为八木女性建的供奉塔,书名“杨贵”,据说这就是杨贵妃在日本的坟墓。能看到濡湿的墓旁插着一块中国驻日使馆某官员立的木牌,牌上字迹已经模糊,想来那个官员必是个多情文人,会背《长恨歌》是毋庸置疑的。日本人将杨贵妃的“妃”字去掉而称“杨贵”,思考极为巧妙,严格说,久津墓中的女人已不能称之为“贵妃”,无皇所依,何妃之有,无势可宣,何贵之言。她所享受的辉煌,在她走进傥骆道的时刻便已丢失殆尽,所剩的身份只是女人。在她“死亡”的瞬间,在傥骆道艰苦卓绝的行走中,她极清醒地、不容置疑地抓住了这个身份,并牢牢地把握住了它,再没有松手。其时,她38岁,38岁的女人已经成熟,不再年轻。

日本有“杨贵妃研究会”,他们说中国马嵬坡贵妃墓是个空冢,“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这是白居易说的,白居易不会瞎说。我曾跟他们辩论说,中国有《旧唐书》记载,第二年上皇密令改葬他所,最初埋时以紫褥包裹,再葬时肌肤已坏,惟胸前香囊犹存,内侍献上,上皇悲哀。

日本人大呼,紫褥子里包的是另外的女人!

按日本人的说法,这座安葬杨贵妃的二尊院系平安初期大同三年修建,供奉的本尊是释迦牟尼和阿弥陀佛,这两尊像是杨贵妃漂泊日本后,玄宗不忘贵妃,派方士带往“蓬莱”,送给贵妃的。杨贵妃在久津,改杨氏为“八木”,从大富大贵中幡然醒悟,淡泊存活,给后人留下了“久津出美人”的佳话。神奈川的称名寺,至今藏有杨贵妃使用过的玻璃珠帘;1963年,一名日本少女拿出文件证明,在电视上宣称自己是杨贵妃后裔;2002年,我为周至县涌泉寺探访日本的泉涌寺,周至的涌泉寺隋唐时代是仙游寺下院,属皇家寺院,及至到了京都的泉涌寺,我才知道,该寺院的前身竟然也叫仙游寺,供着杨贵妃的观音像,据说这像成于唐代,雕刻者见过杨贵妃,所以面目表情和杨贵妃很接近,是寺中国宝级文物……

在这点,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想给历史悲剧一个大团圆的完整结尾。在此,我们不必做过多的考证,姑且相信这一事情的真实,那么,作为杨贵妃再生之后的启程地便是马嵬坡,是傥骆道了。

鼎盛时有栈阁九万余间

这条古道叫傥骆道,是历史上长安通往蜀地和大西南各地的多条古道中最快捷、也较为著名的一条。仅听这条古代道路沿途的地名,我们就可以想象当年它的繁华和辉煌蒸笼场、骡马店、火池坝、牌坊沟、三官庙三星桥……店铺、商旅、集市的痕迹无处不在。据历史记载,由于傥骆道穿越的河流峡谷地段比较多,所以在这条路上的悬崖峭壁上修造的栈道多达近百处,约占道路全程的三分之一。

文献记载,从当时的京城长安到成都,栈道最盛时期,有栈阁9万余间,每间以3米计算,是27万米,即500多华里,约占西安到汉中全程的三分之一。

其中傥骆道因为是北从周至骆峪进秦岭,南从洋县傥水河谷出到汉中,进出口各取地名中一字,所以叫傥骆道,全长240公里,是当年所有栈道中长安往汉中方向最近、也最险峻的一条古道。途中要翻越太白山周围的五六座分水岭,所经地带至今人烟稀少、猛兽出没。史料记载:傥骆栈道五里一邮,十里一亭,三十里则设驿置……这些凌空飞架的栈道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湍流绿波之上,时而一阁,时而一楼,时而一亭,是何等的考究和华丽,又是多么雄奇和壮美,我们今人很难想象。

并非人人都能上傥骆道

“李白当年肯定没有走过蜀道,否则他就不会感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了。”汉中人杜映辰一说起傥骆道,就大发感叹和评论,一副笑傲李白的口气。“从后人对傥骆道等关中通往西南等地的7条古栈道的研究情况来看,在一千多年前,长安前往四川等地不仅没有‘上青天’那么艰难,而且要比今人想象的快捷和方便得多,因为那时候就已经有中国的‘高速公路’了。当然在那个时候不叫高速公路而是叫栈道,因为大都是在悬崖峭壁上修造,路况有些差。”杜映辰很自豪地向记者介绍。

“路况”尽管因大都在险要处而过于崎岖,但傥骆道当年的繁华和喧嚣史料里却记载的很多,而且让人纳闷的是,这些记载里的许多人几乎都是李白时代的人。这就让人很是纳闷,游遍千山万水的“诗仙”为什么没有选择傥骆道出入长安和蜀地呢?

