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赋(谢庄赋作)

《月赋》是南朝宋辞赋家谢庄所写的一篇文章,它通过假设曹植王粲月夜吟游的故事,描写了月夜清丽的景色以及沐浴在月光当中的人们的种种情思,在叙事中透出怨遥伤远之意,从而使叙事与抒情紧密结合起来。在写作上多用侧面渲染、烘托的手法,中间又穿插神话、典故以及历史传说,更深化了月的历史背景的文化意义。句式以骈偶为主,又杂以散句,显得整齐而富有变化。全赋写月神采飞动,用笔柔和细腻,风格清雅秀美,读来诗意盎然。特别是篇末所系两诗,一咏明月,一咏落月,感叹岁月流逝,再致怨遥伤远之意,情思绵邈,韵味悠长,既总结全篇,又与篇首“沉吟齐章,殷勤陈篇”相呼应,反映了此赋结构的精巧完整,并昭示南朝赋在总体上走向诗化的趋势。

文章先写曹植因思念初丧的应、刘桢两位文友,于月夜宴请王粲作赋。王粲在赋中极写月亮的变幻精灵,预示人事的顺逆。它的清辉照亮皇宫,君王即为月色所陶醉;它照到寄旅者时,触动游子愁思;它使遥隔的情人,千里共仰明月。当月亮下山,所有人均为之变容,惶然若失。最后慨叹月没岁暮,良人难遇,并规劝君王珍惜佳期,勿沾霜露。结尾写曹植听王粲此赋后,反复吟咏不绝。全篇构思精巧,语言含蓄蕴藉。写月夜景色,历历如绘,意境悠远,余味不尽。

陈王初丧应、刘1端忧多暇2。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疚怀3不怡中夜4

乃清兰路,肃桂苑5,腾吹寒山6弭盖7。临浚壑而怨遥8,登崇岫而伤远9。于时斜汉左界10,北陆南11,白露暖空12,素月流天。沈吟齐章13,殷勤陈篇14抽毫进牍,以命仲宣15

仲宣跪而称曰:臣东鄙幽介16,长自丘樊17。味道懵学18,孤奉明恩19。臣闻沈潜既义20,高明既经21,日以阳德22,月以阴灵23。擅扶光东沼24,嗣若英于西冥25。引玄兔于帝台26,集素娥于后庭27警阙28示冲29,顺辰通烛30,从星泽风31。增华台室,扬采轩宫。委照而吴业昌32,沦精而汉道融33

若夫气霁地表34,云敛天末,洞庭始波,木叶微脱。菊散芳于山椒35,雁流哀于江濑36。升清质之悠悠37,降澄辉之蔼蔼。列宿掩缛38,长河韬映39,柔雪凝40,圆灵水镜41。连观霜缟42,周除冰净43。君王乃厌晨欢,乐宵宴,收妙舞,弛清县44。去烛房,即月殿45,芳酒登46,鸣琴荐47

若乃凉夜自凄,风篁成韵48亲懿莫从49,孤递进50。聆皋禽之夕闻51,听朔管之秋引52。于是弦桐练响53,音容选和,徘徊房露,惆怅阳阿54。声林虚籁55,沦池灭波56,情纡轸其何托57,皓月而长歌58。歌曰:

美人迈兮音尘阙59,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歌响未终,余景就毕60,满堂变容,回遑如失61。又称歌曰:

月既没兮露欲62,岁方晏兮无与归63

佳期可以还64,微霜沾人衣。

陈王曰:善。乃命执事65,献寿羞璧66,敬佩玉音67,复之无68

1、陈王:即曹植。应、刘:即应和刘桢。

2、端忧:正在忧愁之中。端:正。

3、悄焉:忧愁的样子。疚怀:伤怀,忧心。

4、怡:愉快。中夜:半夜。

5、肃:肃静。

6、腾吹寒山:在寒山上奏乐。

7、弭:停。盖:车盖,这里代指车。阪:山坡。

8、浚(jùn):深。

9、崇岫(xiù):高高的峰峦。

10、汉:天河。左界:象是划在天空的左边。

11、北陆南躔:北陆星向南移动。躔:日月星宿运行的度次。

12、暧:蔽,充满。

13、沈吟:沉思吟味。齐章:指《诗经齐风》,其中《东方之日》篇里有“东方之月兮”的句子。14、殷勤:殷切习思。陈篇:指《诗经陈风》,其中《月出》篇里有“月出皎兮”的句子。

