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薰

任薰(1835-1893),字舜琴,又字阜长,其父任椿,兄任熊都是画家。少丧父,从兄学画,青年时在宁波卖画为生,1868年与任颐去苏州,后寓居苏州、上海。任颐、任预均从其习画。人物与其兄同师陈洪绶,常用高古游丝、铁线、行云流水、兰叶几种描法。任薰治学严谨,在写生、临摹上均下了苦功夫。任薰兼工人物、花鸟、山水、肖像、仕女,画法博采众长,面貌多样,富有新意。 与顾文彬子顾承相友善,曾为设计怡园。 1888年54岁时双目失明,后病卒于苏州。 与任熊、任颐时称“三任”,合任预为“四任”,并为海上画派代表画家之一。

任薰自幼受父兄影响,喜爱绘画,青年时在宁波卖画为生。1868年春末与任颐同往苏州,转辗于江浙之间,后寓苏州、上海。任颐、任预均曾从其学画。他与当时苏州收藏家顾文彬之子顾承也相友善。

当时苏州书画家常在西园聚会,任薰与诸友常游宴其间,所见藏家名迹甚多,融会贯通,创作了不少优秀作品。据顾文彬《宦游鸿雪》中说,苏州怡园初建之前,顾曾推举任薰为园作设计图。怡园现存的园景布局分为东西两部,隔以曲折的复廊,并以漏窗沟通东西景色,使园景显得幽深玲珑,这是出于任薰构撰的结果。由此可知任薰还长于园林设计

任薰与海上众多名家广有郊游。同治五年(1866年),与其胞兄任熊的生前挚友,早期海上名家范湖居士周闲 合作,为吴昌硕画像,周闲填浣溪沙词一首。这幅任薰与周闲合作的吴昌硕画像后来被史树清题跋:“吴昌硕时年二十二岁,嘉兴名士周闲题浣溪沙词一首,可称相得益彰。二零零二年冬日史树青题”。

绘画上,任薰对人物、花卉、禽鸟、山水,皆具有很高的造诣。人物画取法陈洪绶及其兄任熊,然奇躯伟貌,别出匠心,尤其是晚年的一些大幅立轴,如《张旭草书图》、《簪花饮酒图》、《出征遇仙图》、《苏武牧羊图》、《天女散花图》等,运笔有如行草,气势沉雄;花鸟画如《松鹤图》、《荷花鸟》等,工写兼善,取景布局,能突破前人规范,富有奇趣。

他的画风直接影响了任颐任预等的绘画创作,为清末上海画派中重要的画家之一。

任薰作画题材广泛,对人物、山水、花卉、翎毛、走兽(马、羊等)无所不能,更擅长花鸟、人物。粗写意、细双勾。技法初学其兄谓长,后吸取陈老莲的传统技法。用笔沉着力。

在构图上有其特长,在大小不同的画面上,创作出许多新颖、宽广、意境深远的作品,尤其适应扇面上的表现技法,能笔随意转,在极小的团扇折扇画面上,开拓出广阔、妙趣盎然的意境。

任薰作品在结构上比较严谨,很重视疏密虚实的主从关系,无论一人、一花、一鸟的主从关系都能巧心安排得体。平淡中亦能出奇,宁静中又能生动。画面上给人一种空灵明快之感。

他的另一特点是工于着色,浓淡相宜,清新可爱,绝无柔媚习气。

他尤长于使用重彩着色,能把对比鲜明的色彩调和统一起来,使画面上的景色更显壮丽,又能从鲜艳色彩中透出古朴的意趣。任薰人物画,线条遒劲圆韧。尤其晚年人物衣褶,运笔如同书法中行草,似有行云流水之感,形态多奇伟的身躯,出乎 寻常容貌,带有性格的神态,别出心匠。

任薰作品在香港拍卖较多,1986年即有作品参加拍卖,1986年5月一件《双钩花鸟册》(共十二张)卖到45000港元。1989年5月又拍卖过两幅作品,一幅扇面《钟馗》以24200港元成交,另一幅《秋景山水》轴也是24000港元。1990年11月拍卖的一件《花卉草虫画集》册页价格偏低,只有17600港元,第二年9月是一件册页则达到12万港元,这是一件八开山水人物册页,山水人物比他的花卉草虫要珍贵得多。

任薰作品也在纽约拍卖,1989年拍卖的《人物》四屏立轴卖到18700美元,1990年11月拍卖的一幅《仕女》扇面是1540美元。1992年6月纽约苏富比公司又推出两幅任薰作品,一为山水轴(128.6*60.3),作于1876年,估价不高,为1200-1500美元,以1700美元成交。另一幅人物轴(92.7*41.3公分)由于起价太高而未拍出。

264万成交,任薰-花鸟 设色绢本

161万成交,任薰-大富贵亦寿考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任薰
二十四诗品
澄海区
斗笠
哮喘
吉川元春
周文矩
丹波国
谢稚柳
高寒(江西省高级陶瓷美术师)
西藏报春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