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诗醇

乾隆十五年御定。凡唐诗四家:曰李白、曰杜甫、曰白居易、曰韩愈。宋诗二家:曰苏轼、曰陆游。诗至唐而极其盛,至宋而极其变。

四十七卷

盛极或伏其衰,变极或失其正。亦惟两代之诗最为总杂,於其中通评甲乙,要当以此六家为大宗。盖李白源出《离骚》,而才华超妙,为唐人第一;杜甫源出於《国风》、二雅,而性情真挚,亦为唐人第一。自是以外,平易而最近乎情者,无过白居易;奇创而不诡於理者,无过韩愈。录此四集,已足包括众长。至於北宋之诗,苏、黄并骛;南宋之诗,范、陆齐名。然江西宗派,实变化於韩、杜之间。既录杜、韩,可无庸复见。《石湖集》篇什无多,才力识解亦均不能出《剑南集》上,既举白以概元,自当存陆而删范。权衡至当,洵千古之定评矣。考国朝诸家选本,惟王士祯书最为学者所传。其古诗选,五言不录杜甫白居易韩愈、苏轼、陆游,七言不录白居易,已自为一家之言。至《唐贤三昧集》,非惟白居易韩愈皆所不载,即李白杜甫亦一字不登。盖明诗摹拟之弊,极於太仓、历城;纤佻之弊,极於公安、竟陵。物穷则变,故国初多以宋诗为宗。宋诗又弊,士祯乃持严羽馀论,倡神韵之说以救之。故其推为极轨者,惟王、孟、韦、柳诸家。然诗三百篇,尼山所定,其论诗一则谓归於温柔敦厚,一则谓可以兴观群怨。原非以品题泉石,摹绘烟霞,洎乎畸士逸人,各标幽赏,乃别为山水清音,实诗之一体,不足以尽诗之全也。宋人惟不解温柔敦厚之义,故意言并尽,流而为钝根。士祯又不究兴观群怨之原,故光景流连,变而为虚响。各明一义,遂各倚一偏。论甘忌辛,是丹非素,其斯之谓欤?兹逢我皇上圣学高深,精研六义,以孔门删定之旨,品评作者,定此六家,乃共识风雅之正轨。臣等循环雒诵,实深为诗教幸,不但为六家幸也。

出《四库总目提要

在论证之前,先将该书卷九至十七(襄阳杜甫诗一至九)两本评语不同的情况,编制一表,以便观览。

两本《唐宋诗醇》之比较研究

卞孝萱

提起《唐宋诗醇》,人们并不生疏,它是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敕编,选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苏轼、陆游六家诗,共四十七卷。其内容,《辞海》云:“各家前有总评,各篇后亦常有编者评语。”《唐诗大辞典》云:“诗后均有评语,多引前朝名贤评语,亦颇多本朝人评语。”都说得不完全符合实际情况。该书不是每首诗后均有评语,也不只是编者评语。实际情况是:各家前有总评,各篇后常有编者、前人、清人评语及史料等。

人们迄今尚未发现《唐宋诗醇》有内府本(以及翻刻本)与四库全书本之不同。由于四库馆臣所撰的《唐宋诗醇》提要中避而不谈删改内府本之事,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以为两本相同,如非详细核对,永远不能发现其不同。特撰此文,重点说明两本之不同及其文化背景。在论证之前,先将该书卷九至十七(襄阳杜甫诗一至九)两本评语不同的情况,编制一表,以便观览。

附图{图}

附图{图}

附图{图}

(一)

以上各首杜甫诗,内府本(以及翻刻本)原有钱谦益评语,而四库本删去,改换了其他人的评语。两本都是清高宗“御定”的,为什么一本采用钱评而另一本删掉呢?今案《清史稿》卷四八四《文苑传一钱谦益传》云“其自为诗文,曰《牧斋集》,曰《初学集》、《有学集》。乾隆三十四年,诏毁板”。又据《清代禁毁书目四种》所载:《军机处奏准全毁书目》有《钱牧斋尺牍》(钱谦益撰)、《杜诗笺注》(钱谦益撰)、《唐诗合选》(钱谦益笺注)。