15、仲宣:王粲的字。

16、鄙:边境。幽介:指出身寒微。

17、樊:藩篱,丘樊指居处简索。

18、昧道懵(měng)学:不通大道、于学问。

19、孤奉明恩:白白地受了君王的恩惠。孤:同“辜”。

20、沈潜:指地。义:合宜。

21、高明:指天。经:纲常。

22、日以阳德:日具有阳的德行。

23、月以阴灵:月具有阴的精华。

24、擅:同“禅”,传位禅让。扶光:扶桑之光,指日光。东沼:指汤谷,传说中日出之处。

25、嗣:继续。若:若木,神话传说中大树名,日落的地方。英:华西冥:指昧谷,传说中日入之处。

26、玄兔:传说中的月中玉兔。这里代月。帝台:帝王的台榭。

27、素娥:指嫦娥。后庭:帝王的后宫。

28、(nǜ):月初的缺月。(tiǎo):月末的缺月或月行失常轨。警:警惕。阙:同“缺”,缺点错误。

29、(fěi):月初生明,月光不强,叫做或者叫做魄。冲:谦虚谨慎。

30、顺辰:指月球顺着十二月的次序而言。通烛:普遍照耀。

31、泽:雨。

32、委:向下照耀。照:指月光。

33、沦:向下照耀。精:指月光。

34、霁:雨止。

35、山椒:山顶。

36、濑:从沙石上流过的急水。

37、清质:指月亮。

38、列宿:众星。掩:掩盖。缛:繁,指星光灿烂。

39、长河:指天河。韬:隐藏。映:照耀。

40、柔(qí):指地。

41、圆灵:指天。

42、连观:连接宫观。观:供帝王游憩的离宫别馆。霜缟:象霜一样的洁白。

43、周除:四周的宫殿的台阶。

44、弛:放下。县:即悬。清悬:指悬挂着的钟磬。

45、即:就。

46、登:进酒。

47、荐:进献。

48、风篁(huáng):风吹竹林。

49、亲懿:即懿亲,指笃好的亲族。

50、(jī)孤:指流落在外的人。

51、皋(gāo)禽:鹤。《诗经》:“鹤鸣于九皋”。夕闻:晚间的叫声。

52、朔管:笛子。秋引:秋天的曲调。

53、弦桐:琴。练:选择。

54、房露、阳阿:都是古曲名。

55、虚:停息。籁:风吹孔窍所发出的音响。

56、沦:微波。

57、纡轸:隐痛在心,郁结不解。

58、(sù):向着。

59、迈:往。音尘:信息。阙:通“缺”。

60、就:接近,即将。

61、回遑:内心彷徨,没有着落。

62、:干。

63、晏:晚。

64、佳期:约会,这里指期会的人。

65、执事:这里指左右侍奉的人。

66、献寿:进酒祝贺。羞:进献。

67、佩:带。玉音:对别人言辞的敬称。

68、复:指反复诵读。(yi):厌烦。

陈思王曹植,因友人应和刘桢之先后去世,闲居在家,不免忧思重重。阁下长满了绿苔,台榭之间,也堆满了尘埃,心里默默在难过、不快乐。

于是,半夜里起来去清扫长满了兰草的道路,整理桂苑,在寒山之中奏起了音乐。在出行时从简,于秋坡上行走,不再打着大伞。是时,横斜的银河在东方划出一条界线,太阳运行的方位与线路,也发生了变化,已从夏至时的偏北移向了冬至后的偏南,现在季节正处在秋冬之交。腾腾的雾露,使天空朦朦胧胧的,而明月的光芒却仍然漫天照射。他用低声沉吟《诗经齐风》的“东方之月”;反复念诵《诗经陈风》的“月出皎兮”。并即拿出笔和木板交给王粲,请他撰写文章。

