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ASHCROFT

RICHARD ASHCROFT是一名英国摇滚男歌手,发行的专辑有《United Nations of Sound》。

全名:Richard Paul Ashocroft

唱片公司: Virgin Records

身 高: 179

体 重: 67

国 籍: 英国

语 言: 英语

兴 趣: 摇滚

妻子:Kate Radley(Spiritualized乐队成员)

作为神韵乐队的灵魂人物,Richard Ashcroft有着英国人的俊秀面庞和忧郁表情。而他于6月27日发行的第一张个人专辑《Alone With Everybody》却并不如神韵那样受到好评。比起Verve在1997年重组时的顶峰之作,实在是只能说可惜。而值得庆幸的是,专辑虽并无太多新意,却可以说是上一张专辑的成功延续,迷幻,发人深省,偶尔也会有悲伤的主题渗入听众的身体,令人难以忘记。

《Alone With Everybody》中的节奏也同样类似于神韵的收山之作,要说差别也只是稍稍要更坚决一点,这恐怕与Ashcroft陷入爱河有关系。如果你期待这样一个摇滚乐手的情歌,那真得是错了。爆裂式的嚎叫以及校园摇滚的合唱,像"You on My Mind in My Sleep," "Crazy World,"这些作品只能让你了解一种强烈却绝望的,复杂又脆弱的爱,似乎说是一场与自己心灵的战争更合适。

如果说在全球范围内评选“最后的摇滚之星“的话,Richard Ashcroft,和绿洲乐队的Liam Gallagher一样上选的可能性极大,他有感召力,上镜好看,总有一种英国摇滚说不出的疏离感,总之,真是酷到家了。

Richard象Oasis乐队的主唱Liam Gallagher一样,属于混合型气质的人:长相很帅很上镜,音乐空灵飘渺,具有英式摇滚所具有的工人阶级的感召力。脱离乐队的束缚,自由了的Ashcroft很高兴,因为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做音乐,可以最大程度体现个人的才华,可以决定将编曲做的更加华丽,更加富于色彩感,来表现他的甜蜜的悲伤的歌。《Alone With Everybody》是一张比我们所期待的还要出色的专辑,比起《Urban Hymns》,又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专辑中管弦乐和噪音吉他融合,人声厚重层迭,舞曲的节奏,而Ashcroft的演唱质地粗糙。今年10月,这位向来低调的艺人又出版了他的第2张个人专辑《人类状况》,依然延续了上一张主年辑的风格,尽管遭到很多乐评人的批评,但在喜欢英伦摇滚的内地市场,依然吸引不少知音。[

尽管Richard Ashcroft那时才28岁(现年36岁),但他觉得自己已象一个“老年人”,他以“比常人快3倍”的“摇滚速度”经历了一连串的人生变故。这也难怪,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他的乐队The Verve还有他自己的个人生活都发生了太大的变化:1995年乐队散伙后又于1997年重新组队,并推出了广受推崇的《Urban Hymns》(城市圣歌)专辑,被Oasis誉为“最后一支摇滚乐队”;主唱Richard的一言一行被媒体追逐,随后他与Spiritualized乐队的键盘手Kate结婚生子;1999年The Verve再次宣布解散,Richard作个人音乐发展……

2000年2月的一个下午,Richard在一艘泰晤士河游船上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谈起了The Verve的历史和他那“比常人快3倍”的生活。 Richard Ashcroft生长在英国的北方小城镇维根(Wigan),中学时便与一帮朋友组成了乐队Verve。后来由于受到美国的爵士厂牌Verve的起诉,乐队更名为The Verve。1995年正当来自第二张专辑《A Northern Soul》《北方魂》中的单曲“History”(历史)广受好评时,乐队突然宣布解散。外界猜测乐队成员间的沟通问题、创作的艰辛、毒品问题及主唱Richard和天才吉他手Nick McCabe的长久不和导致了乐队的解体。“我是个可恶的家伙,”Nick在对外界解释时说:“他们厌烦透了我那张老是拉长的脸,我对任何事都容易发火,所以他们解雇了我。”

但Richard认为The Verve没有Nick不能继续存在下去。于是他离开了乐队,身无分文跑到了康维尔(Cornwall)过起了流浪生活。一年后他才重新回来,与乐队的剩余成员开始了《Urban Hymns》的录制工作。在唱片于1997年9月正式发行前的6个月,Richard和Nick终于冰释前嫌,两人再次为The Verve而合作,直到1999年4月28日乐队因为几乎与上次同样的原因而再次解散。但这次散伙前,他们实实在在红火了一把,《Urban Hymns》被誉为space-pop-country-rock(空间-流行-乡村-摇滚)的经典专辑,而Oasis的Noel Gallagher则称Richard为“摇滚船长”,并以他为灵感创作了“Cast No Shadow”。