《应毁钱谦益著作书目》有:《初学集》、《有学集》、《牧斋文钞诗钞》、《牧斋性理钞珍》、《列朝诗集》、《列朝诗集小传》、《大方语范》。

内府本于乾隆十五年(1750)编定(注:内府本《唐宋诗醇》卷首《御选〈唐宋诗醇〉序》署“乾隆十五年庚午夏六月既望四日御笔”。四库本无此十六字。),十六年刻成(注:内府本《唐宋诗醇》卷首载“乾隆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奉旨开列校刻诸臣职名”。四库本无。),这时清高宗尚未公开表示敌视钱谦益(注:沈德潜自订《年谱》:“(乾隆)二十六年辛巳年八十九。二月,增订《国朝诗选》刻成……十二月又谕:‘《国朝诗选》不应以钱谦益冠籍……今已命南书房诸臣删改,重付镌刻,外人自不议论汝也。’体恤教诲,父师不过如此矣。”此事在乾隆三十四年下诏将钱谦益著作毁板之前,沈德潜尚不知高宗敌视钱。),故《唐宋诗醇》编者能采用钱评(注:《御选〈唐宋诗醇〉序》:“去取评品,皆出于梁诗正等数儒臣之手。”)。四库本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写定(注: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的《唐宋诗醇》提要署: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总校官陆费墀“乾隆四十六年三月恭校上”。),已在清高宗下诏将钱谦益著作毁板之后,《唐宋诗醇》中当然不能保留钱评了。

(二)

四库本不仅删去钱谦益的评语,其他人的评语中提到钱谦益,也要将这条评语删掉,改换一条。例如《唐宋诗醇》卷十一(襄阳杜甫诗三)《寄韩谏议》:

附图{图}

据《清代禁毁书目四种抽毁书目》所载:

“《珂雪斋近集》四本查《珂雪斋近集》,系明袁中道撰。卷九《与钱谦益书》三札,卷十《与钱谦益书》一札,连《目录》共八处,均应请抽毁。”

“《赖古堂集》六本查《赖古堂集》,系国初周亮工撰。卷八、卷十二、卷十三有涉钱谦益字样三处,应请抽毁。”

又据《军机处奏准抽毁书目》,吴伟业《梅村诗文集》有钱谦益序一篇、书一篇,王士祯《渔洋精华录》有钱谦益序一篇、诗一首,徐(?)①《本事诗》有钱谦益诗和诗话,王士祯《感旧集》有钱谦益诗句并引用《有学集》……都抽毁。四库本《唐宋诗醇》当然不能保留涉及“钱谦益”的黄生评语了。

(三)

文网虽密,仍有疏漏,举例如下:

《唐宋诗醇》卷十七(襄阳杜甫诗九)《八阵图》评语:“钱谦益曰:先主征吴败,还至鱼复,孔明叹曰:法孝直若在,必能制主上东行,不至倾危矣。公诗意亦如此。世传子瞻云云,坡无此言,纤儿伪托耳。”

卷十八(襄阳杜甫诗十)《巴西闻收宫阙送班司马入京》、《去蜀》二首评语:“钱谦益曰:二篇,朝奉大夫员安宇所收。”

四库本漏删此二条。

卷十三(襄阳杜甫诗五)《收京》编者评语:“……此始收两京之作,钱谦益语语文致,喜为傅会,而不觉其以后释前为大谬也。”

卷十七(襄阳杜甫诗九)《秋兴八首》编者评语:“近体以七律为难……如此八首……钱谦益笺十得八九,择其合者录之,馀人尚有雌黄,抑亦不知量耳。”

四库本漏删此二条中涉及钱谦益的内容。

(四)

内府本有几种翻刻本,较早的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江苏翻刻本。卷首有乾隆二十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江苏巡抚陈弘谋奏云:“今御选《唐宋诗醇》,板藏内府,四海士子,购求不易……伏乞圣恩准臣重刊广布,各省欲刊行者陆续刊行,俾海内学诗之人,群奉一编。”清高宗批“知道了”。此刻本在高宗下诏将钱谦益著作毁板之前,当然不发生删去钱评的问题。又有光绪七年(1881)浙江翻刻本。扉页有“光绪七年辛巳季秋之月浙江巡抚臣谭钟麟敬谨摹刻”一行字。此刻系乾隆二十五年本的翻刻,仍保留钱评。此时距乾隆时代已远,钱谦益的问题,已不再是政治上的敏感问题,加以清王朝已摇摇欲坠,也无暇顾及古籍中的问题,未发生文字狱。