王粲向陈王曹植施以跪拜礼后说:我生在东方僻壤,长在山野中的一个不学无术之士,本领有限,深怕有负君王重托之恩德。据我所知,地沉静在下,天高朗在上,天地形成之后,日具有“阳”的德性,月具有“阴”的精华。太阳挟着扶桑光彩自水里出来,月亮当太阳落入长满若木花的幽谷后,相继出来。且引着黑兔奔驰在天帝之台榭,又聚嫦娥于帝之后宫。月初,月亮出现在东方,月底,月亮出现在西方,它则以上弦下弦之“月缺”现象,警戒人们不可自满;初生的月与成形之月,则以月之盈亏,启示人们应保持谦虚态度。月亮,一般都顺着地支十二个时辰运行,当月行至某一星宿时,就会发生天象的变化:如遇到毕宿星,就会下雨;遇到箕宿星就会刮风等。月亮还能为三台星座的星增加光华;也能为轩辕星座的星发扬光彩。月亮的光华照进三国东吴,而孙吴之帝业就繁荣昌盛;照到西汉,而使李夫人育女为皇后,汉道因此大顺大通。

当雾气散去,大地一片澄洁,乌云都蜷缩到天边,洞庭湖开始兴波作浪,湖边秋树也首见落叶。黄菊的芳香弥漫于山巅,寒雁的哀鸣也流浇在沙滩上。见那清朗的明月冉冉升起,向大地播散下柔和的光辉。群星的光华被清朗的月光所掩盖,那长长的银河,也因明月而失去了清晖。皎洁的月光照耀得大地如蒙上了一层白雪;那蔚蓝天空在月光下有如澄明透辙的镜子。宫中一爿爿高楼,被月光照得同霜一样的洁白,周围的台阶,也被照得似冰一样的明净。在如此月夜美景的逗诱下,君王讨厌白昼娱乐,而喜欢夜晚的欢宴。于是,停止了一切歌舞与音乐,离开点着辉煌蜡烛的宫室,来到月光照射着的厅堂,端上喷香的美酒,奏起幽雅悦耳的琴音,终于在月光下陶醉了。

在这凄凉的月光如水的寒夜中,竹林里发出一种如歌似乐的声响。这时,至亲好友都不在身边,聚拢来的是一些孤身羁旅在外的人们。大家在听着夜晚鹤鸣之声,特感凄清;又闻到北方民族的音乐,奏的是一些凄凉的曲调。这些游子,也抚琴调起弦来,选奏那些风格委婉的乐曲。比如:饱含迟徊怨慕情调的《防露》和《阳阿》等古乐曲。于是,原来那些树林因风而发出的天然声响,现在也消失了;原来满是波纹的池水,此时波纹也不见了。总之,大气沉寂,万物歇息。在这种情景下,游子们心情郁结,满腹悲苦向何处寄托?找谁宣泄?惟有对着寒月倾诉。

其歌道:“远方的良人啊,音讯隔绝。地虽千里之隔,而明月却可共享。迎风叹息啊,哪能停歇不唱!可是山山水水路程实在太远,难以跨越。”

歌声未歇,而残月影子却将沉没。于是,满屋子里的人们都变了颜色,在徘徊着,彷徨着,像丢失了什么似的。

又接着唱道:“月亮已落啊白露将干,时间已晚啊无人与我归还。在这美好的日子里回去吧,秋天的微霜会沾湿了人的衣衫。”