公元784年,大唐德宗建中年间,德宗皇帝李适的大女儿唐安公主走出秦岭大山,过了傥水河口不久,就不堪艰险暴病而亡,年仅23岁,洋县城西20公里马畅镇现存唐安公主墓;是年,大诗人白居易12岁,离他日后在傥骆道北口的周至县做主管政法的县官还有数十年;唐安公主是随父亲躲避兵变而逃亡的,百年之后,大唐盛世还有一位皇帝僖宗李儇,因为差不多的原因,也从傥骆道亡命奔逃…… 由此可见,当年的傥骆道真的和今天的高速公路有异曲同工之处,即并不是谁的“车”也不是什么人想上都可以上的。

如今航班开辟天上“傥骆道”

遗憾的是,在历代学者专家的文献和有关资料里,关于傥骆道的确切修造年代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记载。最早的历史事件记载为三国时魏国的曹爽曾由此出兵攻蜀,蜀将姜维率兵经此道而伐魏……唐中期以后,傥骆道作为京城的驿道被频繁使用,官员赴任、京城述职、使臣出使等公务活动大多经傥骆道。元朝以后,该道路因歹人和猛兽出没太多,不再被充作驿道。解放以后,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傥骆道彻底被人们遗忘了。虽然如此,但是当您乘坐西安市到汉中市的航班经过秦岭时,你会惊奇地发现,这条航道竟然走的是天上的“傥骆道”。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

如今,偶有探险家、旅行家冒着生命危险步行走傥骆道,他们经常会在悬崖高处、峭壁之上、云岭深处发现一孔孔碗口般大小的石洞,当地的山民会自豪地说:这里曾是当年中国最早的“高速公路”经过的地方。

“傥骆道”又称“骆谷道”,是长安、汉中间穿越秦岭的一条谷道。南出山口在汉水支流傥水进入汉中平原处,北出山口在渭水支流西骆峪水进入关中平原处,取此道由汉中去长安,先入傥谷,后出骆谷,故称为“傥骆道”;由长安去汉中,则先入骆谷,故又称“骆谷道”。

傥骆道虽得名于傥谷和骆谷,但二谷并不直接相通,中间要经过西骆谷水、黑水、清水、酉水、傥水等河谷,翻越西骆谷水与黑水之间的十八盘岭、黑水与之间的秦岭正脊、渭水与酉水之间的兴隆岭、酉水与傥水之间的牛岭或贯岭梁等四五道主要分水岭。而且西骆谷水(全长20余公里)和傥水河谷(全长约50公里)的路段只有近百里,仅占全程的1/7。傥骆道并非“一谷二口”,而是通过迂回曲折的众多谷道所组成的一条线路。

傥骆道的走向大体是:由长安向西南,经(户)县至(周至),转西南30里,从西骆谷口入山,越骆谷关,循黑河西支流陈家河上游,再越老君岭,沿八斗河、大蟒河河谷、溯黑河西源越秦岭至都督门,进入汉水支流渭水上源。再向西南翻越比秦岭主脉更高的兴隆山,进入酉水上源的华阳镇。由华阳镇向东南沿酉水经茅坪过八里关,又越贯岭梁经白草驿,出傥谷口。或由华阳镇向西南,越牛岭顺酉水支流八里河至八里关。或由八里河谷的黑峡、大店子越岭过四郎出傥谷。也可由牛岭折西南至铁冶河,循傥水河谷至洋县。由洋县沿汉水北岸渡清水,经汉王城、城固县柳林镇达于汉中。路线全长约765里,其中谷道约500里,较之散关道褒斜道子午道捷近。

傥骆道虽较便捷,但其要翻越的几座分水岭的高度,远远超过其它各道,路途异常艰险。据文献记载,骆谷关附近有著名的十八盘和老君岭。老君岭至都督门一段道路,蜿蜒于秦岭主峰太白山南侧黑河各支流间,升降起伏于人烟稀少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中。洋州真符县境有著名的崎岖八十四里的八十四盘,不仅“绝栏萦回,危栈绵亘”,而且有被称为“黄泉”的险地,分布着一些有毒的动植物,行人视为畏途。故此道开辟利用较晚,直至三国时期始见于历史记载,被用作官驿大道的时间亦比较短。

骆谷道作为驿道,唐朝后期最为兴盛,使用频繁。官员赴任、述职,使臣出使,多由此路。北宋之后,此道逐渐荒落,经常处于阻塞不通状态。

骆谷道在军事上的利用,《三国志》多有记载。曹魏正始五年(244),曹爽欲立威名于天下,向蜀汉进攻。是年三月,曹爽至长安,率兵10余万人,由骆谷而入。由于蜀汉援兵自涪县赶到,大将费神进据三岭,阻截曹爽归路,魏军争险苦战,始得退回,关中为之虚耗[143]。又蜀汉延熙二十年(257),魏国在东南与吴国发生战争,姜维认为有隙可乘,率军由汉中出发,沿骆谷向北进攻,直至沈岭。魏军竭力阻挡,姜维又退回汉中[144]。

曹魏景元四年(263),魏大将钟会统10余万众进攻蜀汉,分由斜谷、骆谷和子午谷以趋汉中,此即“魏灭蜀”的战争。钟会在进军时,曾派牙门将许仪(名将许褚之子)在前治道,钟会中军后行。由于有些桥道修得不够坚实,致使桥穿马足陷,许仪以失职罪被杀。许仪所修之路即骆谷道[145]。