谈起他在维根时的过去,Richard说:“早在5岁时我就意识到了生命的荒谬。”上学时,他由于过于神经质而被学校开除。“我是个十分容易紧张的家伙,而且经常控制不住地发抖。9岁时,我就在镇里游荡来游荡去,不停地想‘为什么在维根?为什么?’。” 11岁那年,Richard的父亲因脑溢血而去世,这让他真正地意识到了生命的意义。“如果我的父亲现在还活着的话,我的生活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Richard解释说:“他的死让我的生活飞快地加速了起来。幻想已经破灭谁能预料明天会发生什么?这不仅让我有点悲伤,更让我有种紧迫感,有种一种想要去闯荡、做更多事的愿望,我不愿意象我父亲那样,41岁一事无成地死去。” 当他14岁时,Richard开始变得充满自信,他总是尽量出跳,“因为我有一个大鼻子、一双厚唇,看上去有点异样。”随后音乐为他的生活注入了激情,1988年便有了Verve乐队,他们开始在维根的一个地下室排练,“最初做音乐的动机仅仅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受到继父的影响,Richard那时沉浸于迷幻艺术中,对于各种神秘的、实验的东西特别着迷,因此在乐队中也特别疯狂。表演时他会不停地摇头晃脑、四肢狂舞、上窜下跳,就是现在看来还是让人瞠目结舌。

“从11岁到26岁,这15年来生活一直以火箭般的速度发展着,我的父亲我的家庭、The Verve、所有的一切并没有让我感到忧伤,我始终看到了好的一面。”看来Richard显然对他目前的处境相当满意。在经过了前一段时间的休整后,Richard开始了他的个人音乐生涯。

这张尚未命名的个人专辑目前录好了5首歌。其中的2首“Brave New World”(勇敢新世界)和“You On My Mind In My Sleep”(你在我睡梦中出现)带有Glenn Campbell、“猫王”式的乡谣-灵魂曲风(country-soul),“I Get My Beat”则显得古怪、结构复杂,还有曲调异常悲伤的“Everybody”(每个人),而专辑的首支单曲“A Song For The Lovers”(恋人之歌)则是首充满着阳光般的欢乐、可以随口跟唱的流行歌曲。这些并不是反叛的摇滚乐,它们只是些简单的、美丽的、动听的、宣泄情感的歌曲,给所有浪漫的情人们,所有敏感脆弱的、迷失在爱中的人们。McCabe鬼魅般的吉他声消失了,但它们仍听上去象The Verve下一张专辑中的歌,让人为之动容的歌。

“我想要创作那些让人哭泣或者给人们带来另一种心境的音乐。”Richard说道。这也难怪,Stone Roses的Ian Brown会认为The Verve的音乐很压抑。“看看300年前的诗歌,人们早就开始谈论这些内容了,爱、生命、死亡、对幸福的追求、悲剧、战争……这并没有什么压抑或什么不对。” 正因此Richard在《Everybody》中写下了如下的歌词:

“每个人终将感受到死亡的重量/去发现你会将什么留置于身后/有时你没有机会去知道地点与原因/就让它将你脆弱的思维折断” 尽管听上如此悲伤,但事实上却充满着对生命的珍惜。而在现实生活中Richard和他的妻子Kate正在期待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Richard和Kate初次相识于1992年,当时Spirituzlized乐队为Verve作暖场演出。在推出《A Northern Soul》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两人相爱了。当Richard第一次见到Kate时便意识到她就是他的终生伴侣。“我在梦中叫着她的名字,梦想着和她度过余生。现在也是,我要和Kate一起变老,和她一起度过所有的时间。”为此,他现在正“努力使音乐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没有Kate的话,我不可能做出这张专辑。”Richard解释说是Kate陪伴他度过了乐队解散后的那段艰难时刻

Richard虽然仍生活在“摇滚速度”中,但显然他已找到了生活的平衡点,就象你我寻常人一样,不过他依旧保持着敏感的知觉,创作出触动心灵的音乐。所以,也许他是目前世上还活着的最为人性化的一个摇滚乐手。

---------------------------

Richard Ashcroft 曾经担任verve的主唱与代言人长达9年 他用他的经历证明了如果你立志于成为一个耀眼的明星,那么你至少要有坚定执着的信念。

Richard 出生在Wigan的一个中场阶级家庭,凭借坚定不移的自我信念,他终于将自己送上摇滚之巅。

1997年verve乐队的Urban Hymns在当时是英国唱片销售史上销售速度排名第五的专辑,至今也仍然是90年代英伦摇滚的代表专辑之一

将城市写实注入音乐里,表达了他们数量众多的歌迷的希望与恐惧,用充满情感的歌曲探讨传递人类的信仰与生存价值,Richard 似乎正在担当一个耀眼的灵魂引导者。在bitter sweet symphony里,他大声高唱You're a slave to money and you die的交响曲,让人精神为之一振,进而反省自己。