曹植说:好。于是命令侍从的下人,捧酒祝贺,进献玉璧。并表示牢记王粲的美言,反复诵读,永不厌烦。

关于《月赋》的创造年代,现有史料没有直接明确记载。但可以考证求出答案。谢庄《月赋》以虚构陈王曹植与文学侍从王粲的对话来描绘月亮,抒发羁旅孤独、“怨遥”、“伤远”之感,思人怀归之情。这正切合元嘉二十八年(451)间刘骏与谢庄的各自身份、处境和他们的关系。

南史》卷二十《谢弘微传》记载:“孝建元年,(谢庄)迁左将军。庄有口辩,孝武尝问颜延之曰:‘谢希逸《月赋》何如?’答曰:‘美则美矣,但庄始知“隔千里兮共明月”。’帝召庄以延之答语语之,庄应声曰:‘延之作《秋胡诗》,始知“生为久离别,没为长不归”。’帝抚掌竟日。”据此可见,《月赋》必作孝建元年(454)前,在此前已被刘骏、甚至为有文人相轻习气的大文豪颜延之等人称美,孝武帝刘骏熟知《月赋》,《月赋》与刘骏有关系。

不仅如此,刘骏是个有文学才华的人,虽然他不是个懿德之君。《文心雕龙时序》说:“自宋武爱文,文帝彬雅,秉文之德,孝武多才,英采云构。”《诗品》卷下“宋孝武帝、宋南平王铄、宋建平王宏”条也说:“孝武诗,雕文织采,过为精密,为二蕃希慕,见称轻巧矣。”《颜氏家训》卷四《文章篇》道:“自昔天子而有才华者,唯汉武、魏太祖、文帝、明帝、宋孝武帝。”刘骏称帝后有《伤宣贵妃拟汉武帝李夫人赋》,见《宋书》卷八十《孝武十四王传附始平孝敬王子鸾传》。他在称帝前,就是个文采横溢的藩王。《宋书》卷五《文帝纪》载元嘉二十七年(450)秋七月文帝令北伐。刘骏作有《北伐诗》,见《艺文类聚》卷五十九。刘骏富有文才,与曹植相似。

《宋书》卷六《孝武帝纪》记载刘骏“文帝第三子也”。《三国志》卷二十《武文世王公传》:“武皇帝二十五男,卞皇后生文皇帝,任城威王彰,陈思王植,萧怀王熊。”刘骏非太子,这也与曹植相似。

《宋书孝武帝纪》:“(元嘉)二十八年,(刘骏)进督南兖州、南兖州刺史,当镇阳山。寻迁都督江州荆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晋熙新蔡四郡诸军事、南中郎将、江州刺史,持节如故。时缘江蛮为寇,太祖遣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等伐之,使上总统众军。”《汉书》卷二十八《地理志下》:“淮阳国,高帝十一年置。莽曰新平。属兖州。……县九:陈,故国,舜后,胡公所封,为楚所灭。”《宋书》卷三十六《州郡志二》载元嘉二十二年(445)至孝武大明三年(459),合豫州与南豫州为一,治姑孰;又载南豫州南梁郡有陈县,“陈令,前汉属淮阳,后汉属陈,《晋太康地志》属梁”。又载豫州有陈郡,“陈郡太守,汉高立为淮阳国,章帝元和三年更名。晋初并,梁王肜薨,还为陈”。陈地,无论依汉属兖州,还是依宋属豫州,都属于刘骏在元嘉二十八年的辖地。刘骏在这一点的辖地与陈思王植的封地有相似的地方。《三国志》卷十九《陈思王传》:“(太和六年)二月,以陈四县封植为陈王,邑三千五百户。植每欲求别见独谈,论及时政,幸冀试用,终不能得。既还,怅然绝望。”

刘骏在元嘉二十八年也是被贬失意的。《宋书孝武帝纪》:“(元嘉)二十七年,坐汝阳战败,降号镇军将军。又以索虏南侵,降为北中郎将。二十八年,进督南兖州、南兖州刺史,当镇山阳。寻迁都督江州荆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晋熙新蔡四郡诸军事、南中郎将、江州刺史,持节如故。”刘骏被贬远离都城建康,与陈思王植远离都城洛阳也有相似的地方。