东晋时期,驻守汉中的司马勋利用关中人民反对羯族后赵政权的机会,于穆帝永和五年(349)北出傥骆道,占据了长城戍,“壁于悬钩”。又派部将刘焕向长安进发,但因兵力不足,未克退还[146]。“悬钩”,地名,《南山谷口考》注称“在长城戍东”。义熙十二年(416),刘裕伐后秦,进攻关中,令驻守在安康和汉中的姚珍、窦霸各率千人,分别由子午谷和骆谷北出,以相配合。

南北朝时期,关中与汉中分属两个割据政权,傥骆道荒塞不通。

隋代,骆谷道又被开通,并置“关官“[147]。

武德七年(624)“复开”骆谷道[148]。唐中后期,傥骆道的使用最为频繁。特别是安禄山叛乱以后,皇帝、大臣、名士,为求近捷,不避艰险,取傥骆道往返于长安、汉中之间。在安禄山叛乱中,唐玄宗本人南逃时走的虽是散关道,但朝臣房珀、李煜、高适等则都取道骆谷捷径[149]。

唐肃宗唐代宗时,杜鸿渐以丞相出任剑南西川节度使,赴任与还朝均走骆谷道[150]。据沿途官员盛厨传以事招待的记载,知骆谷道已为驿道。唐代宗宝应元年(762)九月,曾下令金牛、骆谷、子午谷等路沿途关卡,要严格检查旅客所带武器与通行凭证的登记是否相符,若不相符,即予扣留。可见此时骆谷道上行旅渐盛。唐代宗宝应二年(763)二月,兵部尚书来填被贬为播州县尉,出长安后,赐死于郡县。知傥骆道这时已成为解送贬官、罪犯的驿道。

唐德宗建中四年(783),泾原兵变盘据长安,德宗被迫先逃往奉天,后又南经武功、入骆谷,逃往汉中。次年五月,大将李晟平定叛乱后,德宗又返回长安。

唐宪宗年间(806~820),朝臣文士途经骆谷道者甚多,行旅益盛。仅元和四年至十年间(809~815),著名文士元稹就两次往返于傥骆道上,写诗三十余首,记述沿途风光和驿站。著名诗人白居易、岑参、韩琮、崔觐等,均曾著诗于骆谷道。柳宗元在贞观年间作《馆驿使壁记》,列举当时京都长安通向四面八方的驿路,入川驿路独举骆谷。唐中期以后,是骆谷道使用的鼎盛时期。

唐末,黄巢农民起义军进迫长安,僖宗于广明元年(880)带着宦官田令孜等由傥骆道仓惶逃奔汉中、成都。

北宋时期,傥骆道亦曾是驿道。宋敏求长安志》曾记载了及其通往兴道县(治所今洋县)的驿馆多处。如“樱桃驿”、“三交驿”、“林关驿”、“大望驿”等。南宋与金对立政权划秦岭为界的战争时期,骆谷道仍占有重要地位。据文献记载,南宋绍兴三十一年至隆兴元年(1161~1163),金帝完颜亮大举分道攻宋。西路金军由凤翔出散关,宋吴磷部别军姚仲出骆谷,分道反击。陆游《忆南郑旧游》诗有“千艘漕粟鱼关北,一点烽传骆谷东”之句。

元、明、清时期,骆谷道可能已荒塞不通。《汉中府志》记:“洋县之北,林深谷邃,蟠亘千里,为梁、雍第一奥阻。”不过,清代也有过蓝大顺领导的农民起义军由云南进入陕南,又由陕南洋县沿骆谷北上,出黑水峪,攻占县城。后因清军强大,又退还秦岭山中。

唐朝对傥骆道使用最为频繁,对道路修治也最为关注。《元和郡县图志》记:“骆谷关在县南一百二十里。武德七年(624)开骆谷道以通梁州。在今关北九里,贞观四年(630)移于今所。”“真符县,开元十八年(730)置,初名华阳县,天宝三年(744)废。八年,王供开清水谷道,复奏置。其年凿山得玉册,因改名真符县。”清水谷在今洋县北40里四郎乡田家岭一带,附近现尚存有清凉寺、马踩坪等有关遗迹。德宗建中年间(780~783)修建华阳镇得意阁,《舆地纪胜》辑录的《华阳寨摩崖石刻》记有此事。1977年元月汉中地区文物工作者在洋县华阳镇南约100米处发现该石刻在河西南石崖上,高75厘米,宽40厘米,以楷书从右向左直行书写雕刻了4行,共27字。全文为“建中三年造此得意阁并回河镇,同节度副使张大侠,石工沈长俊记”。这是唐代修筑傥骆道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

唐末因政治社会不安定,傥骆道年久失修,至五代时已逐渐废塞不通。后唐明宗时期虽曾一度修筑,但最后因工程浩大,任务艰巨,未能修通而止[151]。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傥骆道
千瓦
陈先红(陈先红)
秘语(欧阳娜娜、陈飞宇演唱歌曲)
粗强
言筌
副科级
第12届东京国际电影节
男性不孕
东瓯街道
美国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