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录

本书包括唐五代笔记四种。 《奉天录》四卷,唐赵元一撰。此为现今仅存的唐人记载“奉天之难”的专书。大体按日纪事,录功臣勋业及逆臣言行等,叙述详尽,可与正史相参或备史之阙,是了解奉天之变的第一手文献。 《新辑玉泉子》。唐佚名撰《玉泉子》,多记晚唐士人言行,兼及政治制度、社会风俗、科举婚嫁等轶闻。间或夸饰命定之说,杂录谈噱之语。 《中朝故事》二卷,南唐尉迟撰。载晚唐宣、懿、僖、昭诸朝旧闻。上卷多君臣事迹及朝廷制度,下卷多神异怪幻之事。 《金华子杂编》二卷,南唐刘崇远撰。杂记晚唐以来门阀积习、科场旧闻、士人轶事等,亦颇涉神怪灵异之事。

全书共四卷。唐赵元一撰。本书是记载德宗避难奉天时期的第一手资料。体例是按日叙事,多记功臣勋业及逆臣言行,以示惩劝,并常作简短评论。其叙事记言往往较正史详尽可信,可据以考订事实真相,虽间有失实之处,不足为病。

卷一

建中四祀,先是,襄阳节度使检校右仆射梁崇义自阻兵不朝二十年矣。上在 春宫,情深愤惋,及登宝位,有诛四凶之志焉,诏剑南节度检校工部尚书张延赏、 东川节度御史大夫王邕、梁洋节度御史大夫贾耽、江陵节度检校工部尚书张伯仪、淮扬节度司徒陈少游、淮宁节度同平章事汉南汉北招讨使李希烈,充都统诸军平 襄大总管。王命颁行,分路齐进,兽奋龙骧,谋臣盈幕,武族云萃,旗鼓才施, 凶徒瓦解。乘胜逐北,如巨海之沃荧光;汉水浮尸,似秋风之吹落叶。崇义之首悬于朝矣。世祖昆阳,谢安淝水,各一时也。《诗》云:“无拳无勇,职为乱阶”,斯之谓矣。

都统李希烈自谓有克敌之功名,居然有都襄之志。有诏勒归本镇,然生不 之心,乃劫其郡,席卷而归淮宁。凡掠良家子姓,悉为贱隶;六畜资财,扫 地而尽。昔太武瓜步,回师六州,无鸡犬之响;游子望舍,不识旧庐。元凶之拔襄阳,甚于斯酷。遂纵师陷我汝州,河南尹郑叔则表奏之。上命工商尚书兼右仆 射哥舒曜,总禁兵五万而讨之。师谋士锐,所向莫敢有争衡者,长驱筑垒于襄城 县焉。

时国家多故,河北幽冀,猥毛蜂起;三辅两畿,征兵日继。皇赫斯怒,爰整 其族。诏河阳节度御史大夫、太原节度检校工部尚书马燧、泽潞节度检校工 部尚书李抱真朔方节度太子少师李怀光、神策制将御史大夫异姓王李公晟、华原镇遏使御史大夫赵令珍,分路长驱,深入贼境。虽王师频胜,而寇亦未衰;胜 负相参,杀伤万计。时军用既多,不遑远略。户部侍郎赵赞上封事,请税三辅、 两畿居宇间架,及取两市富商大贾,于西明、慈恩二寺置院检纳。贪吏深文,怨及社稷。太史奏曰:“窑门出天子。”有诏“去城七里内诸窑尽废之”。及称 兵,乃是泾原节度姚令言为谋主也。

时哥舒曜孤军无援,粮储不继。贼得其便,重围数周,甲士日惟半菽,马淘 墙皮而刍焉。潜表请济师。诏神策制将行营兵马使御史大夫刘德信、御史大夫高 秉哲,各马步共一十万,来救襄城。敕大梁节度司徒李公勉发师,犄角而攻之。军书往来,同会于汝州之薛店。军令不严,为伏兵所败,三将之师望旗大溃,戎 器委数百里,铁马一万蹄没焉。洛阳士庶惶骇,北走河阳,西奔崤黾,东都尹郑 叔则入保西苑。唐汉臣奔于大梁,高秉哲、刘德信收离集散,驻军于汝州

诏泾原节度姚令言赴援,总师五千,东至水。时京兆尹属吏置顿,牛 酒俭薄,将士色厉,遂传箭而回。十月三日巳时也。

令言尚在紫宸殿,授以枢密,并赐赍金帛。时御史壶左巡奏云:“泾原士马, 违命回戈。”令言星驰至长乐坂,逢之。有引弓射令言者,遂拥令言而回。上又 使使劳问,贼已列方阵于通化门,门卫欲拒使者,强之而未及。宣旨言加不顺。上又诏普王及诸王侍书等宣尉劳之,许以重赏。又载金银帛绣等二十余车,普王 才出禁城门,贼已至于丹凤门。诏召六军,久无至者。

时关东、河北频战不利,屡发禁兵相次东征,警卫遂虚。上乃出白苑北门, 六军羽卫才数十骑。或曰:“是失意之臣,恐怀侥幸,不如遣十骑捕之,使陪銮辂。若脱于泉,为害滋甚。不然,以卒诛之。养兽招祸,立可俟矣。”上与 储官经略不遑,而贼已犯禁门,遂以普王为先驱,皇太子为殿,韦淑妃唐安公主亲王贵妃等一百余人,策骑而去。乘舆次于咸阳,咸阳令李衡俯集其妻亲 奉御膳。上命贵妃以下接以恩礼,传食而过,神策军使御史大夫白志贞等十数人 扈,门下侍郎平章事卢杞中书侍郎平章事关播、御史中丞刘一、户部侍郎赵赞、右领军使御史大夫令狐建京兆尹、驾部郎中郭雄、翰林学士陆贽吴通微等,悉于咸阳而及焉。

郭曙与家仆数十人于苑中猎射,闻跸,伏谒道左。上宣劳之,志愿翊,上 之。

驸马郭暧先与公主失意,上收公主在内,隔绝经年。及此,暧驰往觅得公主, 策骑俱赴行在。三日夜四更,至骆驿,奔及乘舆。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