谢庄与王粲都是世家子弟,贵公子孙,又同是当时的文章之杰,漂泊四方,他们的相似自不待言。而且史料可以证明元嘉二十八年谢庄是跟从着刘骏为侍从的。《梁书》卷十五《谢传》:“孝武帝游姑孰,敕庄携从驾。诏使为《洞井赞》,于座奏之。帝笑曰:‘虽小,奇童也。’”《宋书孝武帝纪》载:元嘉二十八年孝武帝刘骏“迁都督江州荆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晋熙新蔡四郡诸军事、南中郎将、江州刺史,持节如故。”《宋书州郡志二》载元嘉二十二年(445)至孝武大明三年(459),合豫州与南豫州为一,治姑孰。本年孝武帝刘骏都督豫州之西阳晋熙新蔡军事,当到过豫州治姑孰。这年刘骏实际上还未称帝,《梁书谢传》的记载是以后来的称呼称当时的武陵王刘骏。《梁书谢传》:“谢字敬冲,……父庄”,又载薨“时年六十六”。又卷二《武帝纪中》载天监五年(506)“十二月癸卯,司徒谢薨”。据此推之,元嘉二十八年时谢十一岁,与称“虽小,奇童也”。正相合。

此外,谢庄《月赋》云:“洞庭始波,木叶微脱。”《宋书孝武帝纪》载元嘉二十八年,“(刘骏)迁都督江州荆州之江夏豫州之西阳晋熙新蔡四郡诸军事、南中郎将、江州刺史,持节如故。”《文帝纪》载元嘉二十八年“六月壬戌,以北中郎将武陵王骏为江州刺史”。荆州之江夏,正距洞庭湖不远,六月后不久正是落叶的秋天。

综上所述,谢庄创作《月赋》是在南朝刘宋元嘉二十八年六月之后的秋天。当时是作给武陵王刘骏等人看的。《宋书》卷八十五《谢庄传》:“(元嘉)二十九年,除太子中庶子,时南平王铄献赤鹦鹉,普诏群臣为赋,太子佐为率袁淑文冠当时,作赋毕,赍以示庄,庄赋亦竟,淑见而叹曰:‘江东无我,卿当独秀,我若无卿,亦一时之杰也。’遂隐其赋”元嘉二十九年(452),谢庄已回都城建康了。

《月赋》巧妙地虚构曹植同王粲夜半赏月抒怀的故事,展开三层描写。开头一段写吟月,中间两段写赞月,最后三段写叹月。全文紧扣月色,逐步推进,将月景与人情交融一体;由人写月真切自然,引典咏月典雅优美。

赋以曹植方丧好友应、刘桢,中夜不眠开篇,引出咏月的主题,点明观赏明月所具有的特定时节、环境和情趣。在“斜汉左界,北陆南躔”的深秋时节,天高气凉,夜深人静,月色最美,“白露暖空,素月流天”,白色的露气朦胧弥漫,明洁的月光洒满天空,大地仿佛披上了银色的薄幕。这时,怀有几分忧愁,漫步在兰路桂苑、寒山秋坡中的主人曹植,悠然对月伤怀,发思古之幽情,低声吟诵着《诗经》颂月之章。这游吟古诗的情趣,又引起赞月的激情,而以假托曹植命王粲作赋的形式铺写出下文。