由于乾隆二十五年、光绪七年等翻刻本的广泛流传,钱评也随之广泛流传,而四库本只是几部抄本,见者无几人,清高宗禁毁钱谦益著作的目的,并未达到。

(五)

《唐宋诗醇》所引钱谦益评语,取之于《初学集》、《钱注杜诗》,但有删节者,有一条分为两条者,有两条合为一条者,这是古人引书常有的现象,就不一一指出了。

字库未存字注释:

①原字钅加九

眉山苏轼诗六

东坡八首并引

侄安远来夜坐三首

岐亭道上见梅花,赠季常

太守徐君猷通守孟亨之,皆不饮酒,以诗之

次和王六首录一首

江上值雪,效欧阳,限不以玉鹤鹭絮蝶飞舞之类

为比,仍不使皓白素等字

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

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

红梅三首录一首

陈季常见过三首录二首

寒食雨二首

鱼子

李卿并引

曹既见和复次其

次韵孔毅父集古人句见赠五首录三首

六年正月二十日,复出东门,仍用前

南堂五首录一首

次孔毅父久旱已而甚雨三首

初秋寄子由

和蔡景繁海州石室

小饮公瑾舟中

过江夜行武昌山上,闻黄州鼓角

自兴国往筠,宿石田驿南二十五里野人舍

圆通禅院,先君旧也。四月二十四日晚,至宿焉。

明日,先君忌日也。乃手宝颂佛一偈,以

赠长老仙公,仙公掌笑曰:“昨夜梦宝飞下,著

辄出火,此祥乎!”乃作是诗。院有蜀僧宣逮,

事讷长老,识先君云

题西林壁

庐山二胜并引

先漱玉亭

贤三峡桥

岐亭五首并引录三首

郭祥正家,醉书竹石壁上,郭作诗为谢,且遗二古

铜剑

龙尾砚歌并引

次杭人裴维甫

同王胜之蒋山

沈逵赴广南

豆粥

秦少游梦发殡而葬之者,云是刘发之柩,是岁发首,

秦以诗贺之,刘泾亦作,因次其

徐大正闲轩

高陈直躬士书雁二首

次王定国南迁回见寄

卷三十八

眉山苏轼诗七

泗州南山仓萧渊东轩二首

寄簟与蒲传正

赠眼王生彦若

观杭州钤辖欧育刀剑袍

王伯所藏赵昌花四首

梅花

黄葵

芙蓉

山茶

书林逋诗后

溪阴堂

送穆越州

金山妙高

杜介并引

送杨并引

次送徐大正

杨康功有石状如醉道士为赋此诗

海市并引

过莱州雪后望三山

次胡完夫

范纯粹守广州

惠崇春江晚景二首录一首

次完夫再赠之什,某已卜居毗陵,与完夫有庐里

之约云

朱光庭初夏

送贾讷眉二首录一首

题文与可墨竹并引

武昌西山并引

赵令晏崔白大图幅径三丈

次刘贡父西省种竹

轼以去几春夏,侍立英,而秋冬之交,子由相继入

侍,次绝句四首,各述所怀录二首

郭熙书秋山平远图

次张昌言喜雨

书晁之所藏与可书竹三首录二首

李世南所书秋景二首录一首

书鄢陵王主簿所书折枝二首

李诚之待制六丈挽词

九月十五日英讲论语,终篇,赐政讲读史官

燕於东宫。又遣中使就赐御书诗各一首。臣轼

得《紫薇花绝句》,其词云:下文书静,

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

紫薇郎。翌日各以表谢。又进诗一篇,臣轼诗

鬼章二十

王晋卿并引

次刘贡父叔扈驾

和子由除夜元日省宿致齐三首

次黄鲁直书马试院中作

余与李方叔相知久矣。领贡事,而李不得第,

愧甚,作诗送之

废源宣王丈,以累得官,为洪雅主簿,雅州户