Noel Gallagher在1995年以cast no shadow向Richard致敬

Chris Martin在live8现场海德公园向世人宣称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歌手

但是,取得这些巨大的成就也让他付出了很多

他一直忍受着巨大的紧张,他曾经想把旅馆也拆了,他让他的人际关系变得一团糟,他两次解散乐队,他试图通过服用骇人听闻的迷幻药来释放自己(录制第二张专辑a northern soul时,连续三个星期他每天都嗑药)

但是他不是一个那么容易就被击倒的人,在舞台上他从来不会顾及那让他湿透的汗水(那会让他接下来在舞台上崩溃),他声称:你必须经历这些事情去品尝生活的两种极端。

1995年,当与他交往六年之久的女朋友投向自己的小学同学的怀抱时,他将他的莫大痛苦转化为他们1995年音乐上的商业突破:history

但这个现在已经39岁的男人一生中都在努力将不幸,弱点转化为积极向上,他拒绝相信人类终究是有极限的事实。

小时候Richard很瘦,医生告诉Richard他长大后可能很容易得病。于是他投向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爱好:足球。但是足球的凶狠却让他慢慢把爱好转向了音乐:他弄伤了他将来的鼓手Peter Salisbury 的踝关节,在代表酒吧和维根竞技青年队踢球时,他自己的鼻子也数次受伤。

1989年石头玫瑰的成功让Richard相信一个男人应该有更高的理想,而不是在当地的烤豆场庸碌无为。于是,18岁的时候,他找来同校的伙伴Salisbury, Simon Jones 以及Nick McCabe成立了verve乐队

Richard后来致力于追求真理可能是因为童年的契机:他的爸爸在他11岁的时候就死于脑部血块。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后来Richard回忆说:“但其他孩子还在围着他们无所不能的爸爸团团转时,我却已经在思考生命与社会。”

乐队90年代的PR,Tim Vigon证明了Richard的说法,1997年他们那张single“drugs don't work"雄踞排行榜第一时,再次燃起了RA的自信。

Vigon 说:细碟history里有一首歌:“Life is not a rehearsal(生活不是彩排),那并不是空洞的一句话。他们确实就这样生活着。我从来没有遇到一群人像他们那样那么明确这世界有一天终归是属于他们的。RA阐释着这句话,并让他身边的人也受他的影响。他的梦想之火是永不熄灭的。他说:当你失去某个至爱的人并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不再那么压抑。当你意识到生活还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可能发生时,你就可以他妈的接受这种痛苦。

Miles Leonard,前任Virgin 的天才观察员,清楚地记得verve还未成名时的一场演出,那时候在场的只有三个观众,但是Richard却仿佛把那间简陋狭窄的演出房当成了温布利体育场。“音乐就是他实现个人价值的理想,”Leonard说,“他的灵魂是那么深邃。他用他的灵魂唱歌。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真理,但是他追求的并不是那些,他追求的是他的理想,这种信念的力量十分之强大。”

Richard也从他的继父那里得到一些影响,他的继父是一个致力于教化与心灵遥感的蔷薇十字会员。但是他自己对于个性的追求很快也让他陷入麻烦中。当他对记者说他能飞的时候,音乐传媒给他起了Mad Richard 的绰号。然而Leonard则认为,Richard说的飞翔指的不过是一种音乐上的体验,他渴求的体验。

相反的,Richard一直被认为离开舞台与离开乐队是因为他不再有对于音乐的feeling("I was buying some feelings,from the vending machine", 译者注)

但是,抛去verve的光环。Richard似乎变得更加自信。他为自己的第一张单飞专辑起名“Alone With Everybody”。然而,随后唱片的成功,与Kate Radley的婚姻,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这些都无法使他不羁的灵魂安定下来。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物质主义者,却被别人指责他成为一个摇滚明星,拥有了豪宅。面对这种非难他也被激怒了,他说:"自从我组建verve之后,我人生80&的经历都是黑暗抑郁的。"

去年,他透露他正在用Prozac治疗抑郁,也被媒体报道他因试图闯入Wiltshire当地一间青少年中心并命令工作人员他要在那里工作而被拘留。Richard透露他一直在与抑郁做着斗争,但是他可以通过音乐上的创造来驱散抑郁。

长期担任乐队经理的Jazz Summers曾赞扬他们说:就好像有种化学反应在verve乐队里,他们十分之独特。但你看到Richard与他的三个乐队成员放纵狂欢时,你会觉得十分之神奇。Richard Ashcroft是一个杰出的天才。作为一个音乐家,写词人以及精神信仰者,他一直在打动着人们。”

相关词汇

更多相关词汇

电脑版