接着两段假托王粲写月色之美。作者写月富有传神之笔的是,首先写月亮的功德美。在宇宙间,天地形成以后,日以阳德,月以阴灵,太阳挟着扶桑的光彩从东方的水里出来,又向西方若木的幽冥中落下,而当太阳落下之后,月亮总是继而升起,“顺辰通烛”,依时照明。而月亮又能“警阙,魄示冲”,以它的盈亏变化启示人们谦虚自省,不可自满。月亮还能传授天命,预示人事,“委照而吴业昌,沦清而汉道融”,传说吴主孙策之母梦月入怀而生他,遂使东吴王业昌盛;汉元帝皇后之母梦月入怀而生她,因得以成为皇后。这里连用神话传说、历史故事,描写月亮继日而照、戒示人世、预兆命运之德,神奇莫测,引人入胜。

月亮既有神奇的美德,更有自然的美色。“气霁地表”六句渲染月出的背景,雨过天晴,大地一片澄清,乌云消散在天的尽头,秋风吹来,水波粼粼,落叶飘飘,菊香霏霏,雁声阵阵。这秋高气爽,天地清旷的环境气氛,为月的出现作了生动的渲染。继而“升清质之悠悠,降澄辉之蔼蔼”,一轮明月缓缓地升上天空,柔和的光辉照射着大地,显得格外的清洁明亮。接着三层侧面描写,具体地展现迷人的月色美。仰望天空,“列宿掩缛,长河韬映”,明月当空,天上的群星和银河顷失光芒而黯然无色,这里衬托鲜明,突出了月光的皎洁。俯仰上下,“柔雪凝,圆灵水镜,连观霜缟,周除冰净”,作者连用雪、水、霜、冰四个比喻,形容在月光笼罩下的银色世界:大地好象蒙上了一层白雪,天空犹如水色明澈,排排高楼如同霜一样的洁白,处处台阶恰似冰一样的明净。第三层以君王观月的激情来烘托,作者将君王“厌晨欢”,“收妙舞,弛清县,去烛房”的厌弃生活的举动,同“乐宵宴”,“即月殿,芳酒登,鸣琴荐”的观月欢乐的场面,形成鲜明的对比,强烈地烘托出月色迷人的魅力。

最后写叹月,以歌继赋,欲止未尽,别有一番情致。作者假设君王赏月,乐而生悲,身处皓月深夜之中,耳闻竹间风声,晚夕鹤鸣,凄凉羌笛,委婉琴曲,更觉“凉夜自凄”,不禁“诉皓月而长歌”,续诗两首,深切地表达了由赏月而产生的怀人之情和岁幕之感,创造了“隔千里兮共明月”的千古佳句。最后又假托曹植称赞王粲作赋之美,收结全篇。

这是一篇成功的咏月杰作,构思新奇,意境清美。《月赋》是一篇骈赋,骈赋是在古赋的基础上发展变化出来的一种新赋体,它产生于魏晋之后,盛行于南北朝时期。此赋是四六骈文的代表作,向为人们所称道。它假托曹植、王粲月下游吟,描写迷人的月夜景色,抒写寂寞忧伤的情怀,风格明净,文辞清丽,艺术成就甚高。

全文以人物的游观为线索,通过沉吟、赋月、歌怀活动的描写,展现出月亮从初升、当空到既没的全过程,情景相融,生动真切,确有身临其境之感。

本事诗》:“宋武帝曾吟谢庄《月赋》,称叹良久,谓颜延之曰:‘希逸此作,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昔陈王何足尚邪!’”

孙矿:“尚未入宏深境,然风度却飘然可挹,固远出《雪赋》上。”

李元度《赋学正鹄》:“自月升写到月没,无限深情。”

六朝文》:“此赋假陈王、仲宣立局,与小谢《雪赋》同意。兹刻遗雪取月者,以雪描写著迹,月则意趣洒然。所谓写神则生,写貌则死。”

鲍桂星《赋则》:“神韵凄婉,风调高秀,其中佳句,真乃一字一珠。”

浦起龙古文眉诠》:“不多粘月,只写对月,故神远。”

何焯:“前写月之故实,次入即景之语,后言兴感之情,大意全在二歌。由始生以及既没,前后自相照应。假陈王立局,与《雪赋》同意。‘端忧多暇’一句,生出全篇情致。”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