掾。遇吏民和家人,人安乐之。既谢事,居眉之

青神瑞草桥,放怀自得。有书来求红带,既以遗

之,且作诗为戏,请黄鲁直、秦少各为赋一首,

为老人光华

送饯穆父出守越州二首

卧病逾月,请郡不许,复直玉堂,十一月一日锁院

是日苦寒,诏赐官法酒,书呈同院

木山并引

送千乘千能两还乡

卷三十九

眉山苏轼诗八

次王定国得晋卿酒相留夜饮

书王定国所藏烟江嶂图

王晋卿所藏《著色山》二首录一首

王晋卿作《烟江叠嶂图》赋诗十四。晋卿和

之,语特奇,因复次。不独纪其诗书之美,

亦为道其出处。契阔之故,而终之以不忘在莒

之戒,亦朋友忠爱之也

夜直玉堂携李之端叔诗百馀首读至夜半,书其

次秦少章和饯蒙仲

去杭州十五年复西湖用欧阳察判

送子由使契丹

文登蓬莱阁下,石壁千丈,为海浪所,时有碎

裂,淘久,皆圆熟可爱,土人谓此弹子涡

也。取数百枚,以养石菖蒲,且作诗遗垂慈堂

老人

参寥上人初得智果院,会者十六人,分赋诗,

得心字

故周茂叔先生濂

次子由使契丹至涿州见寄四首录二首

次刘景文周次元寒食同游西湖

林子中王彦祖唱酬

寿星院寒碧

杨公春兰

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芽

次刘景文登介亭

袁公济和复次答之

安州老人食蜜歌

次苏伯固主簿重九

次杨公济梅花十首录二首

赠刘景文

再和杨公济梅花十绝录二首

予去杭十六年而复来,留二年而去。平生自觉出

处老少,似乐天,虽才名相远,而安分寡求,

亦庶几焉。三月六日,来别南北山诸道人,而

下天竺惠净师以石赠行,作三绝句

赠武道士弹贺若

元六年六月,自杭州召远,汶公馆我於东堂,阅旧

诗卷,次诸公三首

西湖秋涸,东池鱼窘甚,因会客,呼纲师迁之西

池,为一笑之乐。夜,被酒不能寐,作放

鱼一首

复次放鱼答赵承陈教授

九月十五日观月听琴西湖示坐客

泛颍

韩退之孟郊墓铭云,以昌其诗。举此问王定国,当

昌其身耶,昌其诗也?来诗下语未契,作此答之

聚星堂雪并引

次前送刘景文

次赵景贶春思且怀吴越山水

小饮西湖怀欧阳叔弼兄弟,赠赵景贶,陈履常

送路都曹并引

送连判朱朝奉入蜀

淮上早发

颍州德麟同治西湖未成,改扬州。三月十六日

湖成,德麟有诗见怀,次其

石并引

次苏伯固蜀,送李孝博奉使表

行宿泗间见徐州张天骥次旧

近以月石砚屏子功中书,公复以涵星砚纯父侍

讲,子功有诗,纯父未也,复以月石风林屏赠之,

谨和子功诗,并求纯父数句

范纯父涵星砚月石风林屏诗

卷四十

眉山苏轼诗九

次穆父尚书侍祠郊丘,瞻望天光,退而相废,引

满醉吟

郊祀废成诗

所藏仇池石希代之宝也。王晋卿以小诗借观,

意在於,不敢不借,然以此诗先之

王晋卿示诗欲海石。钱穆父王仲至,蒋颖叔皆

次穆至,二公以为不可许,独颖叔不然。今

日颖叔见访,亲睹此石之妙,遂悔前语,以

库存晋卿可终闭不予者。若能以韩二散马易

之者,可许也。复次前

欲以石易书,晋卿难之。穆父欲兼取二物,颖叔欲焚

闻新雁有感

小园独酌

古意

湖上寻梅

湖山

雪晴欲出而路泞未通,作

春日杂兴

兰亭道上

初夏杂兴

山行过僧庵不入

夏日六言

夏夜泛溪至南复回湖桑

郊行

文章

思蜀

江村

示儿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