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失玄珠

上古时期,黄帝在赤水之北遗失玄珠,象罔寻觅到玄珠,后被震蒙氏之女窃取,玄珠得而复失,此历史事件称为“黄帝失玄珠”。

黄帝(前2697-前2599年),少典之子,出生成长于陕西姬水,因而姓姬,居轩辕之丘(在陕西省武功县),故号轩辕氏,葬于陕西桥山黄帝陵。华夏民族始祖,人文初祖,中国远古时期部落联盟首领。一说姬水成以土德王天下,土色黄,故称黄帝。神话身份:神界中央天帝

象罔黄帝大臣,漫不经心的人物,因找回黄帝遗失赤水岸边的玄珠,而受黄帝赏识。

震蒙氏之女因窃黄帝玄珠,而被黄帝派兵追杀,投水自尽,成为奇相,为江渎神。

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玄珠。使知索之而不得,使离朱索之而不得,使吃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黄帝曰:“异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

震蒙氏之女窃黄帝玄珠,沈江而死,化为此神(奇相),即今江渎庙也。

黄帝所居为姬水 [Ji River],黄帝以姬水成《国语晋语》据传他出生几十天就会说话,少年时思维敏捷,青年时敦厚能干,成年后聪明坚毅。

黄帝祭示祈求了苍天后,那老天终于露出了笑脸,恢复了它的故态。黄帝这下松了口气,他便与素女一起到昆仑山行宫周围去逛玩,在这仙境中有一位如同仙女似的妙龄才女陪同,他竟忘了归路,他本来是要去迎接仓颉的,但这一玩,不知又过了多少日,早违了期限,他自己也把此事给忘了。因为他一路上有素女陪着他,一边游玩,还一边给他讲解阴阳八卦,高兴了时还为他鼓上一曲,他太快乐了,快乐得把他的新婚妻子嫘祖都要遗忘了。谋臣天老不得不催促他赶快离开昆仓,回到夏国,国内还有许多重大事情等他回去处理。这样他才恋恋不舍地从昆仓山起驾回国了,从天国又回到了人间。

黄帝带着素女与随从从赤水经过,素女一不小心把他一颗最珍爱的又黑又亮的宝珠丢失在赤水的近旁了。黄帝准备把他这颗宝珠赏赐给嫘祖,让她缀在她的凤冠上,如今却丢失了,黄帝心里很着急,马上派了一个聪明绝顶的天神名叫的,去替他寻找这颗宝珠,知去寻找了一遍,全无踪影,只得空着两手转来向黄帝报告寻找的结果。黄帝又派那个在昆仑山服常树上躺着看守琅环树的天神离朱去寻找宝珠,离朱虽然长着三个脑袋,六只眼睛,而且每只眼睛都明亮得出奇,可是去找了一遍,还是踪影全无。黄帝只得又派一个能言善辩的天神契诟去寻找这颗珠子,他寻找了一遍,在这件细致的工作中,也没有能够用上他的辩才,终于还是失望地转来。黄帝没办法了,最后,只得派那个神国闻名的粗心大意的天神象罔去寻找。象罔领了旨命,飘飘洒洒,漫不经心地走到赤水岸上,用他那恍兮惚兮的眼睛约略向周围一瞧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颗黑而放光的宝珠,正不声不响地躺在草丛里呢。象罔便略弯了弯腰身,从草里拾起宝珠,仍旧飘飘洒洒,回来把宝珠交还给黄帝。

黄帝看见这个粗心大意的天神,一去就把宝珠寻找了回来,不禁大为惊叹:“唉,别人找不到,象罔一去就找到,这真是奇怪啊!”于是,黄帝便把他这颗最心爱的宝珠交给了粗心大意的象罔保管着。

那知道这个“能干会办事”的象罔,拿着这颗宝珠,仍旧漫不经心地朝他那大袖子里一放,回到都城后,每天照样漂漂洒洒,无所事事地东游西荡;后来终于给震蒙氏的一个女儿奇相知道了,只略用了点点计策,便把这颗宝珠从象罔身上偷了去。

有一天,震蒙氏的女儿来看望象罔,只见那象罔赤裸着上身,用双手不断的在身上乱抓,震蒙氏的女儿走上前,见他的背上抓出了许多的血痕,她便很痛心地说:“你怎么了,看把你的背都快抓出了血?”因为在那个时代,男女之间并没有啥大防,她走近他,便用她那素手来为他揉揉、摸摸,女人的手,在他那背上搓来揉去,马上就好受多了,她一边扣扣,一边关心地问道:“你这衣裳上沾上了什么呀?”她便从他手中拿过了衣服,双眼仔细地为他寻找什么东西,一只手却把他藏在衣服中的玄珠取走了,然后,说:“你这衣服上什么都没有,怎么会痒呢?”她便把衣服重新为他披上。象罔顾得身上痒,全忘记了黄帝的玄珠。他身上痒的根源就是震蒙氏的女儿奇相的捉弄:她头一天趁他把衣服凉在圆顶房前面,便把一种叫“美人脱衣”的棘果中的纤维撒在了他的衣领上,这种纤维很细小,一但与肌肉接触,就会奇痒难忍。

象罔不得不把丢失玄珠的事报告给了黄帝,黄帝在懊恼之余,把事情调查实在,便派遣天神去追捕震蒙氏的女儿奇相。震蒙氏的女儿害怕受罚,便把宝珠吞进肚里,跳进汶川江(即岷江,在今四川省境)里,变做了一个马头龙身的怪物,名“奇相”,从此以后,她就做了汶川的水神,据说后来她为了谢罪,她还帮过黄帝很大的忙呢。

震蒙氏部落原本就不是神农、有熊氏之后裔,他们仍然属于蛮民,但震蒙氏接近有熊氏,早已开化了,这又与蛮民部落不同。震蒙氏的女儿偷了他的黑色玄珠,黄帝十分生气,因为这宝珠他还没有来得及送给他的元妃嫘祖,竟被震蒙氏的女儿偷了去,而偷窃者已经投水自尽了,黄帝也无法再追回那再次失去的宝珠了,由于黄帝对华夏两族之外的部落存有偏见,便要追究震蒙氏教女无方的罪责。

震蒙氏在万般无奈之下,被迫率部落企图渡过黄河,向西逃避。

震蒙氏的女儿,知道由于自己一时过错,给整个部落带来了灾难,很是内疚,但她又不能阻止黄帝的追杀。她眼见得黄帝的军队快要追上震蒙氏了,奇相便作法,布下漫天大雾,使黄帝的军队立即迷失了方向,这样才使得震蒙氏部落得以从容渡过黄河。

震蒙氏渡过黄河后,这黄河两岸都是陈仓部落的地盘,当然在那里是没有他们的落脚之地的,这样只得继续沿黄河北上,到了黄河的上游的三危山,即赤水以东,在那里才找到了他们的栖身之地。所以《山海经 - 海外南经》上说:“三苗国在赤水东,其为人相随,一曰三毛国”。震蒙氏立足之后,便向东扩展,进入那广袤的大草原,成为匈奴的先民,其子后再次归依黄帝纛下。

关于黄帝丢掉在赤水上的那颗黑色宝珠,奇相岂敢霸占天国统治者的宝珠,因此,在赤水岸上,生出了一棵光明灿烂的树来,这树的形状有点象柏树,树叶都是些明亮的珍珠,从树身的两旁对称地生出两枝树干,和主干并列为三,远远望去,有点象是彗星的尾巴,树干上长满珍珠的树叶,更象是彗星所发射的光芒,于是人们便叫它做“三珠树”。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